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9年第11屆臺灣原住民族文學獎暨文學營與文學論壇—【以文寫史─原住民文學的跨界視域】

Categories: 活動報導
Tags: No Tags
Comments: No Comments
Published on: 2020/12/25

時 間|109年10月16日(五)10:00-12:00

地 點|國立政治大學中正圖書館陳芳明書房

文/JT

「109年第11屆臺灣原住民族文學獎暨文學營與文學論壇」為原住民族委員會主辦,山海文化雜誌社(以下簡稱山海文化)及中華民國臺灣原住民族文化發展協會承辦。今年活動主題為mlata(泰雅語,狩獵的總稱),以狩獵的意象,象徵原住民與自然山林合拍的生活動態與時空觀念,詮釋原住民族文學山海世界的格局、自然屬性的文化思維。同時藉以鼓勵原住民書寫者揮灑豐富的想像力,孜孜不倦的創作,刻劃出原住民族文學別樣風格與色彩。文學論壇共舉辦7個場次,側重文學在地知識的啟發與文學教育的實踐,聚焦於原住民文學創作者及其作品的關懷,跨界文學展演的豐富內涵與多元層面,鏈結國際視野與見聞,集思廣益拓展原住民文學的版圖,持續推廣原住民族文學的發展。(節錄自活動官網

第四場專題論壇「以文寫史:原住民族文學的跨界視域」,邀請陳耀昌醫師主講「臺灣歷史小說寫作與歷史事件踏查」,分享其挖掘與探訪遭遺忘或混淆的臺灣歷史事件發生地之親身經歷,並與孫大川教授及陳芳明教授分別以原住民族文學及臺灣新文學史觀點對談原住民族文學及歷史的發展。

子題一|臺灣歷史小說寫作與歷史事件踏查

主講人|陳耀昌醫師(臺大醫學院檢驗醫學科教授兼法醫學科主任)content-2-1

歷史為後人以文字陳述已有之結論,分為正史、野史及春秋。正史為勝利者所寫;野史包含有證據的真相及無證據的傳說,是民間為失敗者留下的紀錄;春秋則「為尊者諱,為賢者諱」,通常真相不足。醫學講求先有證據,後有結果,陳醫師以醫學專業的方式研究臺灣歷史,即重視證據的取得。對於文獻記載之歷史事件或地方存有之歷史建物,會透過實地踏查、訪問當地居民,多方蒐證及比對,從中建構符合邏輯之歷史事實。「牡丹社事件」為陳醫師的第一次踏查,卻於此次作業過程意外發現居民對「墾丁荷蘭公主廟」的記憶失真,其歷史背景應為1867年美國羅妹號船員遇難事件,當地居民祭拜的荷蘭公主 Magret 應為羅妹號之船長夫人 Mercy。此一錯誤的民間傳說對臺灣史影響重大,卻被忽視。

臺灣諸多歷史文獻內容複雜、誤謬,造成原因包含政權輪替快速、民間記憶不實、正史記載過簡等漢人因素。此外,20世紀前原住民無文字或書寫能力,只有口述;因而臺灣史主要由漢人記載,欠缺原住民的聲音,內容亦誇大不實。現存中文史書內容大多為教科書式或零星記述,缺少完整回顧,但西方人的日記與回憶錄內容詳盡。陳醫師撰寫《福爾摩沙三族記》(2012)時,即參考《熱蘭遮城日記》。而陳醫師因醫學訓練所建立的專題概念,促使其嘗試以小說方式撰寫臺灣歷史專題,《傀儡花》(2016)即包含羅妹號事件之完整敘述。

文獻資料內容的偏頗及不完整,影響了後人對於臺灣歷史的認知,陳醫師認為歷史研究工作應打破族群偏頗觀念,屏除意識形態。既然書寫的是原住民族歷史,應當以原住民之觀點陳述事件,即使此為最艱難,卻也是最需要完整敘述的部分。因此,親至事件發生地踏查及訪問耆老非常必要,可藉此了解各部落原住民不同的觀點。如同歷史學家陳寅恪所言:「讀史要具同情之了解」,「同情」意旨同一情況,應以歷史事件主角之觀點深入了解。

戰爭與愛情是陳醫師撰寫小說的主要題材。此外,「註釋」為其小說內容之特點,目前已出版作品包含《福爾摩沙 三族記》(2012)、《傀儡花》(2016)、《獅頭花》(2017)、《苦楝花》(2019) 。實地踏查、觀察力、多元知識及無偏見概念之重要性,為陳醫師強調的重點,希望透過作品讓大眾了解歷史事件的真實樣貌,亦期許能夠如其於《福爾摩沙三族記》序言提及:「為臺灣留下歷史,為歷史記下臺灣。」。

子題二|從臺灣新文學史發展談原住民族的歷史小說書寫

與談人|陳芳明教授(國立政治大學臺灣文學研究所講座教授)

新朝代為舊朝代撰寫歷史有許多避諱,紀錄會有許多與實際不符,其流傳的正史,內容實為虛假。因此「野史」方為真正的歷史,而野史存在於文人的筆記小說,將歷史以小說的方式建構而成,並在歷史的縫隙間填充許多故事。

一般人以「單一」觀念看待歷史,以漢人為中心撰寫歷史,所有邊疆民族都是野蠻的,此種歷史實屬偏頗,亦違背現實。陳醫師將小說以歷史研究的方式創作,並以「複數」的觀念研究臺灣歷史,過程中有多條主軸同時進行,多元發展。靜態的文字背後是動態的實地踏查,也因為陳醫師如此深入探究歷史真相,讓社會大眾可以重新認識臺灣。

子題三|從原住民族文學世界談文學對歷史的承諾

與談人|孫大川教授(國立政治大學臺灣文學研究所兼任教授、山海文化雜誌創辦人)

原住民不被文字綑綁,以神話傳說、吟唱的方式述說、記錄自己的生活,也因為原住民未以文字留下紀錄,其真正的歷史即消逝於漢人或日人的文字中。楊南郡老師對照日據時代留傳下來的文獻,踏尋中央山脈上的古道,重新詮釋實際存在於當時的原住民族歷史。若無親身踏查,臺灣只會有平原之歷史。事實上,中央山脈有700多個原住民族部落,幾千年來,各族群不斷地遷徙,發生許多歷史事件及故事,深入了解這些沒有文字的族群所走動過的痕跡,可以發現部落間在中央山脈非常熱鬧。孫教授透過楊老師與陳醫師的歷史小說,感受到豐富的生命力,表示文學即應如此與生活連結,透過從前留下的文獻,找尋前人生活的軌跡,實際循線走過,從中找到屬於族群真正的歷史。

原住民族未來發展需要找到與社會對話的工具,文學即為工具之一。原住民族文學應當被鼓勵,讓原住民以第一人稱的角色發聲,無論是否有正確的文字或適當的口語表達。山海文化成立目的即希望透過文學的方式,鼓勵原住民朋友書寫自己的生活經驗。山海文化自1993年成立至今,已培養出許多原住民作家,透過其豐富的作品可以看出,原住民朋友極度期盼社會大眾可以聽見他們的聲音,了解其歷史與生活。

content-2-1-1

No Comments - Leave a comment

Leave a comment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Welcome , today is 星期四, 2021/02/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