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心共舞,航向大洋:太平洋南島航海文化與藝術交流活動報導 (上)

Categories: 活動報導
Tags: No Tags
Comments: No Comments
Published on: 2013/06/21

 

報導/楊子頡

講者合影,由左至右為陳潔瑤、Tupe Lualua、張俐紫、Setareki Ledua

 

太平洋,不僅是一個具體空間,更是孕育故事與傳說的神祕空間。海洋的寬廣與越洋的經歷,譜寫著南島民族的神話、詩歌、音樂與歷史,正如浪潮不斷衝擊海岸,太平洋上的島嶼共同見證了文化傳統的起落。隨著潮起潮落,臺灣成為起點、中介點,同時也是故事的終點。

本次活動是由臺灣太平洋研究學會與臺灣原住民族圖書資訊中心主辦,並由人籟論辨月刊(www.erenlai.com)、中華利氏學社、國立臺灣大學文學院臺灣太平洋研究中心與國立臺灣大學原住民族研究中心共同合辦。於6月5日 (週三)上午9時,在國立臺灣大學圖書館的國際會議廳展開「Embrace the Pacific──太平洋南島航海文化與藝術交流活動」,透過此交流活動講者將向大家分享他們在傳統文化傳承工作上的心得與成果。當日活動流程,上午放映《潮浪譜寫共鳴》、《我在這裡看見你》兩部紀錄片(於所羅門群島、新喀里多尼亞、臺灣原住民部落等地拍攝);下午則是由來自斐濟的航海家Setareki Ledua和薩摩亞舞者Tupe Lualua擔任座談會主講。兩位在當天活動之後也將啟程臺灣各地進行為期六週的交流活動。

本次交流活動的主持人為臺灣大學原住民族研究中心主任童元昭老師,童老師表示,臺灣是世界南島語族的原鄉,這也是為什麼有今天這場活動的原因。臺灣的原住民在語言上是臺灣的少數,但放在南島語族三億多的人口中,就不再是少數。而人與人交往關係,往往不在我們正式的歷史記載上,像是斐濟的首都和幾個港口是臺灣的漁船出海時重要的停泊港口,因為附近有重要的漁場,像這樣的知識就不是我們多數人所熟悉的。太平洋研究學會所做的事情就是將這些歷史上的現實,介紹給更多人知道。

上午播放的紀錄片《潮浪譜寫共鳴》,是在「2012國際南島民族會議」上所發表的紀錄片。這是一部關於臺灣原住民與南島民族間歷史記憶交織的故事,並訴說南島民族如何融合本土文化與國際視野。片中主角是來自臺灣東部的原住民青年,他們在加拿大溫哥華與島上的第一民族相遇,交流了彼此的歌曲、舞蹈文化。接著鏡頭轉回臺灣東岸,展現了原住民部落保存傳統文化的方式。我們也帶領大家一同探索美拉尼西亞與玻里尼西亞的生活與文化,並參與在索羅門群島舉辦的第十一屆太平洋藝術節:這次美麗的際遇也寫在紀錄片中。

另一部由太平洋研究學會所贊助的紀錄片,《我在這裡看見你》則是由導演陳潔瑤製作,從自身原住民的觀點記錄法屬新喀里多尼亞島上的臺灣原住民藝術家,和當地Kanak(卡納克人)搖擺在城市之間的生活片段。影片記錄了2012年,由高雄市立美術館主辦,在棲包屋展出的「跨.藩籬!臺灣原住民當代藝術海外展」,展期將長達近四個月。二十幾位臺灣原住民藝術家的作品,早在該年九月就開始隨著貨櫃在船上漂蕩,遠渡重洋來到這個南太平洋的文化藝術重鎮;而獲邀駐館的幾位藝術家們,則在中心內的工作室進行創作。影片的另一條支線,是殖民處境下的島民生活樣貌,以及心中的感受。片中人問導演:「你不是中國人但你為什麼說中文?」導演回答:「你也不是法國人,但你滿嘴法語一樣。」於是,他們更能夠懂得彼此。

紀錄片播放完畢後,由兩位紀錄片製作者來分享他們的記錄片創作與心路歷程。陳潔瑤導演在映後座談時提到,魯凱族的藝術家在當地購物時,因外貌相似當地人,因此並不會被當作外國人。當地小朋友即便在語言不通的情況下,互動的情境卻讓她回想起自己泰雅族部落的孩子。她後來才知道攝影在當地社區部落中並不是那麼歡迎的,但因為她在第一個月的蹲點過程中認識了一些卡納克的朋友,因此得以順利進行拍攝。而過程中,日常生活中不需語言的溝通也時常發生,倚賴著彼此的默契。導演發現,臺灣的電影和原住民,是讓外國人能夠容易了解臺灣的重點。

在法國出生長大的張俐紫導演表示,本來利氏學社就一直在做少數民族的文化研究,這幾年跟太平洋學會跟原民會合作,從事更多太平洋方面的文化研究和交流工作。之前帶原住民大學生到加拿大和斐濟去看別人怎麼傳承自己的文化,過程中認識了一些原住民的年輕人,後來就變成了紀錄片主角。在去年時便邀請其中的年輕人一同前往索羅門群島,透過鏡頭記錄下不同的南島語族年輕人間的互動與他們對太平洋的接觸和想法。從臺灣的年輕原住民怎麼看自己的傳統文化的過程中,發現他們離海洋的關係是遙遠的。在這些行程之後,年輕人是變得更有自信心,會開始會想去學習自己的族語或是從事文化工作。

映後座談會的在場來賓發言與建議非常踴躍,其中,薩摩亞舞蹈家Tupe Lualua 提問:除了在影片中的原住民菁英的交流活動外,臺灣是否有其他的活動是用來培力原住民青年,使他們更重視原住民認同和語言文化?針對這個問題,張俐紫指出臺灣原住民的漢化情形非常普遍,所以情況有別於太平洋島國情形。因此如果在社經環境不好的條件下,家裡一般並不會通常重視子女的語言或文化教育。當我們去到其他島國時,他們很驚訝臺灣原住民的數量這麼的少,只佔人口2%。(file0018, 06:55)所以臺灣如同日本的原住民處境一樣,需要保護自己的文化,而這之間也有傳統和新世代現代化之間的辯論。在花蓮一間高中的影片放映會後,許多年輕人開始覺得也應該好好向長輩學習母語或傳統技藝。

No Comments - Leave a comment

Leave a comment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Close Pri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