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環境教育講座(一)手作步道~人與土地的對話

Categories: 活動報導
Tags: No Tags
Comments: No Comments
Published on: 2020/08/24

content-2-2主講徐銘謙(台灣千里步道協會副執行長、臺灣大學國發所兼任助理教授)

時間7月28日(二)12:00-13:30

地點國立臺灣大學第二行政大樓第四會議室(5樓)

文/布朗

 

步道是人親近山的途徑,無論是否喜歡爬山,多數人都有行走步道的經驗,您是否曾經想過腳下的步道有著什麼樣的故事?國立臺灣大學環境保護暨職業安全衛生中心辦理2020環境教育講座,第一場次邀請台灣千里步道協會(以下稱千里步道協會)徐銘謙副執行長分享自身的「步道經驗」。徐老師長期關心臺灣步道與山岳環境,2006年獲客家委員會築夢計畫赴美國阿帕拉契山徑學習手作步道,返國後推動手作步道與步道志工的工作,倡議人人動手改變世界的理念;而後又陸續走訪德國、英國、瑞士、法國、日本、紐西蘭、中國、冰島等國參與步道觀摩與修築工作。本次講座徐老師除了介紹千里步道協會的致力項目,也分享個人的臺灣步道經驗及其在國外看到的手作步道。

台灣千里步道協會https://www.tmitrail.org.tw/

「手作步道」指以手工的方式維護步道,以手能夠做的角度來思索步道設計、施作、維護與自然環境的深度結合,是千里步道協會致力項目之一。千里步道運動始於2006年4月23日,目的是串連舊有的小路、農路、鐵道、田埂等,連貫全臺成為一條可以體驗地方風景與人文的環島步道路網,已於2010年完成(各縣市的路網資訊)。路網完成後,接續步道守護以及路網活化的工作,「以人為本的交通」路網模式,能保留周邊環境生態同時活化地方產業經濟,同時使用者能透過步道體驗鄉鎮社區特有的環境生態與人文歷史。千里步道協會於2015年起至今持續推動國家級綠道,共有淡蘭百年山徑、樟之細路、山海圳綠道、糖鐵綠道、水圳綠道、南島綠道、脊梁山脈保育綠道共7個主題軸線。

觀察臺灣步道

徐老師說:我關心手作步道,其實是因為自己開始爬山。就讀臺大研究所碩士班時期,經常前往臺北郊山爬山的徐老師,發現自己總在走了半天的步道後,膝蓋隱隱作痛,而此時的臺灣步道正轉型以水泥、花崗岩為施作建材。同時期開始攀登百岳的他,走完一趟需耗時多天的登山行程(如南湖大山)後,膝蓋卻不會感到疼痛。因此開始思考:膝蓋的疼痛究竟是個人問題亦或結構性問題?登山過程中,也經常聽到山友討論「水泥、花崗岩步道既不好走又破壞生態」,但卻是最常見的步道類型,這些疑問讓徐老師開始想要找尋答案。

臺灣的工程步道有種特性,經常是從停車場到三角點的最近路徑,因此地形陡峭需要製作階梯,但步道皆如此陡峭嗎?若觀察臺灣在發包工程以前就存在的步道,如金山至陽明山的魚路古道就並非如此。早期步道的形成是因有其需求與目的,魚路古道是當地漁民為了販賣漁獲、交換物資而形成的道路,並無國家角色的介入;是因為社會需求而產生,由當地居民進行建築工程並自行維護。而停車場至三角點此種的步道為何時出現?在汽車出現後,當登山變成戶外活動而非需求,人們便希望能盡快抵達三角點。陡峭的步道經常會出現水流的沖刷問題,公部門為了一勞永逸地解決這個問題,因此選用最堅固的水泥、花崗岩為建材;但水泥、花崗岩步道介入自然既不可回復,又損害環境,此作法是否真正一勞永逸?值得省思。

