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方位的民族考古學者-國分直一國際學術研討會」活動報導(上)

「全方位的民族考古學者-國分直一國際學術研討會」活動報導(上)

文/范郁玟、楊筑鈞 整理/趙瓊文

行政院原住民族委員會臺灣原住民族圖書資訊中心假民國100年9月22日(四),於國立臺灣大學圖書館國際會議廳舉行「全方位的民族考古學者-國分直一國際學術研討會」。
國分直一教授為二次大戰戰前研究臺灣原住民族的學者之一,師承鹿野忠雄、移川子之藏、宮本延人及金關丈夫等人。主要的學術領域遍及中、日、韓三國,其重要著作有《環中國海民族文化考》、《臺灣考古誌》、《臺灣的歷史與民俗》及《臺灣民俗誌》等。民國34年二次大戰結束後,臺北帝國大學改制為國立臺灣大學,國分直一教授為臺大所留用,人類學界的巨擘陳奇祿教授與宋文薰教授均為其得意門生。
本次研討會邀請到來自日本大阪府立彌生博物館金關恕教授、日本山口縣立大學安溪遊地教授、日本山口大學安溪貴子教授、日本熊本大學木下尚子教授、中生勝美教授以及韓國首爾大學全京秀教授,國內學者則邀請到國立東華大學楊南郡博士、國立臺灣博物館李子寧博士、國立臺灣大學陳有貝教授及日本九州大學李作婷博士等,一起緬懷國分直一教授的偉業。


一、貴賓致詞

(一)國立臺灣大學圖書館陳雪華館長致歡迎詞:
臺灣大學圖書館非常榮幸在去年透過安溪遊地教授和中生勝美教授的協助,與國分教授的家屬聯繫,非常榮幸獲得他們的同意,將國分教授生前所收藏的圖書資料、手稿、標本等,用好幾個貨櫃從日本運到臺灣來,讓這批臺灣的資料和發掘的文物能夠完整地重新返回臺灣,意義非常不凡。目前已經在圖書館五樓成立一個國分直一的專櫃保存與展示這些圖書資料,器物的部分則是放在人類學系,人類學系也動員了許多留日學者整理這批文物。臺灣大學也不負家屬所託,在短短的五個月時間編輯、翻譯並出版國分教授的最後一著「日本民俗文化誌」,來紀念這一位這一生對臺灣文史研究充滿熱情的學者。未來也將對這批文史資料進行數位典藏,不只是提供國內學者做研究,希望透過無遠弗屆的網路讓海內外有興趣的研究學者也能使用這些素材。最後感謝原住民族委員會推薦國分直一資料在原住民族研究的重要性,並指導與支持這場國際研討會。


▲國立臺灣大學圖書館陳雪華館長致歡迎詞

(二)國立臺灣大學李嗣涔校長致詞:
在臺北帝國大學時期,國分教授曾在1947-1949年擔任臺灣大學日籍教授,對臺灣大學人類學系的創設與學術建立深厚的基礎,目前幾位人類學的大老當時也都是國分教授的學生,國分自己的研究當然也都很卓著,相當多的作品、手稿與收集就像是一座博物館。
在十年前臺灣大學圖書館訂下一個目標,要當作世界研究臺灣的一個中心,過去兩百年來發生在臺灣土地上的事物都要大量收集,所以這十年來竭盡所能廣收各地的資料與文物,包括國分教授當年在臺灣的平埔族研究,大量的歷史文物也屬臺灣,感謝國分教授家屬的捐贈,補足臺灣大學圖書館在收集上的一塊,這個工程將會持續下去。


