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甲溪上游泰雅族抗日戰役

Categories: 活動報導
Tags: No Tags
Comments: No Comments
Published on: 2019/11/25

大甲溪上游泰雅族抗日戰役

content-2-1

講者:尤巴斯‧瓦旦 Yupas Watan

地點:臺灣原住民族圖書資訊中心

日期:2019年10月29日14:00

圖、文/布朗

泰雅族文史工作者尤巴斯‧瓦旦Yupas Watan從2000年起研究泰雅族gaga,田野的過程中經常聽到部落長者提及司拉茂與日軍作戰的種種,引發尤巴斯老師對這段歷史的好奇,至今已進行田野踏查、文獻蒐集工作十餘年。臺灣原住民族圖書資訊中心於2019年10月29日下午辦理專題演講,邀請尤巴斯老師以「大甲溪上游泰雅族抗日戰役」為題,與讀者分享其埋首研究多年的司拉茂抗日戰役,一揭泰雅祖先的驍勇面貌。

攤開臺灣地圖,從北港溪拉一條直線畫到南澳溪,以北即為泰雅族的分布範圍。自日本踏入臺灣,日本人與泰雅族間的重大戰役(動用日軍1,500名以上)至少有15場,其中有些戰役的族群現今已不存在,如大豹溪戰役的大豹群(bng’ci)。雙方會發生衝突,歸因於日本佔領臺灣後,為開發臺灣中部地區的樟腦以擴充經濟財源,推進隘勇線並進入原住民族領域而壓縮其生存空間。臺灣中部地區屬於樟腦生長帶,從低海拔的香樟到高海拔的牛樟皆極富經濟價值,因此成為日本政府亟欲收服的地區。尤巴斯老師將佐久間左馬太總督「五年理番」隘勇線前進隊的攻打路線整理如下:

  • 從大湖溪攻打大湖群,汶水溪攻打汶水群。
  • 從卓蘭進入大安溪,攻打北勢群。
  • 由東勢進入大甲溪,攻打南勢群;大甲溪上游,由於大峽谷阻隔無法上山。
  • 由水長流進入北港溪,攻打巴阿拉群、白狗群、馬烈巴群。
  • 從埔里經眉溪攻打霧社巴蘭群(tukudaya)、土魯固群、道澤群。
  • 因大甲溪不通,改從霧社進入北港溪,再爬越司拉茂鞍部下大甲溪上游,攻打司拉茂和司考耶武。

而今日講座焦點為日本軍隊從霧社攻打霧社群、土魯固群、道澤群和北港溪泰雅族人後,再往上攻打大甲溪上游的司拉茂(slamaw)與司考耶武(sqoyaw)這段歷史。

1912年,2,000名「日本隘勇線前進隊」攻打司拉茂鞍部

此次攻打的兩個主戰場,第一戰場位於Hbun sragi,由Yumin Masing在此率領戰士迎戰2,000名的「日本隘勇線前進隊」,並殲滅南投廳番人奇襲隊的副大隊長倉用貞及其隊員65名。第二主戰場於司拉茂鞍部,由司拉茂頭目Yumin Layan率領300名泰雅戰士於鞍部上迎戰,雙方在此處苦戰,但由於司拉茂鞍部為山坡地形,隘勇線前進隊因不擅爬山遭正面擊敗,最後亦不堪泰雅戰士連日的夜襲、火攻,終於在15日後兵敗下山。

1913年,日本派軍隊突擊屠殺高山四社

因嚥不下兵敗下山的奇恥大辱,隔年(1913年)日本軍隊突然出現並南北夾擊攻打司拉茂(slamaw)社、凱崖(kiyai)社、托阿卡(towaqa)社、司考耶武(sqoyaw)社。尤巴斯老師聽部落老人傳述,當時族人以為日本人被打下山即安好無事,沒想到隔年日本軍隊突擊,北路從蘭陽溪(宜蘭)流域上山至思源啞口;南路從霧社經北港溪直上司拉茂鞍部,兩軍在高山會合,下大甲溪攻打高山四社。

軍隊首先攻擊屠殺司考耶武社,倖存的族人逃往深山,又被日本人以吃食引誘殺害,族人幾乎被殲滅,倖存者往下四處逃竄。接著,日軍攻擊托阿卡社,輪姦部落婦女並以機槍射殺全體族人,一名不剩;也因如此,此處被後世族人認為陰氣很重,不放陷阱也不久留。凱崖社只有7戶因從遠處即聽到軍隊接近的聲音,先投降而僥倖逃過死劫。最後,司拉茂社(當時有100多戶)被軍隊屠殺,300名部落戰士至少有一半遭殺害,倖存族人則逃往深山。

