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堆中發芽的人類學家:我和我的那些都蘭兄弟們

Categories: 館藏導覽
Tags: No Tags
Comments: No Comments
Published on: 2009/07/30

作  者:蔡政良著
出版項:臺北市 : 玉山社
出版年:2009年5月
ISBN:978-986-6789-49-6
館藏連結

文/曾詩穎

作者簡介:
蔡政良,國立清華大學人類學研究所博士候選人,民族誌影像學會監事。
博士論文研究計畫:〈「娛興」節目:都蘭阿美人的遊戲與玩樂生活〉

一個誤打誤撞闖入都蘭阿美族生活圈的客家年輕人,有個阿美族名字叫Fotol’, 平常都以futuru表示,字面上的意思是「睪丸」,引伸意為真正的男人。

1971年生,個人認同流動於新竹客家人與臺東阿美人之間,生活方式如同在寫作一般,喜歡旅行、電影、閱讀與各種戶外活動,興致來時也喜歡作菜,行事風格帶點放浪不羈。曾為河左岸劇團成員與科學園區半導體公司訓練副理,現為國立清華大學人類學研究所博士候選人,以及民族誌影片工作者,紀錄片作品包含《回來是土地肥沃的開始》、《阿美嘻哈》、最新作品《從新幾內亞到台北》將於98年8月9日月亮8點在原民台首播。
《從新幾內亞到台北》預告片

摘要:
《從石堆中發芽的人類學家-我和我的那些都蘭兄弟們》
蔡政良在1994年提了一個「天真的計畫」,尋求都蘭頭目、族人、大學社團和都蘭國中老師的支持,並協助申請訓練經費,希望能把都蘭部落年齡階級中的巴卡路耐(Pakalungay)找回來,也讓他從此和都蘭部落結下不解之緣。從1994年到現在,15個年頭過去了,都蘭部落早就成為他另一個家,努力學習成為阿美族真正男人的歷程。非人類學背景出身的他,在參與都蘭部落的過程中,不知不覺竟不斷地實踐著人類學所標榜的文化參與、學習、理解、尊重與詮釋,成為從都蘭(A’tolan,石堆之意),萌芽的「人類學家」。

由於擔心撰書出版使得都蘭被消費成一種空幻的名氣,蔡政良在撰寫此書時,即希望能撇開抽象符號,忠實地呈現部落中阿美族人,尤其是年齡組織之間的互動表達出來,也希望透過自身的參與,以輕鬆、寫實的方式讓更多人理解都蘭阿美族人部分生活面向。整本書分為9個章節,敘述作者一路以來參與都蘭部落活動的細節,都蘭的生命歷程,與作者個人的生命歷程,漸漸結合緊密不可分。自1994年至今,蔡政良歷經碩士班畢業、服役退伍、就職、結婚生子,最後下定決心就讀清華大學人類學研究所博士班,繼續著不知不覺中實踐著的文化參與、學習、理解、尊重與詮釋,成為從都蘭(A’tolan,石堆之意),萌芽的「人類學家」。

內容介紹:
第1章節,臉上掛著得意的微笑出發,
1994年,蔡政良參加台北水山客文史工作室在都蘭部落進行短期田野觀察,他決定循著從前騎腳踏車環島的路線與回憶,跟其他人相約在都蘭部落。描述從新竹到都蘭途中,遇見的人,發生的事,年少輕狂的記憶。途中經過東河鄉東河部落豐年的會場,看到一群未著傳統服的青少年在跳舞,每個人臉都臭臭的。

這群青少年臉上的表情,自此一直在他心裡,我想,這群青少年是蔡政良對都蘭部落年齡階級巴卡路耐(Pakalungay)的起點。

第2章節,初見都蘭
到了都蘭部落,蔡政良認識了「拉中橋」(原名為拉中華,後改為拉中橋)的鄭國泰(阿泰),也在此時接觸到都蘭部落的「拉贛駿」,這是蔡政良的都蘭部落年齡階級初體驗。零落的拉中橋2人成員依附在「拉贛駿」下,巴卡路耐(Pakalungay)則只剩1位在旁觀摩。

豐年祭期間,巴卡路耐(Pakalungay)是最辛苦的,不但要聽從上級指示做許多勞動的事,還要服務上級,負責倒酒、倒水、挑水、跳舞,如果有老人家酒醉,還必須幫忙扶老人回去,甚至還要常常被上級責罵,等到豐年祭結束,巴卡路耐(Pakalungay)也累翻了。(p.40)

蔡政良心中浮現了東河部落那群眼神哀怨又疲累的青少年,都蘭也面臨這樣青黃不接的情況。透過部落耆老沈新永先生敘述,蔡政良才對都蘭的豐年祭、巴卡路耐(Pakalungay)等有進一步的瞭解。

