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給世界的禮物:一個原住民的觀點

by kate
Categories: 活動報導
Tags: No Tags
Comments: No Comments
Published on: 2021/03/26

content-2-1時間|110年3月5日

地點|臺大文學院演講廳(文學院一樓)

主講人|孫大川 Paelabang Danapan(國立臺灣大學臺灣文學研究所兼任副教授)

主持人|張文薰(國立臺灣大學臺灣文學研究所所長)

文/KT

國立臺灣大學人文社會高等研究院主辦【尖端講座系列】第十六場「台灣給世界的禮物:一個原住民的觀點」,主講人孫大川老師試著闡述以一個原住民的觀點探討,在兩岸關係、地緣政治、經濟發展、歷史文化認同以及制度價值選擇之外,臺灣存在的意義何在?臺灣可以成為什麼樣的禮物?

首先,孫大川老師談及,本次演講內容較像是其心路歷程的告白與反省,也想傳達對於臺灣未來的困惑。講題主要來自2000年Jared Diamond於《Nature》投稿的文章題目〈Taiwan’s Gift to The World〉,作者認為,臺灣給予世界的禮物為臺灣的南島民族:原住民。孫大川老師身為臺灣原住民,自小從未認為自己的身分是禮物,但還是很高興有此題目的出現。

臺灣從1970年代初期至1980年代中期,各種社會運動、鄉土文化論戰、原住民自決、民族正名以及還我土地運動如火如荼地展開,應該細看這些變化才能體會、珍惜,才會知道臺灣究竟要成為什麼樣的國家。當時的漢人朋友不斷主張本土化,從許多現實面來看,若需正名或敘述臺灣本土歷史,實質上難以略而不提原住民。原住民,被稱為黃昏民族,或許能於此基礎找到一個切入點,孫老師稱其為「夾縫中的族群建構」。至今,已過了近30年,孫老師下半生從事的工作,其實皆為了想成為「一個禮物」而努力,當年以官員身分拜訪中國,對方不承認臺灣;擔任原住民族委員會主委時,於國際場合亦無法以臺灣或中華民國官員身分參與,不禁想起自身為原住民並非禮物,現在所屬的國家也非禮物。從個人、學術,乃至整體國家,皆看不出臺灣何以成為一個禮物,孫老師每天不斷地尋找原住民得以成為禮物的具體事實,讓這塊島嶼上的人能覺得活著是光榮,且真正可以成為禮物的一件事。

第一個禮物:「民主中國的標竿」。個人尊嚴的追求,古代哲學已提及,但直至近代,民主、制衡等概念才確定,華人社會中臺灣較接近真正的民主化。從荷西時期至清代,中國沿海人民陸續遷移至臺灣,不同族群彼此間或有衝突,但規模不大;直至民國38年大批人民至此,而臺灣這塊島嶼,亦調節著400年來,希冀擁有尊嚴生活的一群人。時至今日,民主化過程中的受害者亦盡可能地被平反;華人圈範圍寬廣,臺灣似乎是唯一能做到的地方。 2009年起,臺灣已簽署約5至6條國際人權公約,於國內皆成為法律,過程難免許多意見與紛擾,其中包括性別、族群、婦女、兒童以及反酷刑等議題,皆為臺灣相當重要的禮物與資產,臺灣人民應當珍惜、愛護,不輕易受政客操縱,顯示出身為人的價值。

第二個禮物:「捍衛第一自然」。談及生態,必須面對與正視原住民,因為原住民是臺灣生態的受害者。孫老師主張重新返回日據時代思維,訂定中央山脈應為特別行政區,有六、七百個部落世居於此,地方政府卻毫無能力治理,原住民自治多年來頻頻被討論,卻無人敢執行。以布農族為例,從南投縣至花蓮縣卓溪鄉,臺東縣海端鄉、延平鄉以及高雄市那瑪夏區與桃源區,布農族人自然遷移的地區,被切割於多處不同的行政區域,可嘗試讓這些地區整合成一個原住民自治議會,讓族人行使許多原住民文化的同意權,也讓原住民和漢人朋友學習新的行政方式。環境議題與原住民以及臺灣的未來息息相關,過去日治時期便是如此治理原住民及中央山脈,讓原住民青年可至山下努力,中壯年和老年人可以安心守護中央山脈,避免其被濫墾、建蓋房子。原住民的傳統文化始終對社會和文化建構有著與自然較為合拍的思維,近年臺灣於此方面亦有些許進展,尊重原住民的文化或原來的生活方式,與捍衛臺灣的自然文化有密切關係,因此在這方面可與原住民保有更多互動。追求科學精神亦為追求自然精神,原住民對於自然的思維與文化內涵,可提供或尋獲平衡跟兩全之可能性。