國外經驗之借鏡

踏查國內各式各樣的步道後,徐老師開始好奇國外的步道。2006年赴美國阿帕拉契山徑學習手作步道,阿帕拉契山徑全長3,650公里,跨越美東14個州,共有6座基地營,完全由志工打造、維護。其始於1921年Benton MacKaye倡議串連美國東部山徑,並於1937年全線貫通。1968年美國國家步道系統法通過,阿帕拉契山徑成為第一個指定的國家步道,依法具有線型國家公園的保護層級,由林務署(USFS)、國家公園署(NPS)與各州政府提撥步道維護基金,確保阿帕拉契山徑的自然、景觀、歷史、文化資源永續。1982年在林務署的支持下,於維吉尼亞州的康拉洛克(Konnarock)設立第一個步道工作隊(Trail Crew)基地營,每年暑假由支薪的專業領隊帶領步道志工完成一項又一項的計畫[1]

阿帕拉契山徑步道工作隊除了領隊、副領隊之外,全屬不具工程背景的志願者,於領隊專業引導之下完成步道修護,因此志工篩選具有非常嚴謹的制度與過程。徐老師說:我到國外才知道,沒有鋪鋪面才叫步道!經過許多山的阿帕拉契山徑盡量選擇較緩的路徑可避免一半以上的水問題,而看起來自然的土路,則是依靠志工每年5月至10月進行修整,以就地取材的方式,常態性維護、保持步道完整。如此年復一年以自然素材手工維護的做法,與臺灣使用非自然素材以追求不會壞的步道,思維相當不同。講座中徐老師也透過影片分享當時領隊所示範幾種修復步道的工法。

爾後徐老師也走訪不同國家,了解各種不同的步道。在紐西蘭,每個步道管理站都有雇用一群專業工人修路。紐西蘭部分地區年降雨量9,000毫米,災害頻常,橋卻建造得十分簡便,這樣的橋如何抵抗龐大水量?但當地的作法是,當氣象預報出現豪大雨特報,工人們會將橋鬆開,由直升機垂吊至更高的位置放橋;等到大水過後,再確認是否於原地搭橋基,或者另覓新地點搭橋基,再由直升機將橋放置完成,此種作法反而能快速恢復。於秘魯Cusco原住民地區的Apurimac河上,有一座用草繩編織成的橋已存在至少600年,每年夏天,峽谷兩邊社區的居民會花費三天的時間卸下舊橋並編織新橋樑。擁有「世界雨極」之稱的印度乞拉朋齊,當地居民必須思考公共建築如何與水共存,其中最難克服的即為橋樑。其祖先創造「橡皮樹橋」,先在需要用橋的地方種植印度橡膠樹,30年後牽引樹鬚根朝橋的方向生長,並在接下來每年去纏繞樹根。完成一座「橡膠橋」需要花費非常長的時間,因此造橋是為了下一代,所走的橋也是祖先為他們所做,每一座都是天然、堅固的橡膠橋。

面對大自然變化越來越極端,人類製造的設施究竟是需要越堅固?或者越彈性?國外經驗亦提供許多臺灣手作步道思考方向,自2007年起許多公部門、縣市政府陸續接受手作步道的概念,以工作假期的方式招募志工,並結合傳統工法、社區生態旅遊進行手作步道。近年起,千里步道協會推動榮譽步道師,目的是保護在地傳統工法技術與具智慧的匠師,匠師包含排灣族、布農族、魯凱族、閩南與客家族群。而千里步道協會仍持續致力於臺灣手作步道,有興趣的讀者,歡迎前往官網參閱相關論壇、工作假期等活動資訊。

 

有關手作步道,您還可以參考:

《千里步道,環島慢行:一生一定要走一段的土地之旅》

《我在阿帕拉契山徑:一趟向山思考的旅程》

《手作步道:築徑人帶你走向百年古道、原民獵徑、郊山綠道,體驗人與自然的雙向療癒》

 

 

[1] 阿帕拉契山徑之說明參閱自:徐銘謙,2007,〈從阿帕拉契到霞喀羅—一個步道志工的觀察〉,《台灣林業》第三十三卷第一期,2月植樹節專刊。

 

No Comments - Leave a comment

Leave a comment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Welcome , today is 星期日, 2020/10/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