「我們都蘭部落的豐年祭,其實應該叫做kiluma’an,意思是這個時候大家都要在一起像一家人一樣,,感謝祖先照顧我們一整年,大家也可以聚在一起,完完全全就是所有的kapot都要來完成這個事情……巴卡路耐是最基礎的,如果這一層斷了,以後的工作和整個部落的文化傳承就會出現大問題。巴卡路耐在一起學習與服務的過程裡,確實相當辛苦,但也由於這樣的共患難經驗,使得在一起長大的過程中,就已經培養出革命情感,這樣的感情會一直維繫到老死,就像自己的兄弟一樣。」(p.44,46)

自此,都蘭青少年的傳統文化教育問題,始終盤旋在他腦海,揮之不去。

第3章節,天真的計畫
研究所「社區教育」的期末報告,蔡政良腦海始終盤繞著都蘭沒有青少年的光景,他決定針對都蘭的巴卡路耐作一陳述,透過社區教育的理論概念,結合都蘭的傳統方式,試著將失去的巴卡路耐重新找回來。原本只是單純天真的期末報告,竟獲得都蘭部落鄉民代表黃金照、副頭目葉旗澤以及都蘭國中校長等的肯定,拜訪都蘭國中林正春老師,洽談巴卡路耐訓練營的計畫。他與林老師分頭撰寫計畫申請經費,蔡政良也與服務性社團樸毅團合作,來參與這個計畫。

也是在此時,他獲得了他的阿美族名字「fotol’」。

第4章節,聽故事的瘋狂旅程

為了巴卡路耐訓練營計畫,蔡政良開始了長達兩個月的週末長途飆車之旅,從淡水到都蘭,確認訓練活動內容的增補、重要師資、編製教材等,其中,最重要的是將長者的智慧融合到一本教材。編製教材過程中,聽到許多有趣的傳說故事,如以前卑南人期負阿美族人的故事、從前打獵的情況、都蘭的巫術、螢火蟲的由來、燒酒螺的由來、捕魚的故事、卡造放牛與布農族的相遇等,果然如章題標題所言,長途跋涉的聽故事旅程。

「都蘭巴卡路耐訓練營計畫在1995年7月10日開始,7月14日早上移交給kiluma’an的大會。整個計畫的目的,就是希望參照過去都蘭巴卡路耐訓練的方式,搭配一些能夠吸引青少年的活動,連接起都蘭的kiluma’an,找回那些原本已經不太願意參加年齡組織的青少年。」(p.85)

第5章節,拉千禧序曲
參加此次訓練營的成員可分為(1)都蘭的巴卡路耐、(2)都蘭的青少女們、(3)其他國中轉介報名參加活動的。訓練營的內容,主要就是一連串訓練活動,穿插一些康樂遊戲,有許多活動是針對都蘭的巴卡路耐進行,他們會接受最多的訓練,尤以歌舞為重要。也在此時選出了兩個帶頭的人,一凡和阿銘,做為這次巴卡路耐的班長和副班長。隨著後來的發展,在這兩人帶領下,這個團體的凝聚力與外在表現都呈現出都蘭新一代的面貌。巴卡路耐在最後一天晚會中展現訓練營中習得的技能,老人家滿意的鼓掌,也許眼泛淚光,也許只是被煙薰,光想像老人家看到以為是斷層的巴卡路耐竟然在他們面前唱著、舞著,能不激動嗎?(這一梯次的巴卡路耐在五年後正式加入成年組,被命名為拉千禧,也是都蘭部落中表現最為突出的青年階級。)

這個階段讓蔡政良遇到了他的都蘭乾爸Kapah,漢名林昌明,也遇到了他的親密好友Chris及良師David Blundell。

第6章節,拉中橋獨立了
拉中橋原本依附在拉贛駿下,只有2人,1995年的都蘭kiluma’an,拉中橋由原本的拉中華改名,並脫離拉贛駿而獨立。同時也有另一個新階級名為「拉監察」(原名為拉監委)被命名,跟拉中橋一起行動,然而,拉中橋與拉監察的成員加起來不到10人,比起拉贛駿仍是少了很多。

「Kiluma’an的晚上,照慣例,上下階級的kapot要派兩個人互訪,下階級的kapot到上階級請教並娛樂哥哥們,上階級則是到下階級的kapot訓話或是交代一些事情。」(p.118)

跟著拉中橋行動的蔡政良一起到海邊參加海祭,首次下海跟大家一起打漁,沒穿潛水衣的他,不僅被礁石劃傷,還遭遇了生平首次的水母螫,首次穿著傳統服,跟大家一起跳大會舞,加入了拉中橋,從此覺得自己在都蘭有了歸屬感,意識到傳統服飾作為認同標記的重要性。

