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堂在另一個街角

Categories: 館藏導覽
Tags: No Tags
Comments: 1 Comment
Published on: 2010/10/23

書名:天堂在另一個街角

作者:巴爾加斯.尤薩(Mario Vargas Llosa)著; 關文軍譯

出版年:2008

ISBN:978-957-08-3311-9

館藏連結

 

文/陳楚治(Kolas Icyang)

在諾貝爾文學獎得主的光環之下,這本書顯得較「平易近人」,內容述說著保羅‧高更與他的祖母芙蘿拉的故事,作者將不同時空與環境背景下的兩人,緊緊地對比呈現;一開始我對於書中的文字有些許的不適應,但幾頁下來之後,發現雖然兩者走在不同的路徑上,但時而交錯,時而平行,突顯作者於文字操作的熟練技巧。


高更為了找尋藝術的靈感而拋棄在法國的一切,逕自旅居於大溪地生活;而芙蘿拉於找回父親家族的過程上,選擇了她「拯救人類」的旅途;兩人的生活中,時時刻刻充滿著對於原住民及各種族的生活探討。高更住在大溪地時,當地原住民稱他為「高哥」,而高更也樂於融入其中,希望能夠以不同的角度發掘藝術的靈感,如書中所言:

「因為藝術在歐洲已不再是生活的一部分了,可是藝術卻還是存在在每一個古文明之中:埃及、希臘、巴比倫、西徐亞、印加、阿茲提克和這裡,毛利;藝術還真實存在瑪貴斯群島中,存在於那些真正懂得生活的人當中。」p.165

所以高更選擇了加入這群「野蠻人」之中,因為只有真正生活在生活中的原住民族,所表現出來的生活方式、社會制度與慣習,才是展現藝術的最佳所在地。
芙蘿拉則被人稱為「潑辣夫人」,在她的人生當中,婚姻與父親家族帶給她最深的影響,讓她致力於女性擺脫婚姻的枷鎖,不再只是「物品」的交換,也讓她在面對當時勞工與種族的不平等剝削情況下,希望能夠改造社會,進而拯救人類。其中最重要的轉唳點則是在前去找尋父親家族的旅途中,她看見:

「其實不是「黑鬼的味道」讓這小島變成不愉快的地方,反而是貧窮、殘忍的味道和那些歐洲商人給非洲人銬上永不能擺脫的命運枷鎖。」p.137

原住民族帶給兩者的衝擊,我想最深刻的應該是高更,如同他稱為「荷蘭瘋子」的梵谷稱他為「瘋子畫家」一樣,為了藝術能夠做如此的犧牲,但也享受了與原住民一同生活的步調與感受。但其中高更也點出了原住民族的悲哀:

「他努力尋找他們的傳統何在,但篤信上帝的天主教徒和旅居在此的西方畫家,卻用他們的信仰和現代藝術來汙染這塊土地,他在大溪地找不著他想要的,在巴拿馬、馬丁尼克島也找不著,歐洲文明早已把那些地方最原始核心的生命力給摧毀殆盡且取而代之了,剩下的只是屈指可數的過往片段罷了。」p.16

在現代的衝擊之下,無法適應的原住民族,或是被殖民的原住民族,都逃不了被取而代之的命運;如同芙蘿拉在推動工會組織的過程中,在勞工與種族的雙重身份下,帶來的嚴重剝削,而其中多數者皆已麻痺,將這樣的生活視為正常,如高更所言的原住民族一般,只能選擇承受。
高更最後真的死於太平洋小島上。

「一個人的出生地,最多只能算是一種意外,真正的家鄉應該是依照他自己的身體和心靈所選擇的地方。而你選擇了大溪地,你會死得像野蠻人,死在這座美麗的島嶼上。」p.113

而芙蘿拉也死於推動工會的過程中,兩著對自我理念的執著,於書中也顯露無疑,更顯示兩者同一血脈的祖孫關係,在面對他者不認同的情況下,仍然繼續前進。像極了高更的墓誌銘:

「保羅‧高更此生唯一值得一提的,就只有他的猝死。他是一名出色的藝術家,但卻是上帝和世間所有美好事物的敵人。」

天堂在另一個街角,我想不是在街角,而是在生活的過程中,如何發現自我,在找尋的過程中,可以預見天堂帶給自身的想像與美好,如同高更與芙蘿拉,最後身處的皆是天堂。

1 Comment - Leave a comment
  1. 諾貝爾 說道:

    上海譯文出版社的版本: 書名 天堂在另外那个街角 / 马里奥巴尔加斯.略萨(Mario Vargas Llosa)著; 赵德明译 大陸譯本的封面寫著:高更愛恨交織情感生活的全新展現;藝術探求和烏托邦理想的別樣反思;巴尔加斯.略萨對女權革命的另類解析…

Leave a comment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Welcome , today is 星期日, 2020/05/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