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方位的民族考古學者-國分直一國際學術研討會」活動報導(下)

Categories: 活動報導
Tags: No Tags
Comments: No Comments
Published on: 2011/09/27

「全方位的民族考古學者-國分直一國際學術研討會」活動報導(下)

文/范郁玟、楊筑鈞 整理/趙瓊文

三、 國分直一教授的偉業

(一)木下尚子教授講授「國分直一がのこしたもの」(Achievements of Dr. Naoichi Kokubu by Introducing the Southern Viewpoint into Japanese Archaeology):
木下教授是琉球群島的史前時代到古代的考古學者,在東京教育大學時曾到山口拜訪國分老師,跟隨老師學習了一段時間。國分先生的學問基礎是在臺灣構建而成的,他在京都大學學習歷史學的基礎時,對民族學與民俗學感興趣,之後因為與當時運動有瓜葛,便返回臺灣。在臺南發現了很多史前時代的遺址,在遺物裡找到中國新石器時代的大陸黑陶,還有被使用過的澎湖玄武岩。與人類學者金關丈夫、博物學者鹿野忠雄相遇,學習歷史學、民族學及考古學的方法,並在1941年創刊的「民俗臺灣」,日本的侵略走向失敗的黑暗時代裡,實現人道主義運動,給國分先生的生活態度帶來很大的影響。

 


國分先生強烈的希望華南和臺灣的關係放到東海的大背景下進行廣泛的研究,與金關丈夫實施了從琉球列島北部到南部的考古學調查,其中超過九個島的廣田遺址發掘,含有大量的人骨伴隨的貝符。

1951-1966年,國分老師在16年間發表報告和論文總計129篇,不僅是考古學,還涉及民俗和民族學,其學術成果受到很大的評價。1972年出版「南島先史時代の研究」、「日本民族文化の研究」,這兩本偉大的著作在同年出版,可以說國分老師研究的方向性都集中在這兩本的著作中。國分先生的「南島」不是在臺灣所使用Austronesia的意思而是指琉球列島,是根據在日本第二古老的史書「續日本紀」裡698年的記載,古人把琉球列島稱之為「南島」,於是從這以後就把琉球列島稱為「南島」。國分先生以民族考古學的形式構造出圍繞東海地域的古代群像。

現在,琉球列島的史前時代研究已經成為在日本考古學研究中不可缺少的領域。這個當然不是國分先生一個人的功勞。但是“構築出「東亞地中海」這個世界,並在其中對琉球列島進行正確定位”的國分先生的功勞應該給予很高的評價。

▲木下尚子教授講授「國分直一がのこしたもの」

(二)楊南郡博士講授「國分直一與平埔族的研究」(Prof. Naoichi Kokubu and His Studies of Siraya, One of the Austronesian-speaking Tribes in Southern Taiwan)
平埔族在歷史上始終是個被欺壓、踐踏的弱小民族,這讓他們幾乎要喪失了對於族群的認同性及群聚性。早期的統治政府對於平埔族的調查,也僅止於為了奴役他們及增加各種稅收,從未站在學術上的立場去研究他們,關懷他們。

1985年臺灣割讓,此時有許多日本的「學術探險家」來到臺灣,如田代安定,為第一個主動到後山(包含現在的宜蘭、花蓮、臺東)去作調查的學者,甚至在伊能嘉矩、鳥居龍藏等著名學者還沒去之前,他就已經踏進後山,並且他懂漢文,因此為第一位使用筆談方式進行田野調查,訪問族人的生活情況及做人口調查,記錄他們的性情、民情的趨向、族人對土地的想念,由於土地被侵奪霸佔,被迫東遷後山,流落他鄉的事,都由一個一個筆談問出來。

伊能嘉矩最早以徒步的方式,在192天從日月潭一帶,走到恆春,再走到臺東卑南、花蓮等地,一路刻苦地坐牛車進行調查(當時大多日本調查者都是坐轎子的,費用上花費龐大)。鳥居龍藏也是非常有勇氣,在大多數日本學者都不敢到臺灣時(當時認為臺灣有許多強盜土匪,並且瘧疾肆虐),毛遂自薦到臺灣來做調查,並攜帶體質計測表,紀錄各個部落的體質特徵。這是第一次使用計測器具來測量原住民的體質等特徵,並且他攜帶了照相機來做紀錄,不像從前的調查者大多使用素描。當時多數學者認為平埔族已經失去文化特質,但鳥居以平埔族的語言、體質、風俗、服飾此四要項的特徵來判斷是否為平埔族,是其他學者所沒去做的。

