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埔原住民學術研討會—西拉雅的認同與認定

Categories: 活動報導
Tags: No Tags
Comments: No Comments
Published on: 2009/06/02

平埔原住民學術研討會—西拉雅的認同與認定
文/張羽萍

繼平埔五二大遊行之後,在五月三○日,由台南縣政府文化處所主辦的「平埔原住民研討會—西拉雅的認同與認定」,希望藉由學術界的能量找到平埔族在文化上、歷史上、甚至法律上的支持與鼓舞,因而受邀與會的學者都是長期從事平埔文化相關研究的重要學者,包括施正峰、詹素娟、謝若蘭、翁佳音、陳俊安、謝國斌等各領域學者教授。


這次研討會由台南縣政府文化處所主辦,亦是其來有自,台南縣境內是西拉雅族的主要分佈地,民間各種關於西拉雅文化的復興運動蓬勃發展,同時也獲得台南縣政府的大力支持與協助,2005年,台南縣政府正式宣佈承認西拉雅為台南縣「縣定原住民」。翌年七月又成立「西拉雅原住民事務委員會」,可說是西拉雅族獲得官方身份認定的第一步。


這次研討會設定的主題在於西拉雅的「認同」與「認定」,兩者的差別在於前者是個人的、主觀的、心理層面的,可以是雙重的,而後者則是一個客觀給出的標準,是政治性的。與會學者施正峰教授(東華大學民族發展所教授兼原住民族學院院長)即在論文中指出自我認同、他人承認與法律認定三者之間的交互關係:「唯有當自我認同與外部認同的交集越多、甚至趨同之際,官方的法律認定才有可能水到渠成」。而西拉雅裔的謝若蘭教授(東華大學民族文化學系助理教授)對此問題則強力聲明:「不要告訴我只要有自我認同就好了,不需要法律的官方認定」。

關於平埔族在法律認定中的消失過程,中研院臺史所的詹素娟教授與台南縣政府觀光旅遊處處長陳俊安分別有相關的論述說明。-
1956年,國民政府首次在日治時期之後進行戶口普查,「國民政府對於臺灣省籍人士籍別分類相當武斷,特別是取消平埔族類屬的決定。….此一特別的人群類屬在1956年戶口普查中消失…」(王甫昌,2005)「當時有27009個人的身份,在國家的分類體系中找不到位置。…..於是將他們歸入『族系未詳』之中。」這些所謂族系未詳的人,究其人口的地理分佈,其實就是平埔族。也就是說,在日治時期中所登錄的「生番/高砂族」、「熟番/平埔族」,到了國民政府時期,前者轉稱「山地同胞」,後者則在乍看之下卻消失了。這種情形顯示從日治的國勢調查到國民政府戶口普查的制度變化中,關於族系性質認定的轉變,以及此中關於人口統計、戶籍登錄與身份認定之間的關係探討,即是詹素娟教授在會議中論述的主題。

延續該研討會主軸的議題討論,在於平埔身份認定的法源依據的追溯,台南縣政府觀光旅遊處處長陳俊安對此則有非常詳盡的剖析說明。回顧省政府時期至今的政府公告作業與平埔族的認定的相應關係,蒐集歷年相關法源依據,逐條說明剖析,層次分明。提要如下:
1. 1956年省政府標布的「臺灣省平地山胞認定標準」,說明「凡日據時代居住在平地行政區域內,其原戶口調查簿記載為『高山族』者,為平地山胞。」全台僅發文九縣政府。(按:此規定無形排除了「熟」番登記為平地山胞的資格)
2. 1957年間,省政府民政廳頒訂的公文:「日據時代居住於平地,其種族為『熟』者,應認為平地山胞」,然而由於僅發文屏東、花蓮、屏東、苗栗四縣,仍有許多縣市並不知曉。
此後,省政府曾函令開放三次補登記,但依據的是1956年頒佈的「臺灣省平地山胞認定標準」,因而造成登記的效果不彰。或者有時寄居在他族底下,例如屏東滿州鄉馬卡道族人,目前仍隱身在平地排灣族名下;花東一帶的噶瑪蘭族,原本隱身在阿美族名下,迄2002年獨立為第十一族。


藉著這樣的呼聲與訴求,希望重新喚醒大家對平埔族的認識,也喚起大家對臺灣歷史的重新認識,平埔族猶如臺灣的母親,經過長久的混居、接觸與通婚,使得平埔族的輪廓慢慢地模糊,但相對的卻也緩慢地融合於這塊土地的住民身上,血脈不可分割;誠如台南縣長所言:「平埔族史是補足臺灣史不可或缺的一章」。 

 

No Comments - Leave a comment

Leave a comment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Welcome , today is 星期一, 2019/12/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