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路漫漫:非洲童兵回憶錄 (A Long Way Gone)

Categories: 館藏導覽
Tags: No Tags
Comments: No Comments
Published on: 2009/07/30

作者/譯者:伊實美‧畢亞(Ishmael Beah) / 丹鼎
出版項:臺北市:久周出版 : 紅螞蟻圖書總經銷
出版年:西元2008 (民國97年)
ISBN:978-986-6852-26-8
館藏連結

文/金佳澤

第一次世界大戰結束後,歐洲列強開始於非洲進行爭奪戰;使非洲國家幾乎成為英、法兩國的殖民地。外力強制性的區域劃分,強化了非洲國家內部原本族群與語言複雜分歧的情形。間接導致這些國家日後在宣布獨立後內戰不斷的困境,內部相異族群紛紛要求獨立、爭奪政權,紛擾不堪。也因此,造成非洲今日的境況,飢餓、苦難與戰爭不斷……。

「非洲獅子山共和國」位於西非大西洋沿岸,1808年成為英國殖民地。1971年的一場軍事政變,使獅子山脫離大英國協,成為獨立的共和國。獨立後的獅子山開始紛擾不已的政變與內戰。1991年至2001年內戰期間,獅子山政府軍與「革命聯合陣線」(Revolutionary United Front;RUF)間的戰鬥,製造了數百萬無家可歸的難民潮。由於連年戰亂,死傷無數,為了補充兵源,許多貧困的農村兒童、街頭流浪兒被脅迫或利誘招募從軍。並灌輸泯滅人倫的思維 ─ 不殺人就被殺

「我們一路上佔領、當作基地的一個個村莊和晚上過夜的一處處樹林成了我的家。我的小隊就是我的家人,我的槍供養我、保護我,我的家規則是『不殺人就被殺』。…我們已經打了兩年多的仗,殺人也成了日常活動。我對任何人都沒有同情心;童年不知不覺間結束,而我的心彷彿冰凍了。」 (p193)

《長路漫漫》作者伊實美‧畢亞為非洲獅子山人。故事發生於西元1993年,起先,畢亞和哥哥、幾位朋友們打算至他村參加朋友的才藝表演;不幸地,鎗火砲彈卻毫無預警地發生,一趟短距離的離家演變成永遠的天人永隔。在逃避戰火攻打的過程中,畢亞親眼看見了戰爭的殘酷一面,失去頭顱的屍體、渾身著火的軀體、雙手背綁處決式扣下板機後的軍人訕笑…..,耐住飢饉敢於夜裡前進的驚恐心靈,每一次的死裡逃生都意味著童年歡笑逐漸死去的事實。

「每一次人們抱著想殺死我們的念頭衝過來,我就閉上眼睛等死。雖然我人還活著,我卻覺得每接受死亡一次,自己內心的一部分也會跟著滅亡。再過不久,我的心就會完全死去,只剩下一個空空的軀殼跟你們一塊走。它會比我更安靜。…..我努力說服自己不去相信自己同樣也會在尋找避風港的過程中慢慢死去…」 (p.120)

故事裏,看見了戰爭導致懷疑恐懼的酵素在人們心裡蔓延擴散,倫理規則全亂了序。畢亞與同行的男孩在逃亡期間,幾度被當成叛軍的童兵,甚至被幾位持開山刀的壯漢包圍、綑綁。因為這些十餘歲的孩子使他們想起「童兵們的大屠殺行為」,他們的家人曾被相同年紀的童兵殘酷地殺害,進而不得不採取自衛性的行為以保護家人。當然畢亞終究逃不過落入政府軍手裏的命運,被迫訓練成「殺人機器」。

這些童兵們在逃亡的過程中,只要給予吃喝,就可引誘孩子們上戰場。也有為數不少的童兵是為了尋求保護,或是替家人復仇而被脅迫當兵。十幾歲的孩子一旦成為童兵,就會被迫扛著與自己身高差不多的機槍,上戰場執行衝鋒、掃雷、刺探軍情等最為危險的任務。為了克服童兵在戰場上的恐懼心理,政府軍會強迫孩子們服用大麻、酒和興奮劑或毒品等麻痺戰爭的工具,使他們毫無感覺的射殺、切割喉嚨、掠奪平民百姓。長期置身於殘酷的戰爭之中,童兵們單純稚嫩的心靈很快地被扭曲;許多孩子不僅是殺害者同時也是受害者,伴隨著既有的殺戮與仇恨,有時甚至比成年人還要殘暴;本該充滿歡笑的孩子,瞬間成為冷血令人聞之色變的童兵。

