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民書寫運動:改寫媒體、教育、企業的運作規則,你不可不知的數位文化素養

by lucy
Categories: 館藏導覽
Tags: No Tags
Comments: No Comments
Published on: 2013/01/22

書名: 全民書寫運動 : 改寫媒體、教育、企業運作規則,你不可不知的數位文化素養
主要作者: 哈特利 (Hartley, John, 1948-)著; 鄭百雅譯
出版項: 臺北市 : 漫遊者文化, 2012
ISBN:978-986-6272-89-9

館藏連結

文字/盧育嫺

討論本書之前,我們先來看一下這則科技"懷舊"新聞:「微軟公司宣布MSN將於2013年第一季後退休,除中國大陸外,其他地區MSN將與Skype整合。」MSN我們都不陌生,它專屬的訊息聲「噹噹噹」,曾是這十年來所有辦公室的熱門樂音。誕生於1999年的MSN(Windows Live Messenger),起初以文字為主,後來陸續加入照片、視訊、遊戲等功能。MSN一面世即被稱為最具革命性的通訊軟體,並以驚人的速度爆炸性成長,全面改寫網際世界規則。據微軟統計,直到2009年,每個月全球用戶皆超過4億。

近幾年,更多強大的社群與線上聊天軟體: Facebook、Twitter、Line等紛紛攻城掠地,2013年,微軟終於決定將MSN被併入Skype。從風光誕生,到爆炸性成長,再到退出舞台,MSN僅僅只有13年。這個消息雖讓許多MSN舊用戶不勝唏噓,然而卻有更多網友頭也不回地奔向其他軟體的懷抱。數位世界的生態規則就是「改變」,無論是軟體或硬體,革命性創新不斷出現、規則不斷被改寫、時間越來越短促,沒人能預料未來還會出現什麼新媒體。當「改變」成為唯一的「不變」,《The Uses of Digital Literacy》(中文名:《全民書寫運動》)作者John Hartley想問的是「你準備好了嗎?」。他要與你談談在網路科技不斷飛速創新時代,仍能穩定與時俱進的硬道理:「數位文化素養」。

約翰‧哈特利(John Hartley)是全球知名的傳播與文化研究學者,他和約翰‧費斯克(John Fisk)合著的《解讀電視》(Reading Television),首創以文化角度正視商業電視節目對今日生活的深度影響,奠定學術上的先鋒地位。從John Hartley的研究,可看到他傳承英國伯明罕學派文化研究精神。他認為任何一種來自於大眾的媒體創新,必同時伴隨著菁英主義的輕蔑,以及商業資本主義的濫用,因此研究新媒體文化者,必須同時進行多邊檢視,發掘其真正的普羅文化意義。《全民書寫運動》也明顯承襲了英國文化研究開山祖師霍加特(Richard Hoggart)的《文化素養的用途》一書,勇敢捍衛來自新媒體(20世紀的電視、21世紀的數位媒體)的新庶民文化價值。

瞭解作者這個思想背景,對閱讀本書是必要的。John Hartley以電視從發明以來所承受的過度罵名為起點,從歐洲傳統中找到"有所本"的歷史證據。他指出,西元六世紀的英國首席詩人塔列辛(Taliesin),是以譴責當時的「吟遊詩人」為罪惡、庸俗、無知、虛假…而知名。他幽默地說,如果將當時的「流浪吟遊詩人」換成現在的「電視與流行文化」,這份指控清單便”驚人的眼熟”。約翰‧哈特利點出了上層文化對下層文化的蔑視是一個異常頑固的傳統,以至於常常會讓人們「倒洗澡水時,連嬰兒一起倒掉」。因此,與擅於妖魔化電視的主流菁英,或是沉溺於美式流行文化等人,非常不同的是,約翰‧哈特利專注於「電視媒體的社會文化功能」,他提出以培養「媒體識讀」「批判性識讀」能力,進行電視文化提升的概念,並創造出「Bardic Television 吟詠電視」一詞。哈特利對21世紀新媒體「數位科技」,也抱持著與20世紀媒體代表「電視」相同強烈的期待,這個正面精神是他談論「數位文化素養」的核心,站在這個起始點上閱讀本書,你才會與作者一樣,對瞬息萬變的數位文化感受到相同的雀躍。

「追求讀者與閱聽人的賦權」是文化研究批判的動能,約翰‧哈特利據此,對人類的傳播權力變遷進行歷史分期,分別是:前現代的「聽」、現代的「讀」、全球化的「讀寫並用」。意義創造者也出現轉變:由前現代的「作者」,到現代的「文本」,到全球化後的「讀者」。循此脈絡,我們可以看清眾多的當代文化現象,例如:在全球化的今天,自創文本的素人們百家爭鳴,只要有超高人氣的you tube點閱率、twitter followers、facebook按「讚」數…皆可在瞬間爆紅。無數隱身在螢幕之後的普羅大眾,不僅可以自由地再現/表述自己的文化,更掌握決定文本價值的關鍵。這無疑是人類知識傳播進程的重大變革,數位媒體代表的權力翻轉意義,自是讓作者興奮不己。

但是在如此光明的背後,作者也看到了隱憂。傳統媒體守門人(編輯、記者)握有的話語權,現今散佈給大眾,創造出眾聲喧嘩榮景,但也同時引出難題:

「人們更傾向於書寫而非閱讀。如果人人都在說,那麼誰聽呢?用甚麼來聽呢?」。

哈特利也提出了「編修社會」概念,這與古典新聞學理論相通,他說:

「媒體的編輯行為,可能透露出對於特定文化與身處其間的不同族群的預設立場。他能總結意義如何被建立,並且全是對於商界巨擘與名流,到外國人及原住民青年等不同族群的身分,在處理方式上的不同。」

因此,當媒體編修權力轉移給大眾後,其表現會更好嗎?哈特利說,這些難題必須以提升全民「數位文化素養」著手,也就是所謂的「多媒體識讀」能力,如此,廣大庶民才能從傳統的被作者/記者/編輯宰制的「只讀不寫」,以及目前的「只寫不讀」,進階到具備充分人權精神的「讀寫並用」。哈特利並且審慎提醒讀者,數位文化素養的提升將創造出另一個意想不到的局面,也就是世代權力翻轉。因為新趨勢必將由「數位原住民」(今日的高中生、大學生)所帶領,而以往掌握知識與話語權力的老師與記者們,則只能重新學習奮力追趕。

無論如何,哈特利是樂觀的,他期待,當多數普羅大眾都具備「數位文化素養」時,則無論媒體科技或商業邏輯如何快速變動,「全民書寫運動」的價值將能持續傳承,成為庶民文化保存、批判、創新的忠實泉源。這本書具有批判思考精神,推薦給所有對當代文化現象、資訊社會、網路文學、媒體生態甚至是文創產業等,進行深度思考的讀者們。

No Comments - Leave a comment

Leave a comment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Welcome , today is 星期五, 2021/03/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