笛鸛:大巴六九部落之大正年間

Categories: 館藏導覽
Tags: No Tags
Comments: 2 Comments
Published on: 2009/03/31

作者:巴代(Badai)
出版社:臺北市 : 麥田,城邦文化出版 初版
ISBN:978-986-173-280-0
中心館藏連結

作者簡介:
巴代(Badai)
1962年生,臺東縣卑南族大巴六九部落(泰安)人,臺南大學臺灣文化研究所碩士,大學兼任講師,部落文史工作者。職業軍人出身,曾任職於海軍陸戰隊,擔任軍官一職,85年轉任花蓮師院軍訓教官迄今。現代詩、散文、小說、報導文學皆有佳作。《女巫》、《薑路》、《山地眷村》、《小米田的風》曾獲原住民文學獎。

平日喜歡東寫寫西寫寫的巴代,89年發表第一篇小說之後正式步上了文學創作之路,自此與原住民文學結下了不解之緣;近幾年可說是巴代的文學豐收年,除了得獎之外,作品亦陸續、密集地發表於報刊、雜誌中,像是一匹奔馳在原住民文學天地的「黑馬」,充滿了十足的活力。

巴代以小說的體裁見長,題材通常是週遭生活故事的寫照,有如作品《薑路》,源自於部落母親開墾土地種植生薑的生活經歷,描述了原住民同胞在窮困中為生活奮鬥,仍極力維護尊嚴與生活喜悅的故事。鄒族浦忠成教授在評其作品時,有如此的發現:「《薑路》的結構簡單而清晰,作者在有意無意間揭示許多呈現真實原住民部落農作生活的況味,整篇文章在嘻笑裡可以感覺到淌血的酸苦,文筆輕快,立意不凡。」由此可見,繼續一篇又一篇的創作,寫下一個又一個的故事,應是巴代責無旁貸的任務。

巴代在其部落格中提到撰寫笛鸛的緣由,

我最初的書寫,是在前幾份研究論文裡出現,當時我捨棄現有的「教會」習慣的羅馬拼音與「教育部」改良的書寫系統,以國中所教習的kk音標為發音基礎,遇到特殊唸法時,以相近發音下加一線標示,例如h 發ㄏ的無聲氣音,喉色音則以下家一線h來標示,這樣遇到特殊唸法時,不會因為我們習慣唸英文而發出錯的音,例如D的音。
我不是要挑戰現有推行的符號,其實,能把卑南語學好,任何的記音符號都值得鼓勵,都ok!只是,用在書寫,可能要考量包括學生的學習環境、書寫的美觀性、擴張性、延展性、以及語言的完整性與提昇成為文學語言的可能性,而這些,都不是現有記音符號可以完整滿足的,好像,母語老師們也還沒意識到這個東西,畢竟,任何一種語言在「口語」、「文字」、「文學」的呈現是不同的層次。
三萬字的「卑南文」文學創作,是個里程碑,說明我不但是生活中經常使用卑南語的人,而同時我已經是「大量」使用卑南文創作的人。

(以上引用自巴代部落格)

內容介紹:
此書內容主要分為二部分,一為自殺事件,透過此一自殺事件,讓整個大巴六九部落全部動員,另一為槍枝失竊事件,此一事件考驗著部落首領危機處理能力,悠關大巴六九部落與大南部落之間的關係,進而也影響到日本人對大巴六九部落起防範之心。

《笛鸛:大巴六九部落之大正年間》,內容描述大正年間卑南族大巴六九部落如何在日本統治、內本鹿布農族人、大南部落、呂家部落等外在環境影響下,依然保持部落運作。在一椿意外的外族人自殺事件下,大巴六九部落的核心領導集團,如何部落全體動員,進行實戰推演,思考如何抵禦外侮,但這並不意味著主動挑起爭端。以和為貴,和平相處仍是初衷,但也希望部落族人在面臨各項變化時能有心理準備,而不致事到臨頭慌了陣腳。

