《媒體世界——人類學的新領域》

Categories: 館藏導覽
Tags: No Tags
Comments: No Comments
Published on: 2009/09/28


作者:菲.金斯伯格、莉拉‧阿布-盧格霍德、布萊恩‧拉金
出版項:巨流圖書公司
出版年:2008[民97]
ISBN:9789577323156
館藏連結 

文/金佳澤

臺灣的「原住民族」及「客家族群」,我們稱之為「弱勢族群」。「弱勢」是相對於「強勢」而言,不僅是指數量上的少數,也泛指各種方面,例如政治、經濟、文化上的弱勢。臺灣媒體數量眾多;然而,在弱勢或少數族群議題的呈現上,大多採取三種處理方式:消聲匿跡(absence)、低度呈現(under-representation)、或錯誤呈現(misrepresentation);流於單一化與主流價值主導的缺失,難以擔負起真正社會上多元多樣觀點的媒體責任。

「多文化主義」顧名思義,就是「多元」,必須要「傾聽所有的聲音、凝視所有的觀點、以及所有的人皆可使用」。因此「多文化主義」強調在公領域中應承認並容忍「差異」的重要性,從而要求給予弱勢社群合理的參與機會,當然這包括「媒體參與機會」。傳播權的提倡,使得閱聽者有「近用」與「使用」媒體的權利。閱聽者不再只是被動接收各類資訊或解讀訊息能力,亦得以參與傳播過程資訊生產的過程。自1980年代初期起,原住民和少數族群開始運用一些媒體來反轉那些將他們的利益和現實抹滅或扭曲的權力結構。原住民媒體主要是由居住於偏遠地區的居民所製作和消費的,雖然其作品也會流通至其他原住民部落,並藉由各樣方式,如影展、報章雜誌、和電視廣播等讓非原住民閱聽者觀賞到。這些作品範圍從小規模社區型的錄像到廣播及品質的電視,甚至到重要的獨立製作藝術片都有。這類作品反映了「文化地位」持續改變中,原住民逐漸被客體化並透過媒體來呈現,原住民參與創造自身的再現,用來對抗主流體系,從原住民觀點敘述故事和再次訴說歷史。藉由媒體形式,他們恢復了集體故事和歷史─其中有些故事充滿創痛,更有些故事和歷史是過去被主流文化所抹滅,並且在原住民世界中被遺忘的。原住民媒體如何在這新媒體版圖中,扮演現代性的另類新興角色,是值得期望的。

《媒體世界——人類學的新領域》作者嘗試運用人類學將媒體研究推進新的領域,並檢視才剛開始被定位的不同媒體實踐。作者體會到由於現代科技的發展,媒體無論在接收或是製作都已不限於一個地點,媒體接收發生的地點不僅在客廳,而媒體製作的地點也不僅在攝影棚。這些觀看行為的發生是「構成一套每日實踐與論述行為的一部份;透過這套每日的實踐與論述行為,電視觀看這種複雜的行為本身才被建構起來」。也就是說同樣文本,對於各個閱聽者,因著其社會階級與種族背景等不同,所表達的論述也有差異。因此,意義是由閱聽人與文本的互動協商而得,閱聽人的各種社會主體性,將間接影響其訊息詮釋與媒介使用。人類學家認知到電影、電視、錄像和廣播在社會文化的重要性,它們幾乎是世界各個地方日常生活的一部份,而其在研究此現象同時,帶入了獨特的理論關切和方法學。正因人類學對廣義民族誌的投入,使作者得以掌握媒體實踐運作中更廣闊的社會領域。此書展現了來自媒體民族誌精采作品。將社會理論與民族誌的田野研究擴大,接觸了傳統媒體研究所忽略之處,檢視世界各地媒體─電視、電影、錄像的使用方式。

本書所呈現的人類學媒體研究,挑戰媒體民族誌的刻板印象,這些刻板印象將媒體民族誌視為狹隘的市場調查實證主義版本─詢問在客廳裡看電視的觀眾對某些節目真正的想法,而不是將觀眾置於較大的結構中,或認知到觀眾的複雜性。作者引用許多學術傳統,認為必須將媒體生產、流通和接收,與廣泛的、彼此交互影響的社會和文化場域,包括在地的、區域性、全球性、跨國的種種場域相連結。檢視諸多現象,以便瞭解媒體在我們所研究對象的日常生活中所產生的社會影響和文化意義。也開始解開有關形塑媒體生產、流通和接收的政治經濟和社會關係,以及媒體科技本身的影響力種種假設。作品根植於跨文化民族誌的現實,為媒體研究帶來前瞻性、開創性的觀點。

No Comments - Leave a comment

Leave a comment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Welcome , today is 星期四, 2020/04/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