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史館】臺九線音樂故事

Categories: 活動報導
Tags: No Tags
Comments: No Comments
Published on: 2020/09/28

content-2-2

主講 ∣ 陳俊斌(國立臺北藝術大學音樂學系副教授)

時間 ∣ 109年8月6日(四)

地點 ∣ 國史館

文/Djupelang

國史館於109年8月6日辦理「臺九線音樂故事」專題演講,邀請國立臺北藝術大學音樂學系副教授陳俊斌主講。2010年國家兩廳院「旗艦計畫」製作《很久沒有敬我了你》音樂劇,由簡文彬指揮,國家交響樂團演奏,陳建年、紀曉君、家家、吳昊恩及南王姐妹花等南王部落族人擔任主要演員及演唱者。過去臺灣原住民族歷經日本殖民政府「教化」與國民政府的「山地平地化」,經過民歌運動洗禮,今日於金曲獎嶄露頭角,走上國家音樂廳大聲吟唱出屬於自己的歌。

陳教授從《很久》的歌曲連結南王部落的音樂故事,將其分為四大年代:傳統年代、唱歌年代、現代民歌與原住民運動年代以及金曲年代。

關於卑南族

文獻所稱八社十部落,即為現今臺東縣卑南鄉寶桑、龍過脈、初鹿、阿里擺、泰安、利嘉、知本、建和、下賓朗和南王部落。原為八社,於清朝時期統稱為八社番,寶桑和龍過脈於日治時期從南王與初鹿部落分支。1930年代,日本對原住民進行大規模搬遷政策,並確立族群與部落名稱。傳說卑南族3,000年前從原居住地遭洪水沖至發祥地Ruvuahan(臺東縣太麻里鄉三和村與華源村之間,三和海濱公園南方約300公尺處),1960年於此處設立「臺灣山地人祖先發祥地」石碑。而臺灣山地人祖先發祥地並非僅有卑南族人祭拜,傳說有些後代進入阿美族與排灣族,此兩族亦會前往祭祀。

陳教授並於現場播放八社十部落相關影片,影片中為各部落的族人,吟唱《卑南族版圖頌》,其歌詞大意為「往東邊寶桑,往西邊走是龍過脈、初鹿、阿里擺、泰安、利嘉,往南邊走是知本、建和,往北邊走是下賓朗、南王,是人人稱誦的,我們美麗的卑南族群!」

南王部落

自發祥地至卑南山東方的平原竹林建立「巴依灣.東東安」,再度遷移至東邊的「邦蘭」建立「邦蘭.普悠瑪」。清朝統治臺灣時期,「邦蘭‧普悠瑪」居民向東南、南及西南三個方向遷移,形成3個聚落,統稱為「卑南‧普悠瑪」。1930年後,因瘟疫、漢人佔據及日本政府統治等因素,遷移至南王部落現址。「邦蘭.普悠瑪」時期與荷蘭人接觸,對當地產生重大影響。荷蘭人當時僅為尋找金礦,於東部並無大規模開發且人力不足;為維持管轄權,招集各社代表於部落開會,因人數不多,許多事物分配給族人負責,使族人習得開會、打戰技巧,同時亦協助荷蘭人收租。於荷蘭人離開至日本統治以前,族人於臺東平原稱霸近200餘年。

「邦蘭.普悠瑪」與「卑南.普悠瑪」時期,傳統部落於入口處有少年會所防禦駐守,外圍有竹林阻隔,形成自我防禦、自給自足的獨立政治樣貌;南王部落遷移至現址之後,為日本人有意設計的整齊街道,臺九線及南王派出所貫穿街道中央,部落成為國家統治下的單位。

大獵祭(mangayaw

卑南族歲時祭儀主要為3月「小米鋤草完工祭」、7月「小米收穫祭」、12月底至1月的「大獵祭」(又稱年祭)等,雖非各部落皆保留所有傳統祭儀,但大獵祭於各部落屬於較具備完整性之祭典。大獵祭主要功能為男子晉級以及除喪等,男子晉級須經歷從miaputan到bangsaran成為真正的卑南人;而除喪意涵從家族到部落,是為凝聚部落向心力。

