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書】時光出土:考古學的故事

Categories: 館藏導覽
Tags: No Tags
Comments: No Comments
Published on: 2020/10/28

content-3-2《時光出土:考古學的故事》

Eric H. Cline 著,黃楷君 譯,Glynnis Fawkes 繪;新北市 : 臺灣商務印書館股份有限公司,2019

文/江侑倫

《時光出土:考古學的故事》由艾瑞克.克萊恩(Eric H.Cline)所著。克萊恩先生是一名作家、歷史學家、考古學家,同時亦曾於美國華盛頓大學擔任考古學教授,在考古學界頗負盛名,參與過全球各地眾多遺址考察,其中也不乏挖掘許多令人振奮的遺物,是一名經驗極為豐富的考古學學者,致力於保護重要遺產。本書運用說故事的方式,帶領讀者到世界各地著名的遺址,一同欣賞令人為之驚豔的發現。除此之外,克萊恩也解答大眾對於考古學的疑問,並運用科學的角度破除迷思,淺白的文字敘述十分適合對考古有興趣的初學者閱讀!

克萊恩7歲時,他的母親給他一本童書《特洛伊風城的城牆》(The Walls of Windy Troy),內容主要描述海因里希・施里曼(Heinrich Schliemann)的一生,其中包括其發現神話故事中「特洛伊戰爭」的遺跡,證實了特洛伊戰爭的存在。讀畢本書後,深受著迷的克萊恩便立志未來要成為一名考古學家。從克萊恩大二開始,以及爾後的幾十年,幾乎每個夏天他都會參與考古考察,曾至許多地方進行挖掘、研究,例如以色列的阿納法廢丘、米吉多、卡布里廢丘;希臘的古雅典安哥拉、維奧蒂亞和皮洛斯以及埃及的馬斯胡塔廢丘等等。

從遺跡的發現到遺物的挖掘,其背後需要花費的時間以及心力超乎想像,設想自己是一名考古學家,根據自身研究及推測,認為現在腳底下極可能有一處遺跡尚待挖掘,縱使未來確實證明此處有遺跡存在,但在那之前必須開始挖掘且或許一無所獲,長達數年;正當萬念俱灰、準備離去之時,「它」卻又悄然地現身。這也是埃及法老圖坦卡門的陵墓被霍華德・卡特 (Howard Carter)發現的故事,「我看到了美妙的東西。」,卡特第一次窺視圖坦卡門的墓室時,因驚訝而唯一擠出來的一句話。

考古學另一個浪漫的地方在於,這些寶藏都是靜靜地躺著或是矗立於某處等待著某天能夠被眾人發現。當人們看見這些瑰寶時,無人能不被眼前所見震懾。位於法國南部阿爾代什地區(Ardèche) 的肖維岩洞 (Chauvet)) 正是絕佳的例子。考古學家們將隱藏在大自然中的巨大洞穴劃分許多廳室,方便區分。岩壁上繪有超過一千幅的動物形象畫且圖案極為精美,具有極高的藝術價值。野牛、犀牛、獅子,甚至是已滅絕的長毛象、巨角鹿皆以生動的繪畫呈現,例如於尾段室(End Chamber)有一組圖畫描繪一群野牛遭到16隻獅子圍攻的場景。根據考古學者的研究,其中最古老的圖畫是完成於公元前35,000年前左右。孝維岩洞一度被人類群體棄置,之後又來了一個新人類群體居住其中,但大約在26,000多年前因一片滑坡而封死了洞口,直至1994年孝維岩洞以及彩繪重新展現於世人面前。

除了深刻描寫世界各地令人嘖嘖稱奇的遺跡,克萊恩也講述許多考古學的過去與現在,過往的考古重點及方式與現代大相徑庭。19世紀至20世紀前期,考古學家較著重於挖掘「具重大代表意義的遺物」,假使一發現,考古學家們便會沿著遺物或遺跡的周圍大肆開挖。當然,無法否認此做法,因為多虧考古學家讓眾多遺跡再次重見天日;但以現今的角度來看,如此大興土木無非是破壞遺跡。克萊恩解釋,現代考古注重的不單單僅是發現遺物,重要的是必須觀察遺物周遭的環境。透過觀察遺物附近的物品、碎片、骸骨,能夠幫助考古學家釐清遺物的脈絡,進而推測遺物的用途和歷史,甚至得以推敲先人過去的生活習慣,或是最終該族群消失的原因。

從本書不只能感受到克萊恩對自身工作的熱愛,以及熱切地想維護深埋於地底的美好事物。其投入正如於華盛頓大學個人辦公室牆面上的貼紙─「考古學家,地表上最酷的工作。我可是在拯救過去,你呢?」。

No Comments - Leave a comment

Leave a comment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Welcome , today is 星期六, 2020/12/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