明治、大正年代勇敢走進田野的學者,他們的成就都很大,但因為是單打獨鬥,於是只能像煙火一樣,曇花一現,因此只斷斷續續地引起一些人的興趣,沒有持續的研究。明治四十年左右,有官方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全面性地調查資料,就是以伊能嘉矩的調查為準將平埔族分為十族,有關於人口統計、移居、宗教信仰、教育、婚姻、舊慣等等各類資料。但當時的這些資料都沒有出版,可能是因為調查上不夠周延。

到臺北帝國大學的成立後,此時已進入昭和年代,已經開始有中日戰爭,學界開始對臺灣的原住民族有了關注(非平埔族),官方及學界也認為平埔族已經消失,在這普遍的印象之下,連移川子之藏等學者,也是到了有平埔族在的區域,只是採錄一些資料,並未做整理,就放進南方土俗的書裡。移川子之藏主要以臺灣原住民研究為主,平埔族為副,可惜後來戰爭開打,這些資料的整理及其他調查也就無法繼續了。

移川子之藏教授也認為平埔族的語言已經失去,但臺北帝大的小川尚義教授及淺井惠倫教授對於平埔族各族的語言調查非常詳細。為了學術上對於語言資料的保存,他們下了非常大的功夫。淺井還到埔里去做西拉雅族調查,採錄他們的祭歌、傳說等作為紀錄保存。

國分直一當時在臺北高等學校當學生,他受到最大的影響,是關於民族考古學方面,受到了當時的學長鹿野忠雄的影響。他對國分直一說臺灣的山有很多,很值得研究,後來成為國分直一研究的開始。他在臺南女中當老師時,去了臺南各地方做訪問,臺江內海、新港社(西拉雅族四大社的大本營)等,這些區域都是他的調查範圍。他在調查時發現了西拉雅族的祀壺風俗,並且寫了很多相關的文章,後來他回到日本之後,發現祀壺並不像他之前文章裡所敘述的那樣簡單,於是再度來臺做研究,並修正了自己的研究。

▲楊南郡博士講授「國分直一與平埔族的研究」

(三)李子寧博士講授「國分直一先生與臺灣戰後民族學標本的研究」(Prof. Kokubu Naoichi and the Ethnological Specimen Studies after 1945)
「臺灣先史時代生活圖譜」這幅圖在民國51年時為了臺灣省博覽會的展覽而製作。透過這幅畫我們可以看到國分直一先生對臺灣考古學、民族學文物上面的知識,如何具象化,並且重建這些生活面貌。

國分直一從1945到1949年在臺灣留用的這短短四年之中,發揮了非常大的作用。當時這幅畫的繪製,是為了臺灣省博覽會的舉辦,國民政府也想藉此宣揚抗戰的成功。當時由陳紹馨教授負責風土館的展覽規劃,陳紹馨教授邀請了國分直一及金關丈夫教授協助繪製這幅「先史時代人生活圖譜」(繪者為立石鐵臣)。這幅畫總共有25個主題,國分直一教授後來還為這幅畫寫了圖說。這幅畫並非想像,而是一幅信而有徵的圖畫,對於那些場景該出現,動作如何執行,都有詳細的考證。事實上畫面的繪製比文字敘述困難得多,需要比文字上更加詳細,更加有所根據。清朝時也有描繪臺灣原住民生活習俗的「番社風俗圖」,日治時期也有小早川篤四郎繪製的「古代的臺南」,但這幅圖的考證程度就比較低了。

「臺灣原住民族工藝圖譜」最早發表在1948年,當時陳奇祿先生擔任《公論報》「臺灣風土」主編,當時他已認識國分先生,因此開始了專欄的合作(國分直一執筆,立石鐵臣與陳奇祿(陳麒)繪製插圖),並且在1981年整套出版(很可惜只有日文版,至今仍無中文版)。