《很久》劇中的大獵祭片段,族人至各家戶「報佳音」,向長輩宣告自已晉階為bangsaran成為真正的卑南人。陳教授特別指出一片段,男子參與部落的大獵祭,女子因此為男人戴上花環,其主要意涵代表「接納男子成為真正的卑南人」。大獵祭片段僅吟唱兩句歌詞,其歌詞運用為傳統卑南族的吟唱形式,稱之為「諧義頭韻」。諧義指意思相近,押韻處則為詞首。而大獵祭會以tremilratilraw(跳躍之舞)為喪家除喪,以及男子晉階、婚禮等用以祝福或讚賀。

從陸森寶《卑南王》看西方音樂教育影響

〈卑南王〉歌詞大意為頗受讚揚的祖公Pinadray,他教導如何農耕與插秧,按照拉直線的方法插秧,直到對面的田埂,此為卑南王慣用的妙法。此曲主要改編自佛斯特的《老黑爵》,原曲帶有美國黑人靈歌之韻味以及憂鬱情緒,19世紀時,美國的「黑臉劇團(白人將臉部塗抹成黑色)」會以此曲演出誇張劇情,由於帶有種族歧視意味,現今美國社會已禁止演唱。而陸森寶將詞曲填入卑南語歌詞後,以較快速度演唱,使其變為一首歡快的讚頌樂曲。《很久》劇中為卑南族人歌唱與國家交響樂團演奏結合,西方的指揮動作搭配malikasaw(傳統卑南舞蹈)。

關於「唱歌」

日本政府於19世紀下半葉,從西方引進的音樂系統,主要倡導者為伊澤修二(1851-1917),教育目的為「以能夠培養美感、涵養德行為首要」。隨著日本殖民統治,成為臺灣現代教育的一部分,奠定西方音樂於臺灣發展的基礎,也對當代原住民音樂產生重大影響,如陸森寶、高一生、陳實等。

 「唱歌年代」與陸森寶

陸森寶 BaLiwakes,日本名,森寶一郎(1910年─1988年)。1927年至1933年就讀臺南師範普通科及演習科,接受嚴格的「唱歌」課程師資訓練,先後任教於臺東新港公學校、寧埔公學校、小湊國民學校、加路蘭國小和臺東農校,以族語吟唱的詩歌創作近60首,大部份以部落及宗教為主題。

美麗的稻穗

陸森寶為823炮戰前線卑南族子弟所寫的歌曲,歌曲述說著部落的農作物豐收,希望能傳達給前線的親人,歌曲抒發了思念鄉親的心情,亦傳達慰勞前線青年的心意。其歌詞大意:「結實累累呀!我們今年的稻殼,我們就接近了,接近收割的日子,我要捎信,捎信給在金門的哥哥」。第2段與第3段歌詞則提到要寄送鳳梨給在金門的哥哥,以及用林木打造船艦至金門。

《很久》劇中演繹為民歌時期胡德夫版本(僅第一段歌詞),創作背景為造林與「山地平地化」政策時期,即為國民政府山地三大運動:山地人民生活改進運動、定耕農業及育苗及造林。部落原是為了配合國民政府政策,而政府提倡原住民的正常娛樂,康樂活動為村里生活評比項目之一。因此,成立南王民生康樂隊之後至各地巡迴演出和勞軍,並錄製戰後第一張黑膠唱片──《台灣山地同胞跳舞歌集》,將陸森寶的音樂傳遞至各地。

三重意涵

《美麗的稻穗》除了表現卑南歌謠與西方音樂之結合,亦透過傳唱成為家人與族人的感情鏈結,同時成為金曲年代(陳建年於國家音樂廳唱出外祖父陸森寶的歌)、現代民歌年代(胡德夫的傳唱)與唱歌年代(陸森寶創作)之接合等三重意涵。

 

No Comments - Leave a comment

Leave a comment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Welcome , today is 星期日, 2020/10/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