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到煙薰染了鏡頭-十年的身體記憶,是我此刻的濾鏡

Categories: 活動報導
Tags: No Tags
Comments: No Comments
Published on: 2020/10/27

直到煙薰染了鏡頭-十年的身體記憶,是我此刻的濾鏡

時間:109年9月5日(星期六)14:00-16:00

地點:臺灣原住民族圖書資訊中心

圖/王俊凱;文/mercury

今(109)年9月5日原住民族委員會臺灣原住民族圖書資訊中心邀請臺東縣太麻里鄉拉勞蘭部落青年會成員王俊凱進行分享,其起初於媒體圈工作,作品多為人文紀錄片,近年創作模式則改向平面攝影。就讀國立臺東大學兒童文學研究所時,自此長年於部落勞動並積極參與部落事務,得到部落認可後,才獲准進入拉勞蘭部落青年會,得以參與部落各項祭儀;不同於大多數的人文攝影家,其以參與者兼紀錄者的身份於部落記錄,而近期作品從記錄他者的角度轉向探討他者與自身關係的面向。講者分享2011年至2020年將近10年於部落的所見所聞以及部落對其影響,從自我介紹、如何進入部落、參與部落的各項活動,最後回到自我反思,並與社會展開對話。

王俊凱雖非媒體相關科系畢業,但憑著一股熱情進入媒體產業工作,因緣際會成為非原住民的部落青年會成員,隨著年復一年積極參與部落活動,起初不被部落承認,而現今部落已成為他第二個家,這段心路歷程箇中滋味於本次演講可深刻感受。講者首先分享前往菲律賓呂宋島科地雷拉山區參與科地雷拉日(Cordillera Day)的見聞,該運動原先是為紀念當地1980年反水壩運動領袖之一 ── Macliing Dulag遭政府軍隊射殺的忌日,直至1984年科地雷拉人民聯盟(Cordillera Peoples Alliance,簡稱CPA)成立之後,轉型成為每年聲援該區域反抗大型開發計畫的科地雷拉日,為該國最大的政治性集會之一,每年4月底皆會吸引世界各地原住民前往共襄盛舉。對王俊凱而言,當時在杜特蒂(Rodrigo Duterte)強硬的執政風格下,身為攝影紀錄者,除了參與活動的風險提高不少,自行扛著行李並徒步走入山區會場亦是一次難忘的經驗(圖1-1~1-3)。更多的震撼是他目睹部落居民請女巫為女孩祛病的過程(圖1-4),此事件動員全村居民一起陪伴生病的女孩及她的家人,儀式自深夜開始進行直至清晨結束,太陽也已升起。經過聚精會神整個夜晚,村民應早已疲憊不堪卻絲毫不見倦容,他們如往常一般,與村裡會在樹上休憩的公雞及恣意活動的狗共進早餐,王俊凱展示當時的攝影紀錄說道:「我看到天堂的模樣。」(圖1-5)

圖1-1~1-5:菲律賓呂宋島科地雷拉山區
圖1-1~1-5:菲律賓呂宋島科地雷拉山區

鏡頭拉回到拉勞蘭部落,分享十年來參與小米收穫祭及大晉階的經歷。為期三天的收穫祭是部落一年一度的大慶典,如同漢人的過年,其有必定的流程與禮俗。第一天凌晨,部落青年會成員自青年會所整裝出發,依照儀式與規矩必須繞行部落至頭目家,最後步行至鄰近部落僅一小段馬路距離的海邊進行海祭、海訓和競技,而拉勞蘭部落是臺東縣太麻里鄉唯一有海祭的排灣族部落(圖2-1)。到了中午,便上山砍採6至7根又穩又直的刺竹,準備製作收穫祭需用的鞦韆,夏季悶熱、蚊蟲肆虐,並非一項輕鬆的工作。祭典會場鞦韆的搭建須由眾人合作完成,於傍晚完成之前,女性不得接近,同時家家戶戶也會於家屋前立家族名牌,表示共同參與祭典;近兩年家族名牌則改成統一立於頭目家前,鞦韆搭建完成後,青年會成員圍繞著鞦韆跳舞,慶祝祭典開始,賓主相盡歡至入夜(圖2-2)。

