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住民族文獻》第八輯新書發表會

Categories: 活動報導
Tags: No Tags
Comments: No Comments
Published on: 2020/03/27

content-2-1

時間│109年1月17日

地點│左轉有書X慕哲咖啡

文/圖:原住民族文獻季刊、Djupelang

109年1月17日《原住民族文獻》第八輯新書發表會於左轉有書X慕哲咖啡辦理,由原住民族文獻季刊及執行團隊台灣原夢瑪巴琉協會共同主辦。開場邀請國立東華大學學生組成的樂團──洗衣板樂團自信地唱出自己的母語,傳達最真摯的溫度和話語,為新書發表會揭開序幕。

content-2-1-1
開場表演─洗衣板樂團

執行團隊台灣原夢瑪巴琉協會理事長Kui‧Ramulane清楚且詳細地介紹《原住民族文獻》第八輯期刊,讓與會者初步理解刊物內容的概要與方向。其均衡的取材與報導,廣邀許多學者專家、部落耆老、文史工作者、藝術工作者等提供題材,團隊分工合作透過撰稿、編修、諮詢與確認等作業,提升刊物深度與視野,並達到臺灣原住民族知識體系的智慧與能見度。該團隊計畫主持人謝若蘭教授提及,學術顧問團隊人員名單須由原住民族委員會(以下稱原民會)進行遴選,其名單必須顧及族群平衡性、學術專業背景以及性別比例原則等全面性地考量。

執行團隊台灣原夢瑪巴琉協會理事長Kui‧Ramulane介紹期刊內容摘要
執行團隊台灣原夢瑪巴琉協會理事長Kui‧Ramulane介紹期刊內容摘要

《原住民族文獻》第八輯電子期刊收錄內容為第38至41期,每期內容除「專題」外,另規劃「文獻憑介」、「文物掌故」、「新書視窗」、「時事快遞」、「老照片講古」等6項類別。其刊載原住民族各種文獻史料、口述歷史、田野調查、老照片、地圖、手稿、生活器物以及相關的研究初步探討等,每年12月彙整其內容,並集結出版紙本書籍。

此場新書發表會首先由國立東華大學臺灣文化學系暨研究所康培德教授進行分享。康教授提及,任何一個民族、族群最早期記載自己的文獻本就不普遍,而「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為何將歷史和語言放於同位研究,其因依據考古。此傳統源自於日耳曼民族,最早歷史僅通過考古和語言學(比較語言學)之方法以考證,德國於一般大眾認知為歐洲聯盟之中心,且發動兩次世界大戰;但回過頭看,日耳曼民族為萊茵河以東之蠻族,無飲食文化等,所有故事皆為羅馬人創造,羅馬人如何塑造日耳曼人,其就如何相信。爾後,日耳曼人認為此應當不屬於自己族群歷史,因而發展出特別的研究方法,開始進行民俗調查,如神話、考古、物質文化與日常生活等。日耳曼人與我們想像的並不相同,飲食文化簡單,「共食」文化概念即由日耳曼民族而來。臺灣人類學者陳其南先生則曾使用日耳曼人早期部落聯盟概念,解釋屏東縣泰武鄉的臺灣原住民族社會。

文化歷史解釋、材料收集,最重要的第一步即為文獻整理。若未進行文獻整理,許多民族歷史將不存在,而《原住民族文獻》希望得以達成長期累積史料與素材之目的。此期刊每一期整理諸多資料,提供研究學者、對原住民族議題有興趣者,或族群教育以及未來編輯教材等皆可作為重要參考資料。康教授表示,族人拿取學位的過程中,所思考的歷史認知會因指導教授的指正,將不適合之處而刪減內容,但此行為不知不覺已被主流學術界的規範限制歷史應當如何撰寫。整理原住民族文獻時,並非一定須針對學術規範學習歷史,應當針對族群的下一代,抑或撰寫予自己閱讀。

舉例說明,原民會委託研究報告原住民族重大歷史事件系列,太魯閣事件最早被提出。其史料角度主要以日本人所記載之文獻為參考資料,以及戰後的學術研究者撰寫內容,兩者綜合整理之後,其成果即以此呈現。2014年太魯閣事件100周年,2015花蓮縣秀林鄉公所與國立政治大學原住民族研究中心共同辦理相關之學術研討會,辦理過程中,族人開始著手從族群角度撰寫歷史、歷史解釋以及研究方法,而歷史解釋並非著重對與錯,是以族人史觀詮釋;此論述若未記錄、保存,即將被遺忘。黃長興教官因有軍事背景,對於太魯閣事件之角度主要藉由地圖進行推演,族人如何抵抗布防,並將其繪製,但非學術發表之用途。因此,《原住民族文獻》成為重要之平台,其記載與解釋族人史觀,不拘泥於學術研究之角度,得以讓原意完整地呈現。

