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復的訊息:莫拉克災後重建村的原民塗鴉實踐

Categories: 活動報導
Tags: No Tags
Comments: No Comments
Published on: 2021/04/26

content-2-2-1

時間|110年4月9日
地點|國立臺灣大學工學院綜合大樓工313教室
主講人|胡哲豪 Valagas Gadeljeman(國立臺灣大學建築與城鄉研究所博士生)

圖、文/mercury

  2021年4月9日國立臺灣大學建築與城鄉研究所舉辦建築與城鄉關鍵詞系列第8場演講,邀請該所博士生胡哲豪Valagas Gadeljeman主講──修復的訊息:莫拉克災後重建村的原民塗鴉實踐,以「災後重建」、「災難塗鴉(catastroffiti)」 與「原民文化復振」作為本次演講關鍵詞。目前於社會學及災害研究領域,對於災後重建的「塗鴉」尚未進行系統性調查,而臺灣災害研究更未有災難塗鴉(catastroffiti)的相關研究。然而,塗鴉可能是銜接災後重建與原民文化復振的重要橋樑。莫拉克風災後,原住民部落經歷遷村、重建,永久屋也出現許多塗鴉及壁畫,透過講者分享其塗鴉與壁畫背後傳達的訊息,將更加理解原住民如何在陌生土地修復自我,並拾回斷裂的集體記憶與文化認同。

  講者首先回顧與臺灣原住民相關的塗鴉歷史發展,1980年行政院原子能委員會與台灣電力股份有限公司以魚罐頭工廠為名,於蘭嶼興建核廢料貯存場,1982年正式將核廢料存放蘭嶼,達悟族人世居的家鄉。1987年,蘭嶼的反核廢運動拉開序幕,隨處可見反核廢的噴漆塗鴉:「還我乾淨土地」、「捍衛家園」、「說謊的政權一再跳票,反核廢,反反反」、「核廢滾蛋」(畢恆達,2011)。講者藉由蘭嶼的案例開始反思塗鴉的意義。2009年莫拉克風災後,屏東原鄉部落和永久屋基地,隨處可見類似的塗鴉,無論是牆面、馬路邊以及公共空間等,處處可見被刮除的文字和塗鴉。講者想探究這些塗鴉訊息欲傳達給誰?塗鴉的背後又在宣洩怎樣的問題?塗鴉作為一種表達意見的方式,對於部落存在著何種意義?

因爲天災而遷村的原住民,在異地的永久屋生活產生極大的衝擊與不適應。遷村之初,政府推動「莫拉克風災後重建區原住民部落家屋建築文化語彙重現計畫」,希望藉由空間營造與文化語彙的增加,修補永久屋公共空間文化不足的現象。災後的永久屋基地,規劃設計上充滿支配者權力、技術官僚與工具性所建構的異質空間。此種外來力量與欠缺族群思維所建構的空間產物,無非是為了滿足規劃者展現其簡化、快速造屋並降低成本、快速及大量生產的「現在性」機能計畫為導向。然而,由國家機器與民間慈善團體所支配的知識過於強調技術性與理性,一旦強調技術性與理性的災後重建知識成為主導力量,在地族人的意見即難以被接納。「塗鴉」成為居民介入的方式,一種表達意見的特殊形式。

Favian(2016)研究提及美國原住民依靠「藝術」表達其與神聖土地、動植物之間的連結,使用鮮豔的色彩和文化符號進行塗鴉,此塗鴉行為也成為抵制歷史創傷和文化壓迫的形式。這段歷史可追溯至美國對原住民族殖民,討論當代原住民社會問題。一、鮮豔的色彩和文化符號往往回應歷史創傷與文化壓迫,許多部落至今仍持續遭受虐待和壓迫,阻礙美國原住民持續實踐文化之能力。換言之,美國原住民藉由鮮豔色彩和文化符號進行宣傳具兩種目的,其一保護原住民文化,使大眾藉由塗鴉來接觸美國原住民如何經歷社會不正義的問題;其二是美國原住民藝術於尊重保存文化認同的基礎上,融入新的信息(Henson, 2008:299)。二、美國原住民於文字上運用「族語」反應當地社會問題;三、塗鴉亦藉此教育大眾,並認識原住民如何受到殖民長期的影響。對美國原住民藝術家而言,塗鴉不僅提供實現社會正義的方式,亦作為展現「原住民還在這裡,而且我們正在積極地透過藝術去殖民化」的象徵。

content-2-2-2  講者假設「災難塗鴉」為塗鴉的一種類型,於禮納里、新來義及長治百合部落園區三個永久屋基地田野研究並蒐集各種塗鴉,地點包括變電箱、部落產銷中心牆面、部落圍牆、運動場、家屋前庭、入口意象等處。以「排灣族文化」觀點詮釋如何利用「塗鴉」理解永久屋安置方式產生的衝擊與衝突,同時安撫與重塑家屋與部落的依戀。塗鴉案例主要有:一、位在禮納里大社部落變電箱的塗鴉。因莫拉克災後重建政策的關係,大社部落族人移住永久屋基地,面對資源重新分配問題,塗鴉者透過排灣族語塗鴉文字「Marasud」(團結)及「Pazkatan」(和諧),呼籲不同世代族人不要忘記族人原有的團結與和諧。二、位在禮納里好茶部落的塗鴉與牆面彩繪。塗鴉者繪畫石板屋、原鄉自然景觀、耕地田園景觀、部落婚禮下聘儀式以及魯凱族重要的動物與獵人文化等。原本族人熟悉的一景一物,卻因遷村已不復見,僅能透過創作者的塗鴉懷念,不捨原鄉的耕地地景、耕地互助與狩獵文化,悼念無形文化資產的消逝。content-2-2-3

  講者提及部落這些圖像暗喻政府遷村政策的不當,諷刺慈善機構的文化霸凌和自以為是,同時也藉由塗鴉提醒部落族人傳統美德及部落倫理的重要性,並提出文化失落與相互關懷的感念和呼籲;而現今部落族人進行觀光導覽解說時,已不避諱告知遊客塗鴉背後的意涵。原住民曾經遭受的歷史傷痕以及現在面對問題的各種無奈,我們可以勇敢地表達,才得以讓他人理解且有機會持續溝通,以尊重不同的文化為前提,大家一起前進。

No Comments - Leave a comment

Leave a comment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Welcome , today is 星期三, 2021/06/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