▲國立臺灣大學李嗣涔校長致詞

(三)行政院原住民族委員會孫大川主任委員致詞:
孫主委從小對文字文獻非常感興趣,對臺灣原住民族的紀錄會很快很快地消失感到焦慮,因此對文字或文獻有非常多的想法並格外珍惜,甚至曾在大學時代與法國神父對很多歐洲的甲骨文做了考證,合作把書寫出來,主委非常有意願對自己的民族文化保留記憶。
孫主委剛剛聽到李校長的致詞非常感動,如果臺灣沒有一所大學、沒有一所圖書館捍衛且累積這地方發生的所有事物,這地方將是沒有希望而且走不出去的,永遠是個附庸的地方。臺灣有自己特殊歷史的處境,臺灣學術與文化的未來是要建立在非常深厚地在這土地上曾經發生的所有記憶的積累和研究,並滲透到下一代生理和靈魂裡。
臺灣大學從1928年成為臺灣學術的重鎮,其立校精神事實上是廣闊的把整個南太平洋所有相關歷史的、語言的、考古的研究做了積累,是研究的前哨站,但可惜的在1945年國家輪替後,這些資料很多都零散了,不過有不少是保留在臺灣大學圖書館,但又因為種種的原因塵封了五十多年,今天把臺灣相關的文獻找出來,雖有點晚,但對長久的未來來說是很好的開始。
孫主委第一次與國分教授見面是在1998年,是國分教授在多年之後第一次回臺參加西拉雅族的夜祭,看到教授瘦小的身形,令主委永難忘懷。三、四年前孫主委到日本參加一個會議,也得知國分教授的家屬有意要捐贈文物,當時日本方面還找不到適當的地方,很高興最後終於回到國分直一學術發展起點的地方,對國分教授的學術來說應該是最好的安頓之地。


▲行政院原住民族委員會孫大川主任委員致詞

二、緬懷國分直一教授

(一)金關恕教授講授「On Circular Magazine」:
大多數在臺灣的日本活動隨著1945年8月二次戰爭的結束而暫停,仍然有日本人投入臺灣的學術研究。臺灣政府留下從事戰前研究的學者們,使其能繼續把研究完成,官員的聘用顯示出臺灣政府深知科學的重要,唯國分直一博士是促進臺灣考古學與人類學。
臺灣新政府採取了殖民地政府的命令,國分博士首先任教於臺北師範學院。在1946年10月,他被邀請在編譯館從事編輯和篩選的工作。從1947年7月,直到1949年8月當他回到了日本前,他在臺灣大學文學院擔任史學系副教授。
少數留用於臺灣的日本人為了撫慰他們在臺灣的孤單,因此創立了「回覽雜誌」,這群成員大部分是隸屬於臺灣大學,包括矢野峰人、宮本延人、立石鉄臣、國畫會、松山虔三、早坂一郎、森於莵、金關丈夫、池田敏雄,以及其他臺灣大學的教師。這些成員要輪流擔任主編,負責邀集手稿、編輯、命名,和最後的封面設計。其內容相當多元化,包括文學作品,回憶錄和散文。1946-1948年,不到兩年的時間出版15卷共23期。金關丈夫回日本時,將所有的雜誌帶回並收藏在家中,當他去世後,就將這些資料送給了國分直一。
1908年4月國分直一出生於東京,後來隨著父親工作來到臺灣,除在日本京都帝國大學(1930-1933)學習歷史研究外,他的早年生活都在臺灣。臺灣是他從事科學研究的搖籃,包括考古學、民俗學、民族學和尚未開發的領域。國分早年的回憶錄首次出現在回覽雜誌,這項記錄可以幫助我們接觸非常緊張的氣氛以及世界的災難性戰爭的國家軍事狀態。
目前臺灣大學已經收藏國分直一相關的學術研究素材,除了出版外也要將其數位化,這種企圖必使那些珍視臺灣及其人民的日本學者感動。而金關教授感到很欣慰的是國分博士的學術活動,廣大的領域,也終於找到一個永久的棲所。