「臺灣原住民族工藝圖譜」總共有76個單元,每篇都會有一件或一件以上的標本圖繪,再配上國分直一先生的文字解說,並且不只器物的標本圖繪,還會有器物的細部圖,或是不同角度的面及使用狀況,這樣的圖繪已經超越了一般插圖的層次,無論就形式還是內容上來說,都算是民族學標本研究上的里程碑。

國分直一先生在做「臺灣原住民族工藝圖譜」,挑選的範圍大多都是臺灣的原住民,他寫的時候並不單單只是文物上的描述,並且還會進行比較,有時候還會挑選臺灣史前人類的器物,甚至還挑選了海南、漢族的器物來做比較,因此他並不只是單純的做解說,並且他所做的比較裡更富含了他個人的觀點,是圖文結合的論述。從「臺灣原住民族工藝圖譜」所代表的意義來看,國分直一先生可以算是臺灣民族學標本傳統的開創者。

▲李子寧博士講授「國分直一先生與臺灣戰後民族學標本的研究」

四、 國分直一教授最後大作發表會

(一)國立臺灣大學圖書館陳雪華館長致感謝詞:
「日本民俗文化誌」是國分老師生前留下的最後一本書稿,是他畢生學術成就的最終凝結,大家都了解這書稿對學術研究的重要性,在此,鄭重向國分教授以及家屬致上敬意,感謝他們願意將書稿送給我們臺灣大學圖書館並出版,幕後工程要感謝安溪教授親自整理手稿,主編日文版,臺灣大學人類學系陳有貝教授率領李作婷博士與邱鴻霖教授進行日文索引編輯與中文翻譯,並感謝提供精采序文的金關恕教授、木下尚子教授、宋文薰教授、楊南郡博士、孫大川主委。

(二)國立臺灣大學陳有貝教授發表序文:
臺灣考古學的發展至今已愈百年,國分直一先生跨越戰前戰後,為過去臺灣考古研究的代表性人物之一,而且他的影響不但延續至今,也是當我們思索未來臺灣考古該走向何處之際最重要的參考。

國分先生在臺從事研究十餘年,返日後多任職於山口、九州等地區,其研究區域廣及臺灣、琉球列島、日本列島、朝鮮半島、中國東半與東南亞等地。這本書主要收錄了國分先生自1970年代以後的文章,內容上雖然多以日本考古課題為主,但實際上的論述範圍則廣及東亞的大陸與海島,即其所稱之東亞地中海區域。至於觸及之議題則包括考古、語言、民俗、民族與文化人類學等各領域,處處展現國分先生自始以來過人的豐富組織力。整本書也像是一本東亞古代文化的大辭典,然而詞目不是照著筆劃分條列述,而是脈絡分明、交織出現於各個議題中。

在臺灣考古研究方面,本書在臺灣史前族群的來源與去向、風俗的形成與影響,或史書中的臺灣等議題上提供了動人的思考方向。除此,日本與臺灣同樣位於東亞大陸沿海,一方面有著海島的性格,另方面卻自始以來同樣受到東亞大陸的影響,因此日本的考古研究對臺灣應該也是有著重要的參考價值。

最後,也許更該強調的是當我們隨著學術潮流走向專業化之同時,卻常忽略了考古研究的多樣性特徵,而自我侷限於僵硬的學院派學科劃分中。而觀看國分先生的文章,他總是能帶著我們跨越海洋,來到臺灣島周邊甚至更遠的地方,比較文化風俗的異同,找尋文化族群的親緣。與其說國分先生研究的特點在於多學科的綜合,不如說考古學原本就該是沒有學科的限制,國分先生的努力與成果便是這個概念的最佳驗證。

▲貴賓大合照,左起第一排:木下尚子教授、陳雪華館長、金關恕教授、安溪遊地教授、楊南郡博士、李子寧博士、安溪貴子教授、李作婷博士,左起第二排:中生勝美教授、全京秀教授、陳有貝教授。

(全文完)

相關報導:http://www.youtube.com/watch?v=STyeegfH6ps

No Comments - Leave a comment

Leave a comment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Welcome , today is 星期六, 2020/08/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