content-2-1-3
國立東華大學臺灣文化學系暨研究所康培德教授進行分享

第二位由國立臺灣大學社會工作學系助理教授Ciwang Teyra進行分享。Ciwang老師表示,擔任本期刊顧問群對自己而言是學習的過程。耆老與長輩口述自我族群文化歷史的方式相當豐富且具自我風格,卻鮮少機會得以對外發表。主要因學術研究或期刊發表的主流格式與規範,依學術界角度看待部落族人或耆老的口述歷史資料時,則被認定不適合發表於學術研究;因此,僅能自尋途徑與管道進行發表。年青人若將文章透過網路發表,文章卻未集結成冊,相當可惜!未來若須引用至學術研究,極可能因取用於網路而不被採納。學術角度該如何呈現族群的主體性,兩者經常相互拉扯,此期刊因此成為重要之角色。

上述學術研討會Ciwang老師也有參與,Ciwang老師表示,耆老們的口述歷史內容相當精采,但書寫成章則需要協助,當其發表遭受學術規範限制時,族人多半會退縮。族人透過自身角度描述及詮釋歷史事件,族人雖戰敗,但仍勇敢地全力抵抗,傳遞下一代正向的訊息。太魯閣族曾於南投居住,當時族人針對遷徙方向進行討論,因當族人人數增加,獵場資源亦將受到限制,因而必須遷移得以生存。遷徙路途中,祖先經過奇萊山,當時東邊陽光升起,祖先認為應是富饒之地,即刻繼續往花蓮方向前行。Ciwang老師說明,族人認為花蓮為「前山」,從不認為其為「後山」;而奇萊山又被稱為「黑色奇萊」,因其山勢險峻且天氣變化莫測,自南投翻越至花蓮相當不易,然而祖先為了下一代,冒著生命危險,不畏地形限制仍持續往前。這段口述歷史對Ciwang老師而言,是相當重要的記憶。

而當不被學術認同的族群主體性論述被記載,下一代亟欲認識自我族群歷史或文化尋根時,此文獻期刊則開啟關鍵的作用,不單針對學術研究發表,亦將培養青年的族群認同。《原住民族文獻》是相當關鍵的資料庫彙整,在強調「族群主流化」概念的同時,鼓勵國、高中與大學普遍閱讀此刊物,並鼓勵學校教師運用該資源,期許原民會與教育部未來有更進一步的規劃與合作機會。文字書寫雖淺顯易懂,但如何將原住民族知識與觀點轉譯成何種方式讓社會大眾更了解和接受;面對現今社會已是強調媒體、網路與視覺的世代,建議拍攝3至5分鐘短片,透過活潑、簡單及青地介紹每一期刊物之呈現內容。此方式或許更能觸及不同領域之族群,不再只是原住民本身或關心原住民族議題者,Ciwang老師期許大家集思廣益,得以讓「族群主流化」隨著世代變動,有更多不同的做法與應變。

content-2-1-4
國立臺灣大學社會工作學系助理教授Ciwang Teyra進行分享

徐如林老師分享:

佐久間左馬太總督1914年6月26日自斷崖墜落負傷,當時日本人每天記錄其身體狀況,但日本人並未此而撤回,仍繼續進攻討伐。最終,8月13日決定返回臺北,返回臺北路途亦有記者一路跟隨拍照;9月19日返至日本向帝國會議報告「五年理番計畫」之成果;其於1915年5月退職,8月5日因心肌梗塞逝世。上述事件皆有詳細記錄與照片,而依據族人口述,佐久間總督是遭族人開槍致死,此說法之論證顯示有所出入。

徐老師表示,撰寫《合歡越嶺道:太魯閣戰爭與天險之路》一書時曾訪問諸位部落耆老,當時田野調查時期較早,幾乎可訪談到當事人,何其幸運!有些日本人會提供私人日記或書信,但其內容與官方文獻資料卻完全相反。現階段徐老師耆老們的口述歷史記錄以及相關文獻資料統整,以報導文學的形式撰寫並出版書籍。最重要的是,文獻必須反覆查證,並以最正確的資訊、最接近歷史真相的文字書寫。

與會者提問

Q:請問臺灣原住民族群生活圈很相近,為什麼語言仍有歧異性?

康培德教授回應:

《原教界》針對臺灣原住民族語言有許多相關研究文章,此刊物亦有電子版本,建議可參考;而主要是南島語言橫跨過程中,所保留詞彙的變動程度不同。

與會者回饋:

《原住民族文獻》希望記錄這世代的原住民族記憶,包括其對於歷史的想像。而原住民是如何用族語描述其記憶、關鍵的概念與詞彙進行語料的整理,如「和解」一詞。本身研究地理學,因此希望臺灣的地名、人名族語先行,才有其價值與意義,而此刊物做了很好的示範。

No Comments - Leave a comment

Leave a comment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Welcome , today is 星期日, 2020/08/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