▲金關恕教授講授「On Circular Magazine」

(二)中生勝美教授講授「口述歴史來看戰爭時國分直一的臺灣研究」(Kokubu’s Fieldwork at Taiwan during the War Time: from his Oral Hisotry):
1999年中生教授拜訪了國分教授,國分教授親口告訴中生教授關於他在戰前的臺灣研究,中生教授對其做了口述研究。
國分,1908年生於東京,隨著父親的工作調動來到臺灣。從小身體不太好,但喜歡昆蟲的採集,受到同校的鹿野忠雄影響,喜歡爬山,鹿野告訴國分臺灣中央山地和原住民的生活,令他對爬山入迷,尤其是對中央山脈的泰雅族的生活和信仰抱以了深深地關心。這也形成一個日本人的特色,就是喜歡爬山的後來大多會轉為人類學研究者。
對於選擇進入京都大學的理由,國分說是因為如果進入了臺北帝國大學,有可能一生都沒有在日本本土生活的機會。並且,他對馬克思主義感興趣,想學習歷史,所以就上了京都大學。
國分初中時代的老師擔心進入京都帝國大學的他一定會被捲入學生運動,因此,老師特意從臺灣到京都去找國分,國分被帶回臺灣,在臺灣臺南第一高等女子學校工作。
學生時代,國分受到鹿野忠雄的影響,來到蘭嶼進行田野研究。在臺南時代,則是受到前嶋信次臺南的地方史影響。國分的研究領域從歷史學、民俗學轉向臺灣的考古學。在臺北師範學校時代,金關丈夫老師對國分的影響非常大,除了考古學外,國分也寫了幾篇和民俗學相關的文章。留用時期對國分來說,與戰後從大陸逃到臺灣的研究人員的交流,拓寬了他將臺灣考古學放與中國考古學關聯上觀察的研究視野。
中生教授看過電影「海角七號」,劇中教師給友子留下了7封情書,讓他想到了國分直一,他認為國分教授是愛臺灣的,寫了相當多的書都是與臺灣相關,國分教授將畢生收集留給了臺灣大學,他的學問的集大成作為國分文庫的形式返回故鄉,國分對臺灣的意圖,比起海角七號更是偉大。


▲中生勝美教授講授「口述歴史來看戰爭時國分直一的臺灣研究」

(三)全京秀教授講授「A Trial of the History of Anthropology in Taiwan during the Colonial Era: Focusing on INO Kanori, UTSUSHIKAWA Nenozo, and KANASEKI Takeo」:
在人類學的世界歷史開始,INO Kanori(伊能嘉矩)是第一位在東亞人類學田野工作者,也是第一位認真關切田野方法的人類學家。Utsurikawa Nenozo(移川子之藏)是第一個人類學博士,並且建立和管理第一個日本以及臺灣的人類學系。
Kanaseki Takeo(金關丈夫)試圖保持學院派,即使在戰時的軍事統治手段下,表現出的專業實力,為今後的研究捐出他的家人骨架。我們有足夠的證據,在這方面的背景下重塑東亞人類學。


▲全京秀教授講授「A Trial of the History of Anthropology in Taiwan during the Colonial Era: Focusing on INO Kanori, UTSUSHIKAWA Nenozo, and KANASEKI Takeo」

(四)安溪遊地教授、安溪貴子教授講授「Professor Kokubu Naoichi’s Message: A Biographical Film and beyond」:
安溪教授首次與國分老師見面是在沖繩進行東亞史前研究,今天帶來了很多珍貴的照片和圖畫,介紹國分老師的生平事蹟。
國分老師從小在臺灣長大,很自然地理所當然要尊重不同的民族有不同的文化。在京都帝國大學時期,他的許多同學因為政治觀點而遭受被逮捕、致死。回臺後,他思考著該如何填補精神真空呢?回覧雑誌是排遣在臺日人的無聊、撫慰其心靈的雜誌。
會中分享了很多照片,如1935年春天結婚的照片,翌年獨生女國分紀子誕生的照片,各式畢業證書、聘書照片,考古、挖掘時的照片,近一二十年的調查、研討會、授表揚等照片等等,極其豐富與珍貴。
另外,安溪教授吹著陶笛帶來國分教授的專訪影片,分享紅頭嶼(蘭嶼舊稱)的回憶。與金關老師等人一同去進行考古研究,發生以衣物換取文物的趣事。想帶回七具遺骨進行雅美族的體質人類學研究,回到椰油社時卻被戴著頭盔持槍者團團包圍,後來才發現當地人認為無依的陰魂會帶來災厄,不讓它們葬在一般聚落的墓地,而曝露於岩頭,任憑風吹雨打,任其終至消形匿跡。戰後各項物資與美國傳教士大量湧入蘭嶼,國分老師卻被誤認為是日本來的牧師,還被央求講道,以及在挨家挨戶進行民俗調查時卻被小狗咬傷小腿的趣事。


▲安溪遊地教授、安溪貴子教授

(未完,待續)

原住民電視台相關報導: 
http://www.youtube.com/watch?v=STyeegfH6ps

 Leave a comment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 2019 - 臺灣原住民族圖書資訊中心部落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