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誰殺了小說家

Categories: 館藏導覽
Tags: No Tags
Comments: No Comments
Published on: 2020/05/28

content-3-4 《誰殺了小說家》

Hiner Saleem 導演;台北市 : 得利影視股份有限公司,2019

 

文/魏欣柔

節奏緊湊、情節懸疑卻絲毫不帶驚悚的命案調查,此部電影讓觀影者在過程中深鎖眉頭,跟著督察費爾甘一起思考溫斯利夫人如何死於非命?導演辛納薩林姆(Hiner Saleem)選擇容易引起觀眾注意力之題材─命案,藉此帶出土耳其人、庫德族人以及美國人之間彼此錯綜複雜的情緒。

從督察踏上小島的第一幕即可看出督察與小島的不同,相較於督察在案件調查的實事求是,當地護理師協助採取遠親近鄰的DNA檢體時,卻向督察反應其實非常不情願繼續協助此項調查;如同小島的其他居民,顧慮彼此的親戚關係,或是某種程度的團結,但亦可解釋誰都不願意蹚渾水。督察傾盡全力偵辦案件的決心,不僅未讓居民動容,甚至最後因故而離開小島。而從小島居民描述溫斯利夫人的字句中,更顯現出族群情感隨之帶來的負面影響;縱使溫斯利夫人於小島居住已一段時日,與居民亦有所往來,但他們仍將溫斯利夫人當作外人,並冠上難以親近的形容詞。上述情節描繪出人與人之間無形的隔閡,當人們團結一心的同時,反倒畫地自限而錯過不同視野的朋友,難以認識多元世界的面貌。

不單族群議題,性別議題的刻畫於影片亦清楚呈現。案件偵查時,小島上彷彿只有男人的存在,皆由男人出面討論案情,即使最後因故必須進一步調查小島的女性。女人群起表達不滿,男人也嚷嚷著為何調查「我們的」女人,於風土民情較為保守的小島上,女人似乎僅是附屬品般的存在。而影片中的重要角色—被謀殺的溫斯利夫人不僅是外國人,亦是女人,鮮明的對比可以看出故事的精心安排,角色的定位、刻畫以及角色之間的互動,顯示此部電影的價值。

影片另一位主角—DNA。調查過程中,督察相當倚賴DNA檢驗,以此做為定罪的證據之一;姑且不論DNA是否足以作為重要的控訴證據,督察對於DNA檢驗的運用值得令人省思。由於小島居民多數為親戚關係,檢驗結果多數呈現「相當接近」,而督察始終不接受「近似」的檢驗結果,直至最後一刻仍堅持「寧可錯放,不願錯殺」的原則。「近似」的檢驗結果,絕不會受破案的迫切程度影響而轉變成「相符」。其狀況與近代社會探討冤罪的氛圍相當切合,當人民的期待與上級給予的壓力接踵而至,身為第一線的辦案人員應當如何守住最後一道防線,確實保護人民,可謂為現代社會重要議題之一。

土耳其語影片於臺灣是為數較少的外語片,但透過影片看見世界視野以及不同的風俗民情,不會因語言而受限。這段僅90分鐘的故事裡,存在著族群、性別以及社會正義的議題,故事落幕,製作團隊的名字一一跑過眼前時,內心的強烈衝擊仍餘波盪漾。

No Comments - Leave a comment

Leave a comment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Welcome , today is 星期四, 2020/07/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