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史館】撰寫部落歷史的挑戰與意義:以書寫排灣族部落歷史的經驗為例

Categories: 活動報導
Tags: No Tags
Comments: No Comments
Published on: 2020/08/25

content-2-2

 

主講 ∣ 童春發(國立東華大學民族語言與傳播學系榮譽教授)

時間 ∣ 109年7月30日(四)14:30-16:30

地點 ∣ 國史館

文/JT

國史館於109年7月30日舉辦「撰寫部落歷史的挑戰與意義:以書寫排灣族部落歷史的經驗為例」專題演講,邀請國立東華大學民族語言與傳播學系榮譽教授童春發講述原住民學者在撰寫自己的部落歷史過程中,產生與非原住民學者相左的論點,原住民學者如何以自己的語言及「在地優勢」,建構真正屬於族群的部落歷史。

建構部落歷史為一件需投入大量田野研究之浩大工程,出身部落的原住民學者因諳熟族群的語言及生活,利於深入部落並進行探訪,蒐集耆老們的記憶與智慧,將珍貴的口述資料建構出部落的歷史發展脈絡,並提升自我的部落意識與文化認同。然而,原住民學者以自身對於族群的情感作為出發點,進行部落歷史研究,卻遭遇歷史專家學者及部落文史工作者提出不同的論點,進而在其口述資料與片段文獻資料的相對性問題及主觀與客觀立場的拿捏,表示質疑。而童教授為排灣族人,在研究自己的部落歷史時,也遭遇同樣的狀況。

「部落」,排灣族語為qinaljan,意指設有防護的共聚地或集結地、有資源經營管理的知識體系、涉及世界與價值觀所建構的整體意識、多元生物互為成員的表現空間。「歷史」,排灣族語為sincalivatan,表示人/taqaljaqaljan(部落居民)所經歷的時間、空間與生命互動的過程及故事,而部落遺址稱為kinalivuan, vunaikan a qinaljan,代表了族群移動的印記,有族群記憶之意識。

部落是我們的歷史書、故事文本、永遠的文化布景。部落不需要被證明,而是要被閱讀。

對於原住民而言,歷史即生活,生命走過的路即為歷史。原住民學者著重用自己的生命及語言建構部落歷史,親身挖掘部落深層的記憶,撰寫可以找到自己是誰的歷史。然而,非原住民學者卻強調應有文獻或文字呈現,以應證部落存在過的史實。童教授所撰寫的排灣族部落歷史即曾受到非原住民學者提出下列論點:

一、缺乏歷史主體性的概念。

二、排灣族作者缺少與人類學者的理論觀點進行對話。

三、土著學者(native scholars)與非土著學者(non-native scholars)在知識

生產場域的權力關係。

童春發教授表示,非原住民學者不熟悉族語,且未在部落生活過,無法詢問史料中歷史活動的主人,亦為目前建構部落歷史的困難點之一,無法判斷非原住民學者撰寫的內容是否正確。學術文獻所談論的部落歷史,無法讓族人真正了解自身的根源,認識自己;而非原住民學者提及歷史能動性(historical agency)一詞,意為誰是在歷史中有意識、有目的的行動者,而非盲目的追隨者或無助的受害者。但部落並無此種用語,族人講述的是「呼吸」,會呼吸的族群做過哪些事情。而族人不具有歷史能動性是否即不適合研究屬於自己的部落歷史?

童教授以正在進行的「排灣族kuljaljau(古樓)歷史研究計畫」為例,分享書寫部落歷史的經驗。此計畫欲透過kuljaljau部落歷史的探討,達成下列目的:

一、突顯建構部落歷史議題之重要性。

二、建構有關中排灣族的歷史與文化資訊。

三、建構串聯排灣族Vuculj支群的歷史脈絡與文化網路。

四、建構kuljaljau部落主體的歷史、社會制度與文化內容,展現kuljaljau部落在排

灣族歷史與文化大環境的槓桿角色。

五、觀察比較傳統kuljaljau部落特色與新kuljaljau部落之間的關係。

童教授表示,雖然已有很長一段時間持續進行排灣族歷史研究,蒐集許多文獻資料,如日治時期的民族誌調查紀錄、方言發展,近來也有不少研究涉及kuljaljau部落五年祭、巫文化、祭儀、祭文與祭歌。此外,還有登山客以觀光角度撰寫的網路報導,但皆尚未有kuljaljau部落主體歷史研究、考古的直接研究、來義鄉鄉志,以及完整的祖靈屋與命名制度研究。童教授僅能藉由相關的文獻資料,深入部落,進行極為耗時的田野工作,為的就是取得實證,用以撰寫族人(包含童教授自身)能夠認可的部落歷史。

排灣族學者們除了建構排灣族的歷史主體性,也企圖掌握對自身文化解釋的主導權,而傾向於根據自己對排灣族文化的了解,以及可蒐集到的民族誌材料,建構屬於自己的一套解釋觀點或模型。此種傾向亦導致其更重視族人的生活經驗和耆老的口述報導,因而寧可自身重新進行田野訪談,獲得第一手的資料,以尋找更真實的(authentic)排灣族文化面貌。

結語

童教授以自製的鼻笛於開場演奏排灣族傳統樂曲,演講結束則演奏經典的臺語歌曲「望春風」,強調「多元族群,大地共榮」,不同的族群生活於同一塊土地上,可以擁有多方面的交流。部落歷史的建構亦相同,原住民學者與非原住民學者應有更多的對話機會,了解彼此的研究概念,進而一同回復部落的歷史記憶。

No Comments - Leave a comment

Leave a comment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Welcome , today is 星期日, 2020/10/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