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錄片】織羅之羽 Ciopihay

Categories: 館藏導覽
Tags: No Tags
Comments: No Comments
Published on: 2021/03/25

《織羅之羽 Ciopihay》

林光亮 導演;高蘇貞瑋 製作

content-3-4

文/布朗

織羅,位於花蓮縣玉里鎮的阿美族部落。《織羅之羽》是林光亮(Fuday Jiyo[1])用4年時間記錄自己的部落,以及文化傳承核心暨部落的守護者──青年,在時空變遷下發生的變化。本片以河祭、年祭的過程紀錄為主軸,並透過老、中、青三代男子訴說不同世代對「青年」存在於部落的觀點。

傳統阿美族的社會分工,家庭以母系為主,家中大小事以女性意見為主;男性則負責部落的政治活動、捕魚、建築等。家庭的凝聚力依靠母系氏族關係,部落事務則由「男子年齡階層」運作。部落男孩自13、14歲起進入集會所接受訓練,服從長輩、前輩的指導並學習部落的生活與工作,是部落人格養成的重要過程。Ciopihay為部落最具榮耀的男子階級,這群頭戴老鷹羽毛的青年,是部落的服務者、守護者,也是部落文化傳承的羽翼。然而,社會變遷的影響下,青年因為求學、求職等原因自部落位置上缺席,族群的文化該何去何從?又有誰能承接守護部落的角色?

部落長輩於片頭描述Opih(男子羽冠)的由來與轉變時,憤慨地說:「都是變的錯」。社會變遷與文化傳承是原住民族部落的兩難課題,經濟壓力使得青壯年難以留在部落生活,衝擊了部落結構也影響祭典執行,2014年織羅部落河祭面臨消失的危機,傳統河祭應於年祭前舉行,但由於青年只在年祭時才有辦法回到部落參與,因此河祭延遲至年祭後舉辦,是部落延續傳統文化的重大考驗。青年圍火的阿拉旺(聚會所)在政治資源投注下,改建成多重功能的三層樓房,卻再也無法燃起讓青年人聚集的火堆,守護部落的青年去了哪裡?該在哪裡聚集?其凝聚力與部落的向心力如何傳承?部落長者的言談不時透露出深刻的憂慮。

青年如何「存在」於部落?是本片導演林光亮(Fuday Jiyo)的自我詰問,也是織羅部落不同世代的共同焦慮。雖然焦慮,本片卻仍呈現出當代青年奮力守護文化的姿態,三位織羅Ciopihay階級青年:從小在部落長大,看著部落變化的黃寬裕(Komod)強調應了解祭典與部落文化的背後精神;在都市成長的林昱丞(Mayaw Siyo)回到部落後,不斷從他人生命經驗反思自己於部落的位置;隱身鏡頭後方的導演林光亮(Fuday Jiyo),則以影像記錄文化。他們努力採取行動從事文化傳承,就如青年Mayaw所說:(文化)就像是心臟,還在跳動,還一直在呼吸著。影片的最後,滿頭白髮的fayi(阿美語,泛指女性長輩)對著青年們喊話「你們都是守護部落的人、搭起部落的人,要做得很好喔!」,這般期許讓人感受部落內部情感的流動,也更能理解Ciopihay的榮耀與責任,是部落青年對部落所背負的使命。

[1] 林光亮個人FB用Fuday Jiyo,影片中則用Fuday Ciyo。

No Comments - Leave a comment

Leave a comment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Welcome , today is 星期二, 2021/04/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