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錄片】尋找小村醫生

by ann
Categories: 館藏導覽
Tags: No Tags
Comments: No Comments
Published on: 2021/02/23

content-3-2《尋找小村醫生》

鍾佳陵導演;台北市 : 舊視界文化藝術有限公司,2016

文/EN

《尋找小村醫生》是一部融合偏鄉醫療及排灣族巫師文化之紀錄片,由導演鍾佳陵執導。鍾佳陵導演曾以劇情短片《斷了綫》入選2010年女性影展,2013年開始嘗試紀錄片創作,以臺東作為創作基地與題材。《尋找小村醫生》為導演第一部紀錄片,且於2016年入圍臺灣國際女性影展以及2017年入選瑞士真實影展Media Library。

本片以臺東縣達仁鄉土坂村為故事背景,達仁鄉是臺東縣最南端,屬於東部排灣族。土坂村北鄰達仁鄉台坂村及金鋒鄉,南靠達仁鄉新化村;東西邊各依大武鄉、太麻里鄉及屏東縣。由於地處偏遠,交通不便,不若都市社會擁有完善的醫療資源,因此徐超斌醫生矢志於此成立一間中小型醫院。徐醫生為土坂村的族人,曾任臺南奇美醫院急診室主治醫生,2002年決心返鄉服務,開車巡迴醫療每周超過1,000公里,一天工作時數超過16小時,每月超過400小時,工時是一般人的兩倍多,也因此2006年因過勞引發腦溢血,導致左半身癱瘓,從醫生變成病人;而紀錄片中另一位主角為巫師邱秀妹(承襲自家族的巫師身分Sa Uni家族),年輕時曾於都市的工地綁鐵,過著都市遊牧民族的生活,隨著年齡漸長、工作逐漸難以負荷,便返鄉從事基層勞務,卻在一次酒後因緣際會地開啟巫師的學習之路。

紀錄片從傳統排灣族女巫跟現代醫生兩線切入,呈現傳統文化與現代醫療的衝突,但也呈現彼此的和諧性。影片開端由徐超斌醫生訴說其成為醫師的契機,「當時妹妹患病,爸爸騎著機車從土坂送到臺東急診,兩小時的車程,在路上來不及到醫院便離世了」,從此立下當醫師的宏願,也促使南迴醫院計畫之生成。徐醫生雖然左半身癱瘓,但仍每日拖著行動不便的身軀,前往部落衛生所替長者看病。徐醫生曾因半身癱瘓而感到自卑,從醫生變成病人的轉折使他無法再面對病患,但病患給予的信任及依賴也讓他重拾醫者的願景。「小病等待自然痊癒,嚴重的在家靜靜等待死亡。」,這是偏鄉部落長期面臨的醫療處境,也是徐醫生積極推動南迴醫院的動機。

接著鏡頭帶向排灣族女巫邱秀妹。過去,巫師皆由祖靈揀選,傳說祖靈選中「女巫候選人」後,就會在她的生活中降下女巫最重要的媒介─「巫珠」,夢見巫珠者,或生活中意外發現巫珠的女性即為女巫候選人,而她卻因酒後的一席話開啟習巫之路。巫珠是神靈的代表,具有與神靈溝通的功能,巫珠的外形似無患子樹果實的果核;但對女巫而言,此為神靈界的創造者或巫祖賜予自己具備成巫資格的認證。排灣族女巫的工作,主要分成「歲時祭儀」和「生命儀禮」。歲時祭儀即為祭典,關乎部落平安、作物豐收;生命儀禮則以個人為主,幫人祈福、醫病等等。巫師與祖靈對話為族人占卜(問事)時,會在葫蘆上抹油、兩手握住巫珠,於葫蘆上面轉圈的巫珠,如果答案為「是」就會停住,如果「不是」就會掉落。巫師邱秀妹目前只學習到祭祀與祈福,而徐醫師的外婆,曾是土坂部落的首席巫師,也是最後一位會為病人醫治的女巫。徐醫師曾經詢問外婆是如何替人治病?外婆告訴他,巫師只是作為神與人之間溝通的橋樑,將自身當成病人,並祈求醫神來醫治我們;而巫師的角色為媒介,並非真正的醫治者,醫療的真諦在於感同身受。

讀者得以透過紀錄片看見現代醫學與排灣族巫師文化,扮演著撫慰人心的重要角色,卻也看到部落青壯年的人口外移,讓文化面臨後繼無人,逐漸消逝的窘境。影片除了記錄兩位醫者雖為治癒病人的角色,卻同時也有各自須面對的人生議題,以及即將消逝的巫師文化,透過鏡頭呈現傳統文化與醫學的兼容並蓄。

No Comments - Leave a comment

Leave a comment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Welcome , today is 星期二, 2021/04/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