第三個禮物:「禮樂精神」。孫老師從小喜歡觀看布袋戲、歌仔戲、粵劇與崑曲,但近年來,上述文化於臺灣逐漸式微,而日本保存傳統儀式與節慶非常認真且謹慎,但臺灣卻因政治或觀光等因素,不斷丟失許多無形資產。1990年代起,因社區總體營造以及原住民的自決變動,目前臺灣各族群幾乎皆保有主要祭典,自7月開始,花東縱谷與海岸線可看見阿美族各個部落舉行ilisin(豐年祭)、卑南族大獵祭以及鄒族Mayasvi(戰祭)等。現今雖無法避免政治參與其中,但可看出歲時祭儀一直在努力區隔,尋找更具儀式性的設計,令人感動。孫老師認為應不論族群,從建築、生活中整理臺灣的禮儀世界,臺灣需要產生韻味的文化生活方式。而談及原住民文學,老師除了以「山海」描述,亦將其定義為「用筆來唱歌」,應將與生命禮俗、歲時祭儀有關的事物尋回,好比魯凱、排灣與卑南族皆用吟唱方式弔慰喪亡。若認真整理臺灣獨特文化,讓來自不同地方的每個人,其禮儀世界皆能於生活中被體現,臺灣將成為十分豐富且美好的地方,自然而然成為一個禮物。

第四個禮物:「海洋的敞開性」。臺灣因受許多政治干擾,多數人認為國界、國家主權等最為重要,但人的世界並非只有主權,應該以跨越國家認同的角度處理問題,例如NGO團體。此外,政治議題亦非僅於立法院,部分與文化政治、國際政治相關,亦有關於自然環境議題的政治。如同孫老師自身有時是部落認同,有時卑南族認同,而有時則為原住民的層次,信仰與哲學方面亦有著天主教徒的認同,以及對人類悠遠不可知世界的認同與想像。在此特別提及海洋,主要為呼應先前提及臺灣過去對地理空間思維是封閉型態,如同南太平洋群島,本可讓每座島嶼按照自身方式生活,卻受列強影響,被迫將其劃分成國家型態,應該思考是否需要讓每處皆採行全球化、大型的經濟規模,能否從微觀的角度,讓不需現代化的地方能擁有自身的節奏生活。近年來,臺灣與南太平洋地區的交流漸漸增加,對於這些島嶼世界新的想像會有敞開性,讓人跳脫過於以國家主權為核心的思維。做為一個亞洲人,孫老師一直思考所謂「亞洲性」。400年來,亞洲地區主要受歐美影響而顯得單一化,廣大的地區,種族如此複雜,目前主流語言卻為英文,亞洲人應重新找到自身語言,再重新對話;或許得以提供人類對未來新的想像,而非一直走於歐美國家的過往歷史路程,屆時不僅為臺灣給予世界的禮物,更是亞洲人給予世界的禮物。

演講尾聲,孫大川老師認為應讓自然科學與社會科學好好對話,勿讓自然科學被國家或經濟發展綁架,科學精神擁有人類必須了解的宇宙真相,原住民擁有貼近自然的方式,科學亦有其貼近自然的方式,或許有天原住民神話傳說或宗教能與自然科學真實對話,並解決人類未來的問題。站在臺灣的角度,若能與其他地區達到「鬆散而有效的團結」、跨越國家,不被主權綑綁地往來,將是人人、民族與民族以及文化與文化之間的對話。於此必須尋獲平衡,不再被國家政治的單一思維綁架,組織化越強大即更加危險。而孫老師表示自身喜歡「鬆散而有效的團結」,如此方能「在哪裡跌倒,在哪裡躺好」。

 

No Comments - Leave a comment

Leave a comment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Welcome , today is 星期一, 2021/05/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