日人統治時,將臺東新街又稱卑南新街重新規劃,漸漸地成為此地區原住民的土產交易主要地點,整條街隨處可見卑南族藤製背簍,排灣族瑰麗的匕首、琉璃珠,魯凱族、布農族的獸皮,阿美族的長條麻糬或野菜醃漬品。這種的多族群與部落之間,能捐棄敵我意匯聚在臺東大街買賣與交流,熱鬧的程度,讓人幾乎忘了正值日本大正年間,部落相互馘首風氣仍存的臺東平原。然而,即使經過五年理蕃政策,日本對內本鹿布農族郡社群及巒社群等依舊不敢掉以輕心;處於平原與高山交接位置的大巴六九社,也是日人觀察對象。大巴六九部落核心集團人物之一,金機山亦對部落與內布鹿布農人、日本人間的折衝關係瞭然於心,並思考如何促進部落發展,具備禦敵能力。

故事開始於漢人阿水,小媳婦上吊自殺事件,屬於「發力甚」(卑南族年齡階級中之一支)的少年麻抹日在接受訓練過程中,被阿水上吊自殺的媳婦嚇到,進而引起部落關切。對部落而言,這是很不好的事,甚至會招來噩運,前年阿水家的媳婦也曾發生上吊事件,當時部落人士曾集體包圍阿水家裡,最後是金機山打圓場,阿水設宴招待部落並承諾再也不會發生,才平息了這次事件。然而,竟然又再次發生了!當這次事件又再發生時,部落首領如何以此為契機,讓部落全體動員起來,不僅利用此機會訓練部落青年、青少年階級,增加野地經驗,也為日後若有進犯時的沙盤演練。

事情發生後,領導階層阿亞萬、金機山、以及各長老商討如何解決此事,先決定請部落女巫進行法術閘口,以防惡靈入侵部落。金機山之子桑布伊則提議「擴大處理,淡淡的結束」,將此次事件讓部落動員起來,藉此次自殺事件,操演部落的相關編組,為日後鹿野溪附近以及內本鹿的蠻鸞(布農族)可能進犯做準備。最後達成以下幾項共識:(1)要求阿水限時完成媳婦下喪,並提供豬隻兩頭、清酒四桶為大家除崇、賠罪;(2)比照族人喪葬後風俗,實施放風狩獵,達到淨山目的,只是此次範圍擴大,連同阿水家所有男丁都編入部落男人行列實施;(3)針對內本鹿情況,對全部落作一個通盤的報告,使部落族人提高警覺,同時加強部落內各項戰備機制。

透過遠程淨山的編組,不僅培養年長的萬沙浪階級隨機應變能力,也有助發力甚階級的實力演練與訓練,在遠程淨山過程中,利用打獵的各種觀念,延引若與蠻鸞遭遇,該如何處理與應變的討論,藉此讓部落族人能提高警覺。也是在這遠程淨山過程中,發覺到毛內卜槍支失竊的可能性。

毛內卜本為大南部落魯凱族人,後成為大巴六九部落族人,製槍工夫極為精實,是大巴六九部落及大南部落等區著名的製槍匠。在遠程淨山時,他發現自己鍾愛的槍枝不見了,由於他生意對象以大南部落為主,他懷疑失槍與大南部落有關,在他請教部落占卜師後,決定到大南部落一探究竟。大南部落竟然謠傳毛內卜誣賴大南族人竊其槍,使其家族蒙羞,隨後並要求毛內卜需提出證據以證明槍確實為大南族人所竊。消息傳回大巴六九部落,阿亞萬與金機山經商討後,決定由笛鸛、阿落、毛內卜、桑布伊等人出面與大南部落交涉。

與大南部落談判是本書很精彩的一章,描述天才女巫笛鸛如何運用巫術,讓大南部落族人親眼看到失槍的埋藏處,以及中間過程,也讓大南部落人承認錯誤。大南部落惱羞成怒萌生殺意時,以簡單一句話便弭平殺意,而金機山等人更早以派精銳武裝隊伍隨侍保護苗鸛等5人。

