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賽德克巴萊》推廣講座─第二場次活動報導

Categories: 活動報導
Tags: No Tags
Comments: No Comments
Published on: 2012/05/08

 

 

 

 

 

 

 

 

 

 

 

《賽德克.巴萊》推廣講座─第二場次活動報導

時間:101年5月6日14:00-16:30

活動地點:新北市圖書館總館

文/江冠瑩

新北市圖書館舉辦之《賽德克.巴萊》推廣講座各場次皆安排不同的主講人組合,五月六日場次的組合為瓦歷斯.諾幹與林慶台,由於閱讀過不少瓦歷斯.諾幹的作品,以及之前曾經見識過林慶台的魅力,於是對這一場次特別期待。

由於賽德克.巴萊電影中是以霧社事件為主軸,於是瓦歷斯.諾幹從文學的角度來談霧社事件。第一階段,瓦歷斯.諾幹先引導與會民眾走入歷史,他先了解民眾是否知道除了霧社事件之外,在日據時期,是否還知道原住民與日本之間的其他抗爭事件?然後開始第二階段,關於台灣這塊美麗的土地,自從有外人進入之後,島上原來的居民(即原住民)遭遇到甚麼樣的境遇,最後進入主題霧社事件。

首先瓦歷斯.諾幹以「膏」為名做了一篇散文,及背景是以胡傳所著「台灣日記與秉啟」中所載之文為創作靈感,內文「埔裡所屬有南番,有北番。南番歸化久,初亦不茲事。北番出,則軍民爭殺之;即官欲招撫,民亦不從……。民殺番,即屠而賣其肉,每肉一兩值錢二十文,買者爭先恐後,頃刻而盡;煎熬其骨為膏,謂之『番膏』,價極貴。官示禁,而民亦不從也。」

 

並提到一本書「渡台悲歌」。原來以前竟然也有漢人殺原住民呢!當漢人擒獲原住民之後分食其肉,據說往後若遇原住民再出草,可以避免被馘首之險。書中提到「蠻荒時代的民眾心理,是很難拿現代人的尺度來推測。他們只祈求生命的延續和心理上的安全感,不是嚐『人鹿肉』、『山禽肉』的味道如何、或要報仇雪恨,是近乎宗教信仰的境界。」(p.80)而原住民出草馘首是為了甚麼?當部落遭遇到了災情,則原住民進行此一行為,帶領對方的頭顱回到部落時,以敬畏之心請其(頭顱)喝酒,希望能透過這個被馘首的頭顱帶給部落力量。於是可以發現,原住民出草漢人與漢人殺原住民,兩者之間並沒有仇恨,都是為了一種類似於泛靈信仰的出發點做這件事情,以期得到原住民祈求部落平安與漢人所認為的免於殺身之禍的目的。

進入了日治時期,以「山櫻花」為名作散文,最特別的是提到一些平常不會知道的事,例如「山鹽青」是甚麼呢?由於當時原住民在山上無法取得鹽,其時日本下令對霧社地區的原住民部落實行「生計大封鎖」,於是原住民只得以具有鹽味的山鹽青(一種植物)取代食鹽,因為食鹽中具有碘元素,若缺少攝食,則會造成甲狀腺腫脹。

在進行理番過程中,難免遇到反抗,尤其原住民堅強毅力的抵抗之下,要如何解決這樣的問題,成為了刻不容緩的行動,於是瓦歷斯.諾幹以「少年最後的敵首祭」描述了日本做了何種行動,以達成平定霧社地區的目的。

接下來進入主題霧社事件,以散文「教室」描述了被日本統治後,番人、番人頭目與不良番的子女各自的處境,若是對霧社事件有所了解,就可以知道文中所提到的花岡一郎、川野花子、中山 清,在霧社事件當中所扮演之腳色。

接下來以散文「風中的名字」描寫霧社事件之後,又發生了二次霧社事件,之後賽德克族人被強制遷移到川中島進行監控,也是為整起舞社事件、賽德克族人的抗日行動寫下句點。

之前中心展出霧社事件書展,當時閱讀了不少關於霧社事件的調查報告書,包含日文史料文獻譯本等,個人蠻推薦「真相.巴萊」、「餘生」、「霧重雲深」、「風中緋櫻 : 霧社事件眞相及花岡初子的故事」、「霧社事件」、「霧社事件日文史料翻譯」、「流轉家族 : 泰雅公主媽媽日本警察爸爸和我的故事」等書,也推薦公視之前所製作的電視劇「風中緋櫻 : 霧社事件」、邱若龍所拍攝之紀錄片「Gaya:1930年的霧社事件與賽德克族」。

 

本中心五月假日電影院正強檔熱映「賽德克.巴萊」,首周周末即場場爆滿,期待大家蒞臨本中心觀賞影片,看完影片之後還能在中心內翻閱相關書籍喔!

 

No Comments - Leave a comment

Leave a comment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Welcome , today is 星期二, 2019/09/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