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錄片】Lmuhuw 言的記憶

Categories: 館藏導覽
Tags: No Tags
Comments: No Comments
Published on: 2020/08/26

content-3-3 《Lmuhuw 言的記憶》

鄭光博 導演;臺北市 : 原住民族文化事業基金會,2017

文/周宛萱

日治時期,日本當權政府對臺灣人民進行「皇民化運動」,要求人民只能使用「日語」;1945年,日本於第二次世界大戰戰敗,退出臺灣,並由國民政府接收臺灣。國民政府則推行「山地平地化」政策,要求人民僅能使用「國語」,禁說日語,違者從嚴處罰。泰雅族為臺灣原住民族第三大族群,族語為Atayal,其意為「人」。現今人口約92,470人(資料統計至109年7月31日),然而隨著政權更迭以及文化統治的過程,使得「沒有文字」的臺灣原住民族文化及語言逐漸消失。「我是誰?」為原住民長年來心中的疑問,雖1980年代掀起「原住民族正名運動」,對於拿回原住民族主體權更邁進一步;然而,政府對於原住民族文化傳承及語言保存和復振,則是近幾年較積極規劃並執行。

《Lmuhuw言的記憶》描述一群泰雅族文史調查工作小組,以族群歷史與文化之紀錄保存工作為己任,進行長達10年的調查與紀錄,於田野期間走訪無數部落,拜訪耆老,挖掘耆老們記憶中的口傳歷史。所謂口傳歷史,是因為過去泰雅族社會沒有文字,皆透過口述、吟唱、對話等各種方式,將祖先遷移的路線、訓誡、地名、歷史、生活規範、生態知識等資訊傳承予子孫,即稱之為Lmuhuw,亦被比喻為泰雅族的羅馬史詩。

文史工作小組訪問不同部落的耆老們,橫跨10年間藉由一點一滴記錄泰雅族生活過的路徑與地名,推知其遷移路線,整理出泰雅族領地範圍;並透過師徒制的傳習計畫(藝師與藝生),利用影像記錄耆老阿棟.優帕司、Watan Tanga與他的兩位兒子,以「族語」傳承祖先一路走來交代子孫之過程,有系統性地逐步建立泰雅族自身觀點的泰雅民族史。而紀錄片亦呈現出現實的殘酷困境,口述歷史與文化傳習非一朝一夕得以完成,在族語式微狀態下,還必須了解歌謠、編織、狩獵等傳統生活層面;此外,文史工作小組須長途跋涉數時,得以進入到深山的部落,面臨耆老的快速凋零,以及年輕世代人口外流等困境,顯現原住民族文化傳承及語言保存之艱難。

除了語言復振和文化傳承之困境,泰雅族遷移路徑之採集,反映近年來「原住民族傳統領域劃設與界定」之爭議。「白紙黑字」拿出書面資料,為現代社會對於土地所有權界定最為接受的方式,然而此種看似眼見為憑的方式,對於過去數百年僅使用口述的族人是否過於嚴苛?原住民族文化維護與現代社會應如何融合共處?需要社會持續以寬容並蓄的心,進行深化的民主溝通。

本紀錄片呈現泰雅古訓中語彙的豐富性與藝術性,Lmuhuw低聲悠長的吟唱,彷彿將泰雅族文化正面臨的困境暫時拋諸腦後,單純沉浸在蘊含祖先智慧、族人情感的悠揚旋律中,用心聆聽Atayal的故事。

No Comments - Leave a comment

Leave a comment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Welcome , today is 星期日, 2020/10/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