「有時我們電影(戰爭或血腥暴力片)看到一半,就被叫去打仗;幾個小時之後,我們殺完很多人回來,又繼續看電影,好像只是中場出去休息一下而已。我們要不是在前線、看戰爭片,就是在吸毒,沒有獨處或思考的時間。大夥聊天的時候,討論的就是戰爭片,不然就是在討論我們有多麼佩服中尉、中士,或我們其中一人殺人的手法,彷彿除了我們的世界外,什麼都不存在似的。…我對俘虜毫無感覺,也沒怎麼去想自己在做什麼,就等著中士號令。這個俘虜,不過是另一個害死我家人的兇手而已;我當時已經變成是真心這麼認為了。」 (p.191)

故事最後畢亞被「聯合國兒童基金會」的人員將他帶離政府軍,並轉介至中途之家接受治療。相當幸運地,更找到畢亞唯一的親人─叔叔;叔叔一家的愛使他重拾了失去的親情,也撫慰了飽受戰爭摧殘的心。而後,畢亞有幸參加聯合國甄選,前往美國報告非洲童兵的遭遇、戰爭的處境。

即使如此,直到今天,非洲每天都有童兵被徵募、遭俘虜、受虐待、挨槍傷、被殺害,甚至有些女童兵更被淪為性奴隸。「一分鐘的時間,在繁華都市的麥當勞,一個孩子可以買到漢堡包;在獅子山的戰場中,剛好夠一個孩子為AK-47步槍裝上子彈。」戰爭的發生,追根究底,無非是來自於人們的私慾(貪婪),「私慾的果」一旦在人心上發了芽、扎了根,所帶來的後果即是「死」,這死不僅是指肉體上的死、更意味著心靈、靈魂層次上的死。看見了人性的黑暗面,為了掙得金錢、權勢等物質上的利益,而賠上了數以萬計無辜受害者的性命;屠殺事件在非洲這塊土地,每天不斷在上演著,百姓們睜眼閉眼都是空虛混沌淵面黑暗的生活,他們摸不著也看不清人生方向,生於戰場,也死於戰場,「幸福」對他們來說僅是個脆弱的奢侈。

「我在旅途中令我心理、生理和情緒三方面都感到不安的原因之一,就是我無法確定旅程會在何時何地結束。我不知道人生的方向,覺得自己一遍又一遍不斷重新啟程,總是漂泊不定、總是在往別處的路上。…那時我的人生目標就只是『活過一天算一天」。有幾次在某些村子裡有人招待食物和飲水,算是給了我們一點小小的喜悅;但我明白這是暫時的,我們只是過客罷了。因此,我實在沒辦法全心全意地高興起來。比起讓情緒在悲喜之間來回擺盪,隨時保持著悲傷的心情反而輕鬆多了,而且如此也能給予我繼續前進的毅力。我永遠都不會失望,因為我總是預期最壞的情況會發生。」 (p.119)

「我很小的時候,爸爸常說:『只要活著,就有希望過更好的日子,將來也會有好事發生;如果一個人命中注定這輩子不會再碰到好事,他就會死掉。』我在旅程中想到這些話,所以即使不知道自己該往哪裡去,還是繼續走下去。這些話承載著我的精神,使我保持活力,勇往直前。」(p.99)看到這段敘述時,我非常地感動並闔上書本,仔細思想,倘若是我,仍能保有這樣樂觀的信念嗎?與先前閱讀《雨阿,請你到非洲》有著同樣的感觸,因著尊敬他們在痛苦和悲傷的環境中依然堅毅求生的態度,求問上帝,現在的我擁有什麼以及我能擁有什麼來幫助這群孩子、無助的人…..祈求平安的種子能遍灑到整個非洲,到世界每個苦難角落……。

No Comments - Leave a comment

Leave a comment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Welcome , today is 星期六, 2019/12/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