第二天早晨,部落族人盛裝出席集結於部落入口,並準備小米酒、檳榔、獵物、花環、芋頭、小米等前往頭目家獻貢,表示今年物產豐饒;接近傍晚時分青年會開始準備山訓(圖2-3),青年會各個年齡階層必須共同參與。拉勞蘭部落青年會分為三個年齡階層:幼稚園至小學為「小刀幫」,國中至20歲為「斧頭幫」,20歲後通過大晉階為「砍咱」。山訓結束後他們會將山上帶下來的竹子頂端綁著小米,並立於祭典會場作爬竿用,是當晚成年禮不可或缺的一環。晚會一路進行,族人圍舞至深夜結束,接著登場的是未在節目表的「大晉階」儀式。當晚準備接受大晉階的青年須接受一連串的挑戰,如須急飲一盆接著一盆的啤酒混著小米酒下肚,直至精神呈現恍惚狀態,再接受巨大芒草束鞭打身體,最後成功站立於搗小米的木臼(圖2-4),才得以晉階。儀式結束時,仍可以看見拉勞蘭部落青年伴隨著第三天的朝陽,此刻也再次誕生新的砍咱階層成員。

祭典第三天,青年會成員必須進行很重要的工作,將豬肉分送於部落每戶人家手中,於部落一邊跳舞、一邊唱歌挨家挨戶登門拜訪(圖2-5),最後再將豬的頭部獻給頭目,完成這項工作後已是晚上7點或8點。青年會再次回到會場,是屬於部落族人與祭典工作人員的最後一晚,族人會盪鞦韆直至深夜;而凌晨則是青年會斧頭幫幫主的交接儀式,儀式的進行直至清晨,並由新產生的斧頭幫幫主帶領,將會場的爬竿拿回至青年會會所,並取下爬竿上的小米束,最後連同爬竿的竹子放置於頭目家的頭目柱(圖2-6),小米收穫祭在此時才真正地畫上句點。聆聽至此,不免好奇部落青年會及祭典運作的細節內容,講者是用何種方式將其記錄?亦有不少群眾在旁觀看部落祭典,部落又是如何被群眾記憶?

圖2-1~2-6:拉勞蘭部落小米收穫祭及大晉階儀式
圖2-1~2-6:拉勞蘭部落小米收穫祭及大晉階儀式

作為一名影像紀錄者,初踏入部落領域時王俊凱內心興奮且充滿驚奇,鏡頭捕捉的畫面多為一幅又一幅完美構圖。十年來,專屬部落裊裊升起的白煙,它將祝福、期許一層又一層積累於部落族人身上;而作為部落成員一分子,總是希望能為部落貢獻一己之力,王俊凱則以影像紀錄之方式,為部落留下一段又一段生命起始的故事。2016年舉辦20年以來首次的頭目交接儀式(圖3-1)、每3年青年會會長的產出與交接(圖3-2)、部落族人及頭目家族婚禮(圖3-3)與喪禮(圖3-4)紀錄、女子會所從無到有興建完成的美麗讚嘆(圖3-5)與無情大火付之一炬的唏噓感嘆(圖3-6),這些點滴確實地被記錄、保存,充實了攝影主體與客體的生命,完整了未來的歷史軌跡。

圖3-1~3-6:拉勞蘭部落歷史紀錄
圖3-1~3-6:拉勞蘭部落歷史紀錄

近年來王俊凱嘗試以不同主題記錄部落祭典,例如拉長曝光時間,將自身參與儀式之過程跟著族人一同留下,有些為40幾分鐘的曝光,畫面上乍看近乎空無的影像紀錄,但實際卻有著許多人的身影(圖4-1& 4-2)。今年7月,其舉辦首場個人攝影展,試圖從觀看攝影者、被攝者間的第三者角度討論人的共性(圖4-3& 4-4)。十年,是一個中繼點,讓我們得以回首過去、攜手未來,期待下一個、下下一個、再下下下一個十年,即便今年比往年面對更多的生離死別,更讓我們深刻體會珍惜當下的重要性,相信把握當下,結果總不會擁有過多遺憾。

圖4-1~4-4:部落祭典及講者創作
圖4-1~4-4:部落祭典及講者創作
No Comments - Leave a comment

Leave a comment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Welcome , today is 星期六, 2020/12/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