乜寇‧索克魯曼《Ina Bunun!布農青春》新書發表會

Categories: 活動報導
Tags: No Tags
Comments: No Comments
Published on: 2013/09/17

地點:國語日報大樓

時間:2013.08.24 15:00

撰文/攝影:鍾承育

繼《東谷沙飛傳奇》與《奶奶依布的豆子故事》之後,來自南投縣信義鄉望鄉部落的布農族作家乜寇‧索克魯曼的新作《Ina Bunun!布農青春》於7月出版,巴巴文化出版社於8月24日(週六)在臺北市國語日報一樓大廳舉辦了新書發表會。除了前來參加的讀者之外,當天的發表會也吸引了許多路過的民眾參與,同為原住民作家的里慕伊‧阿紀(泰雅族)、白芷‧牟固那那(鄒族)、利格拉樂‧阿(女烏) (排灣族) 、與沙力浪‧達凱斯茀萊藍(布農族)也都一同出席這場盛會。

 

布農族作家乜寇‧索克魯曼

乜寇認為一個民族文學家呈現了不同的視野與想像,而他的創作歷程可追溯至五專時期,從寫日記開始。從小在部落長大的乜寇因為求學的緣故,第一次離鄉背井,而在日記中他寫下對家鄉的思念。作者在新書發表會表示他在五專時期就意識到族群的語言危機,在爾後他即便用羅馬拼音的方式,用布農族語寫日記。在乜寇作品中所出現的族語內容,則是為了要讓非原住民的讀者「要慢慢的懂我們」。

乜寇五專的求學過程並不順遂,一般人讀五年的五專,他卻念了六年。《Ina Bunun!布農青春》說的是作者五專機械工程科的第六年中,一天一夜的故事。在作品中作者與凱書魯因思念從故鄉看見東谷沙飛(註:布農族語的玉山)的雪景,而騎了一部100CC的小綿羊遠征合歡山看雪。而這賞雪的旅程傳達的是文學中家園的概念與想像,也是作者思考他與家鄉之間的關係,並書寫與父親之間的情感。

《Ina Bunun!布農青春》特別之處在於其音樂性,從族語歌謠、教會詩歌、救國團時代的歌曲,到林班歌。歌曲作為一種敘事方式,除了傳達難以用一般言語表達的情感之外,如乜寇在新書中所言,「雖然離鄉背井,但是我們仍用歌唱,維繫彼此與家鄉之間的情感臍帶」(109頁)。其中有一首名為「老米酒」的歌是作者的二哥作的,藉由這首歌,乜寇也告訴聽眾二哥對他創作的影響。為了使在場的聽眾能實際感受書中的歌曲,他特地帶了吉他到會場,挑了「愛人我永遠思念你」(60-61頁)、「朋友」(119-120頁)、與「老米酒」(115-117頁)等幾首歌演唱給聽眾們聽,用歌聲讓聽眾能更貼近作者記憶中的部落。

Youtube影片: 「愛人我永遠思念你」

Youtube影片:「朋友」

Youtube影片:「老米酒」

同為布農族作家的沙力浪向聽眾解釋“Ina Bunun”,這裡的Ina並非大家所熟悉的母親,而是「走吧」;Bunun則是布農,指的是「人」。《Ina Bunun!布農青春》裡每當出現Ina的時候,是作品中出現重大轉折之際,如142頁的Ina出現的時候,是作者決定去合歡山看雪,藉由旅行改變生命的經驗。又例如作者與凱書魯在下山的叉路口不知該往何處走時出現了一條獵狗,在說了一聲Ina之後他們決定跟隨著獵狗(224頁),出現了一個模糊身影的人,宛如是一種文化的靈,在說了Ina之後引領兩個人走入傳統文化之中。

 

布農族作家沙力浪

 

在會中其他出席的原住民作家也致詞祝賀乜寇的新書出版,白芷‧牟固那那很佩服布農族的作家,也相當感動部落的人能用文學創作的方式讓部落的故事流傳下來。里慕伊‧阿紀提到現代人相當注重養生,而她把原住民文學比喻成養生餐,鼓勵讀者多閱讀原住民作家的作品,以滋養心靈。最後新書發表會由主持人蔡明原劃下句點,他看見原住民文學裡的生態觀,裡面生態平衡的觀念是非常值得大家學習的。 

圖三、出席新書發表會的原住民作家由左至右為里慕伊‧阿紀、乜寇‧索克魯曼、白芷‧牟固那那、利格拉樂‧阿(女烏)與沙力浪‧達凱斯茀萊藍;最右邊的是主持人蔡明原。
會後讀者們排隊請作者簽書
No Comments - Leave a comment

Leave a comment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Welcome , today is 星期四, 2020/10/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