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殘酷》新書發表會暨原民會原住民族圖資中心部落贈書活動

Categories: 活動報導
Tags: No Tags
Comments: No Comments
Published on: 2013/06/21

 

報導/鍾承育

5月25日在臺中市和平區的Mihu部落(雙崎部落)有一場瓦歷斯.諾幹《城市殘酷》的新書發表會,這是首次臺灣原住民作家在自己的部落舉辦的新書發表會。這次發表會的主辦單位「南方家園出版社」特地選在瓦歷斯老師的家鄉發表新作品,象徵原住民作家的創作歷程與故鄉土地之間的緊密連結,同時,也讓與會讀者有機會跟著作者一起走在部落中,聽他描述部落的文學地景。

瓦歷斯.諾幹與小學老師吳進祿先生(前右二),以及原住民文學界好友合影 (右一為里慕伊‧阿紀;左一為夏曼.藍波安;後為沙力浪)

瓦歷斯.諾幹的國小老師吳進祿先生受邀為發表會開場,追憶起往事,吳老師說道瓦歷斯自幼就有寫作的天分,文筆甚至比平地的小學生還好。吳老師也提到瓦歷斯在小學五年級的時候曾告訴他將來要當老師的志願,而瓦歷斯能有今天的成就,百分之九十九是靠自己努力念書得來的,對於瓦歷斯成為一名多產且著名的作家,吳老師也十分引以為傲。吳老師致詞結束後,由自由國小的學生朗誦他們創作的故事與二行詩。學生受到瓦歷斯.諾幹的影響,對閱讀與寫作產生了興趣,顯見瓦歷斯多年來不僅在部落用筆辛勤耕耘,也在部落裡種下文學的種子,培育新一代的原住民小作家。

這場發表會是Mihu部落裡的大事,夏曼.藍波安、里慕伊‧阿紀、與沙力浪三位原住民作家也到場參與。達悟族作家夏曼.藍波安是瓦歷斯.諾幹多年的好友,他在發表會裡說:「理想沒有為某個人停留,理想是被創造的」,而瓦歷斯.諾幹用書寫創造了他的理想,他歷年來的作品則是他成長的見證。夏曼.藍波安也提到「文化的創作要有批判社會的想像」,瓦歷斯.諾幹不斷透過寫作,描繪長久以來原住民在主流社會中被異樣的眼光所對待,以「黑色幽默」解構投射在原住民身上的刻板印象,用反抗性的書寫重新建構原住民的主體性,並進一步思考身分認同的問題。活動當天,夏曼.藍波安特別用達悟族語吟頌一首詩歌,以讚揚瓦歷斯.諾幹多年來致力於寫作的成就。

※影片連結:夏曼‧藍波安老師於瓦歷斯‧諾幹老師《城市殘酷》新書發表會吟誦達悟詩歌

瓦歷斯.諾幹的家鄉位於大安溪上方台地的Mihu部落,是他歷年作品中重要的文學地景──W君駕著雪鐵龍奔馳的土地。為了讓讀者了解文字裡所描述的部落,瓦歷斯.諾幹拿起麥克風,引領著讀者穿梭在部落的小徑,一邊朗誦《城市殘酷》裡的文字,一邊說著曾在作品中出現的景物。Mihu是一個在921地震時受創的部落,部落導覽時,瓦歷斯也描述部落在震災前的地景,告訴讀者在自由國小校門前的廣場,是他當年寫作,可以遠眺大安溪的舊宅所在之處,這次讀者所看見的部落則是重建後的樣貌。瓦歷斯.諾幹也帶著讀者到了可以居高臨下眺望大安溪的地方,朗誦新書〈蝙蝠與厚嘴唇的快樂時光〉裡,蝙蝠與厚嘴唇兩個角色與「大安溪河川保護協會」成員之間的故事。

※影片連結:瓦歷斯‧諾幹老師《城市殘酷》新書發表會

在這次的新書發表會中,臺灣原住民族圖書資訊中心帶了由瓦歷斯老師著,原住民族圖資中心出版的《自由寫作的年代》至Mihu部落,透過作者的協助轉送給達觀國小(7本)、士林國小(6本)、象鼻國小(8本)、梅園國小(5本)、和平國小(6本)、博愛國小含分校(11本),以及白冷國小(8本)的學童。本書的誕生是出於作者身為教師與作家,鼓勵自己的學生閱讀寫作的心情,其中記錄了瓦歷斯在近年的推動二行詩的創作心情、教學與推廣歷程,裡頭亦摘錄許多瓦歷斯學生的二行詩詩作。本次《自由寫作的年代》的贈閱活動,期盼能讓更多自由國小的學童透過文字了解部落,以及部落長者如瓦歷斯以文字記錄生活世界的用心;體會文字的魔力,甚至更進一步的以文字記錄生活,加入這「自由寫作的年代」。

No Comments - Leave a comment

Leave a comment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Welcome , today is 星期二, 2020/09/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