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書】知識的不正義:偏見和缺乏理解,如何造成不公平?

Categories: 館藏導覽
Tags: No Tags
Comments: No Comments
Published on: 2020/09/28

content-3-2《知識的不正義:偏見和缺乏理解,如何造成不公平?》

Miranda Fricker 著,黃珮玲 譯;新北市 : 八旗文化,2019

文/周宛萱

「不正義的另一種面貌:貶低一個人的人性,並且剝奪一個人的力量的最好方法,就是剝奪他的發言權。」——Miranda Fricker(2019)

正義是哲學中最古老、最核心的主題,人們總以為只要了解「正義」是什麼,便能直接理解其反面意思,也就是說「不正義」的意涵。然而,本書作者Fricker藉由反向描述,將焦點從「正義」轉向「不正義」,並透過實際案子大量舉例,使讀者深刻反思「正義為何?」。本書同時從倫理學(Moral Philosophy)與知識論(Epistemology)的哲學傳統出發,研究兩種形式的知識不正義,分別是「證言不正義」與「詮釋不正義」,用此說明生活中時常發生,卻未被認真看待或是不知道如何解釋的「認知不公」現象。

所謂「證言不正義」是指人們常因一個人的「社會身分」,而貶低他話語的可信度,不尊重發言者的話語導致不正義的結果產生。而人們之所以會產生如此現象,是因「偏見失衡(prejudicial dysfunction)的緣故;換言之,人們會因發言者的身分地位高低(例如:種族、宗教、性別,又或者是口音所暗示的區域背景、階級、教育程度等),進而影響其觀感,導致發言者獲得比「實際」更高的可信度-可信度過高(credibility excess),或者更低的可信度-可信度貶損(credibility deficit)。舉例來說,兒童指控性騷擾的情形時常遭大人漠視、警察因犯人的膚色而決定是否採信其證詞、黑人被指控強暴白人女孩的成罪率往往偏高、女性於職場表達工作意見時,常需要男性同事表示相同意見才會被接納等等。在無法伸冤情況下,發言者往往會繼續被騷擾或欺壓,進而懷疑「自我價值」,認為自己低人一等,不值得被人所相信。

「詮釋不正義」是指有些人在遭受冒犯或經歷痛苦,但因為集體詮釋資源的差距導致認知上劣勢。例如族群或社會,對相關經驗的語言甚至概念皆尚未形成,因而受苦但無法找到詞彙詮釋;或是言語傳達不清楚,無法理解對方所表達的意思甚至有時自己也未能理解。舉例來說:一名部落女性遭受性騷擾後,因所處的社會尚未有此種概念,導致她無法正確理解自身經驗,更不用說對他人清楚描述,又或是過去(甚至延續至今)對於性騷擾時常會被認為只是調情或開玩笑、婚姻關係中的夫妻其中一方對他方的強暴行為並非強暴等。

本書的核心思想在於,不平等權力的結構導致現代人慣以運用「認知偏見(bias)」思考或套用事實,導致不正義的結果。閱讀本書時,或許可以和美國民權領袖Martin Luther King,Jr曾說「這世上沒有什麼比真誠的無知和愚昧更危險」一言作連結,僵化的偏見實為無知的展現。知識不正義是社會結構性的問題,無法當成只是「受害人的個人問題」,而是「社會總體造成的問題」。換言之,需要整體社會更加互相理解,甚至是集體的政治變革。作者Fricker更進一步引導讀者應秉持反思的判斷力,培養詮釋正義的德行,方得消弭所有的不正義。本書清楚的定義與命名兩種知識造成的不正義,為現代社會帶來具開創性之啟蒙,並對於破除社會偏見(stereotype)本身,深具意義。

No Comments - Leave a comment

Leave a comment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Welcome , today is 星期日, 2020/10/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