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拉 (Sula)

Categories: 館藏導覽
Tags: No Tags
Comments: No Comments
Published on: 2009/07/30

作者:童妮.摩里森(Chloe Anthony Wofford); 李秀娟/譯
出版年:2008
出版項:臺北市:臺灣商務
ISBN:978-957-05-2270-9
中心館藏
文/羅瑞君
一九一九年,俄亥俄州梅德里安山谷的坡地,一個黑人社區,大家打那個地方叫「麓谷」,從伊娃到女兒哈娜再到孫女蘇拉,三個女人不同的人生,同時經歷了麓谷的興衰。

伊娃的丈夫,在五年怨聲載道的婚姻生活後離開了,留下伊娃和三個小孩,家裡只剩一塊六毛五美金,五顆雞蛋,三株甜菜.在窮困無助的情況下,伊娃毅然留下孩子離開,當十八個月後再回來時,她少了一條腿,卻多了一大筆錢。伊娃有著睥睨一切,冷漠,古怪的性格,她把領養的三個孩子都取名杜威,伊娃最愛自己的小兒子梅果,但在看到他從戰場回來之後,整日吸毒墮落時,一把火把兒子燒死。

哈娜在母親的冷漠眼光下長大,她的丈夫在女兒蘇拉三歲時去世了,遺傳自母親伊娃對男性的愛,讓哈娜身邊從不缺男人,她們熱愛男人,她們單純地喜愛男性,不為任何緣故,在一次意外中,哈娜在庭園裡被火吞噬,在送醫途中去世。
蘇拉遺傳到了祖母的特立獨行和母親的多情浪漫,小時候常看到母親和她的男伴從儲藏室裡走出來,讓她不相信婚姻,覺得女人不需要對一個男人有所依賴,不論是生活上或是感情上。蘇拉的童年好友妮兒,是家中的獨生女,生活在一個井然有序的家庭,母親整齊到不可思議的房子,一塵不染猶如芒刺在背。同樣的蘇拉也是家中獨生女,但被嵌進一個震盪失序的家,總是雜混充斥著各路事件,三教九流,蜚語雜音。兩個寂寞的女孩相遇,利用彼此成長,同樣擁有冷漠的母親和陌生的父親,在彼此的目光中,她們找到了夢寐以求的親切感。蘇拉在妮兒結婚後離開了麓谷,十年後回來時又步上了母親的後塵.最後病死在麓谷。
「蘇拉」(Sula)是童妮.摩里森(Chloe Anthony Wofford)的第二本小說,童妮1931年生於美國俄亥俄州樂仁鎭,1953年畢業於華府以專收非裔學生揚名的郝華德大學(Howard University)英文系,兩年後取得康乃爾大學文學碩士。從第一部小說 《最藍的眼睛》(The Bluest Eye,1970) 到《竉兒》(Beloved,1987) 讓童妮從一個默默無聞的單親母親,躍身成為世界文壇舉足輕重的人物,更於1993年以《竉兒》獲得諾貝爾文學獎.是第一位獲此殊榮的非裔女性作家。
童妮寫作主題多偏向於非裔子民自十七世紀以來由非洲大陸離散,遭奴役,與掙扎再起的歷史。歷史創傷,種族身分,愛與慾望,性別權力,自我實現與社群建構等等。《蘇拉》的故事背景,和人物故事都是虛構的,但裡面所描述的黑人生活是實實在在的,在那裡黑人遭受到不平等的對待,火車裡只能搭“有色人種專用車箱”,在某些休息站還是特別“奢侈”地提供黑人專用茅廁。然而,在大部份地方他們就只能往草叢裡走,白人看不起他們,他們也同樣看不起白人,他們親親戚戚甚至於不認識的人也可以組成一個大家庭。他們會互相幫助,雖然大家很窮,沒多少東西可以拿出來,他們無須去想太多的事,因為世俗的柴米油鹽就夠他們忙的了。

《蘇拉》整本書撰寫的是記憶,麓谷己經沒落,已不存在。書一開始就以準備盖高爾夫球場的空地懷念那個興盛時期的麓谷,書的架構是以年代來分隔,來突顯每一個時期的每一個記憶,蘇拉對童年的記憶,妮兒面對著空盪的房間想念著離開的丈夫,蘇拉死後麓谷的人們對她的追憶,作者透過文字透過故事來追憶歷史。

思念一個還在身邊停駐很久的人,

    是莫大的福分

謹以此書獻給福德和史萊德,

    他們還在我身邊,

我對他們的思念卻已然開始。
 ~童妮.摩里森

 

No Comments - Leave a comment

Leave a comment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Welcome , today is 星期一, 2019/12/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