解決失槍事件後,卑南族的小米祭也邀請隣近各部族參與,內本鹿布農人、大南部落皆出席,不速之客則是日本巡撫數人,其中一位巡佐更讓金機山格外小心注意,日本人的出現,為大巴六九部落的命運投下一枚變數。由於在大巴六九部落小米祭場合注意到內本鹿布農族人的出現,日本人開始對大巴六九部落起了疑心,而失槍事件中的大南部落偷槍賊更因此懷恨在心,準備陷害毛內卜,在千鈞一髮之際,還好毛內卜的大南部落親友早一步發現陰謀,救了毛內卜一命,而大巴六九部落為了減少日本人疑心,則以繳出槍枝做為順服象徵,但部落私底下仍保有少數槍枝以做為抵禦外族進犯用。

心得分享:
《笛鸛》一書原名為「大正年間」,以日本人所著之「理蕃誌稿」(1918年出版)中,關於大巴六九部落的一些記錄為主軸,再加上實際的田野調查資料中所收集之口傳史料,所創作出的文學作品。書中的角色「笛鸛」是個傳奇女巫,在書中有非常出色的巫術儀式現場表現,因此以「笛鸛」命名該書。笛鸛其實是一種嬌小美麗卻非常吱喳吵鬧的小鳥,部落常把多話聒噪的女人綽號為「笛鸛」。大巴六九部落在當時期確實有一位像小說所述的巫術高明女巫,名字叫「阿度兒度兒」。但為了要配合劇情的發展與角色性格,因此在小說中改名為「笛鸛」。

此書在田野調查史料上很豐富,手繪的區域圖有助於瞭解大巴六九部落週遭環境,以及鄰近部落社群。特別的是其撰文方式,以卑南語發音方式撰寫,並附上中文翻譯,某種程度而言像是卑南語與中文的雙語讀本。

越讀便越會被卑南族嚴謹的部落組織所吸引,書中提及年齡階級的訓練,男女性別觀念,將傳襲下來的狩獵觀念加以活用等,讓人更了解大巴六九部落的運作。部落核心集團阿亞萬、金機山、伍觀兵等如何觀察時勢、縱橫分析,深謀遠慮注意每個細節,別有用意地安排遠程淨山事件,以讓部落全員動員。金機山為促進部落永續發展,希望能讓阿水之種稻長才有助於部落,在事件發生時的各種處理,讓阿水保有漢人原來風俗,但也使其男丁加入淨山行列,某種程度而言,也是讓阿水一家人能融入部落,進行願意為部落付出。
大巴六九部落的領導核心,審度情勢,留心瞬息萬變的外在世界,充分顯示他們理解自己民族的處境。他們深深瞭解到日本人遠比清國人可怕,他們預料部落可能面臨的挑戰,更清楚知道部落要發長或儲備實力,需要各種不同才能的人才。內有面臨部落發展,吸吶人才的需求,對外又需面對日本人、內本鹿蠻鸞(布農族)的虎視眈眈,在《笛鸛:大巴六九部落之大正年間》一書中可清楚看到處於內外隱憂的大巴六九部落如何巧妙地化危機為轉機,部落全體動員,穩固部落生存,也對於部落首領的深謀遠慮、心思細密感到佩服。
在半文半史的行文敘述中,透露出幾許輕鬆詼諧,笛鸛女巫的行為舉止與言語,讓人會心一笑,天才女巫的巫術也讓人大開眼界,書中更對許多卑南用語有清楚註釋,對於瞭解卑南文化是一本很好的入門書籍讀本。

參考資料:
http://aborigine.cca.gov.tw/writer/writer-11-1.asp
http://mypaper.pchome.com.tw/news/puyuma0913/3/1310598054/20081006220042/

http://www2.nutn.edu.tw/randd/epaper/e_paper_ser.asp?id=686

2 Comments - Leave a comment
  1. 巴代 說道:

    無意間走來,赫然發現友人認真的書評「笛鸛」,於是,感動間,我情不自禁向書評人致敬,敬禮!

  2. tiprc 說道:

    竟然看到巴代本人的迴響,實在令人受寵若驚,很感謝您的這部作品,越讀越令人著迷,期待您下一部大作。

Leave a comment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Welcome , today is 星期五, 2019/1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