蔡政良在此時認識了拉贛駿的Siki sufin(希巨‧蘇飛),兩人的交談,也觸動了蔡政良內心深處規劃此次巴卡路耐訓練營活動的巨大焦慮-讓部落的人自覺性地來促成。
第7章,我是攝影組的
隨著碩士班學業、資格考、祖父生病,蔡政良將自己的論文區域由都蘭改為新竹尖石。1996年都蘭的kiluma’na又到了,知悉都蘭國中林主任又再辦巴卡訓練營,終於放下心中大石,總算是由部落自己人接下了這個工作,終於他再也不用顧慮身分問題。今年,他有了更多的第一次,第一次帶著自己的攝影機拍攝kiluma’an的過程,第一次參加kulakur,然後腳抽筋。之後,想盡辦法推辭退出kulakur的行列,告訴大家:「我是攝影組的,為你們留下最強壯的身影。」得意洋洋地展示自己的泰雅魚叉,想要體驗射魚的豪情,沒想到怎麼都射不到,好不容易打到生平第一隻在海裡游泳的魚,是一隻河豚,還是遭到其他人取笑。
1997年,蔡政良個人生命歷程則是完成碩士學業,入伍服兵役,當年的kiluma’an只參加了前兩天,巴卡路耐仍與前兩年相同,在kiluma’an前幾天開始集合訓練歌舞與相關的傳統技藝。
1998年的kiluma’an,拉中橋被拉贛駿的哥哥訓了一頓,告誡拉中橋,kiluma’an第二天跳大會舞時,不可以隨便拉外人進來跳,專拉小姐進來跳這種豬哥行為更是不好。
退伍後,順利就職,只要有長假,就會回都蘭看看,依然時時惦念著每年的kiluma’an。
第8章,新的「部落的美麗」誕生
2000年,一凡這些巴卡路耐準備要通過成年禮成為真正的成年階級,並被賦予一個kapot的名字。成年驕傲與喜悅都寫在他們的臉上,也為這一年的kiluma’an帶起一波新高潮。隨後,新的一批巴卡路耐也成立了,進入他們人生的新階段。這批新的巴卡路耐在前幾天也一樣被召集起來,由一凡這幾位還在學校唸書的成員共同帶領他們,而不像是1995年是由外地來的大學生來帶領管理。
2000這年,蔡政良完成了自己的終身大事,與相識8年的女友結婚,2001年8月回都蘭補請,同時參加kiluma’an。這年的kiluma’an,拉中橋又因為拉女孩子跳大會舞的事被拉贛駿罵。也許是因為拉中橋與拉贛駿都不是一起當巴卡路耐的,默契和觀念上比較及有共識,蔡政良於是想將自己幾年來紀錄的kiluma’an播給大家看,讓大家對於一些傳統的觀念以及上下階層的倫理能有清楚的認識。
海祭當天,由於巴卡路耐跳舞時,沒有跳到最年長的階層去,老人家認為年輕人不尊重他們,策動組也沒有教好。只見一群策動組的哥哥、叔叔們站在太陽底下,頭低低地讓老人家罵。這幕也讓蔡政良更加佩服都蘭的年齡階層文化,就是有這樣一層一層的節制,才能維持並流傳這麼特殊與美麗的生活方式,這也成為蔡政良第一部關於都蘭的紀錄片作品《回來是土地肥沃的開始》。
第9章,在石堆中發芽
2002年,對於蔡政良是一個很重大的轉捩點,對於都蘭阿美族人如何在現代的臺灣主流社會維持或創造出屬於自己的生活方式,其他不同族群的生活方式何以呈現出目前為人熟知的表樣,很多很多的問題纏繞在心頭,總是沒有答案。

拉中橋在今年的現代舞大賽中,改編了〈阿美三鳳〉,拉千禧的罷舞事件和隨之衍生的行為,穿插在傳統、現代、性別間,更激發蔡政良想要理解更多有關都蘭阿美族文化的生活樣貌與意義,終於,他下定決心離開職場,進入清華大學人類學研究所博士班就讀。
結語
如同蔡政良自己在後記中所提,這本是屬於他自己與都蘭相遇的自傳式故事,我們看到都蘭部落的生命歷程與蔡政良個人的生命歷程自1994年開始接觸,終至密不可分。透過這本書,蔡政良從他者成為我群,再反思在與現代社會結構的交錯下,都蘭的社會與文化如何向前奔馳。
參考資料來源:
Futuru亂說話,http://www.wretch.cc/blog/futuru。(檢索日期:98年7月27日)
蔡政良,http://www.oz.nthu.edu.tw/~d929802/MY_CV/。(檢索日期:98年7月27日)
都蘭部落,http://www.atolan.com/cht/。(檢索日期:98年7月28日)
蔡政良,《阿美嘻哈》,台北市:撒拉放影音工作室。館藏連結

No Comments - Leave a comment

Leave a comment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Welcome , today is 星期一, 2019/12/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