日本駐在所及砲台於高山地區設立,不停砲擊司拉茂社和墾耕地

日軍在高山地區設立砲台,日夜不停轟擊司拉茂社和墾耕地,而躲避於山陰、背山之處的司拉茂戰士白天襲擊於隘勇線走動的人,夜裡突襲駐在所,使得日軍和隘丁疲於併命,只能躲藏駐在所內並以大砲轟擊。直至1916年9月18日,約60名司拉茂人襲擊合流點初遣所,其中7人死亡,6人逃亡。同一時段,司拉茂人攻擊捫岡駐在所、殺傷多名警備員,並放火焚毀兩個駐在所。此時日本人說:我們和平吧!打仗不好,請接受我們豐盛的饗宴。

1912年初,日本火燒司拉茂人與kbabaw

族人相信了日本人的話,司拉茂社的老少婦孺前往kbabaw社赴宴,宴會共設置三棟房屋:第一棟有豐盛的佳餚與酒;第二棟備有各種漂亮的布料、毛線與飾品,供婦女挑選;第三棟準備小孩喜歡的各種玩具、糖果。宴會中,日本唱名司拉茂社的重要人物並核對照片,有族人於宴會開始後心生懷疑而離席,才驚覺屋外都是日軍。日軍從屋外上鎖,並於屋牆、屋頂撒上汽油,點火焚燒,三棟房屋瞬間變成火球,僥倖逃出者又被守候在外的日軍擊斃、刺殺。除了外地探親或在山上狩獵的巡獵者逃過死劫,參加死亡宴會的族人幾乎被活活燒死或遭擊斃,無一倖存。

1920年中,司拉茂人血洗日本駐在所

火燒事件過後,僅存不到五分之一的司拉茂人重新整頓,由司拉茂頭目Yumin Layan率領司拉茂社血洗合流點分遣所;Tahus Pihik率領凱崖社血洗捫岡駐在所;Maray Suyan率領族人去殺nagakubo駐在所(松茂上方)。

1920年中,日本命令「番人奇襲隊」上山攻打司拉茂人

事件後,日本立刻命令南投廳動員所有歸順番,組織「番人奇襲隊」(包含霧社群、土魯固群、道澤群、布農族干卓萬群,及泰雅族親愛群、白狗群、馬烈巴群,共7部族)上山攻打司拉茂人,祭出獵頭賞金:頭目150元、戰士100元、婦女50元、小孩30元,以賞金、威嚇雙管齊下要歸順番組成奇襲隊與司拉茂人交戰。以莫那‧魯道為首的「番人奇襲隊」,分配到一把槍、數粒子彈與糧食,原本以為走一趟下山就可領賞金,沒想到首批「番人奇襲隊」帶了部分司拉茂人的頭顱下山,卻留下更多番人奇襲隊的頭顱在高山上!不同的生存範圍,展現出作戰的差異性,熟悉高山峻嶺(海拔2,000至3,000公尺)追獵的司拉茂人向中低海拔(海拔1,200公尺)追獵的番人奇襲隊成員怒吼:雪山山脈是司拉茂人的遊樂園,你們怎麼敢來?此後,日本仍繼續命令莫那‧魯道率領番人奇襲隊上山,也強逼土魯固群、道查群、武界布農人以及萬大群、北港溪泰雅人,組織「番人奇襲隊」上山攻打司拉茂人。

司拉茂人在雪山山脈流竄、避居,繼續抗日直至1927年下山歸順

司拉茂從擁有300名戰士的強盛期,歷經軍隊屠社剩餘戰士約150名、火燒kbabaw社後僅存70名戰士。倖存的司拉茂人分散避居在高山峻嶺中,不投降、不下山。1923年,避居烏來里馬社的族人,歸順並下遷谷關地區哈崙台部落;1925年,避居達巴都努的kiyai人下山歸順,下遷至山下的舊址kiyai(凱崖)社,直至1927年12月底,來魯固社和思拉克社下山歸順,日方將他們安置在Kayo地區並成立kayo(佳陽)社。

1931年,最後一擊,Uking一家血洗畢茨坦駐在所

Uking、Walang、Hobing、Tusang、Batu、Marong、Yawi、Taya等8人血洗畢茨坦駐在所後被追捕殺害。駐在所遭血洗後,日軍即刻捕捉佳陽社所有族人並準備殲滅,第一時間頭目都還不清楚原因,追問之下,為了保護社人表明願意追獵血洗駐在所後逃亡的族人。參與血洗駐在所的8人,一部分被日軍抓獲,另一部分則由頭目帶領族人進行追獵,佳陽社部落族人雖因而倖存,但當Tusang等人的項上人頭被高舉時,在自己人不得已必須追殺自己人的矛盾心情下,不禁流下眼淚。而被抓獲的族人,也在被運送過程中抓緊機會,視死如歸地抱住日軍投崖,同歸於盡。至此,司拉茂的抗日戰役終於落幕。

結語

司拉茂僅有Kiyai(小社) 和Slamaw(大社)兩社,抗日到後期僅存不到40戶,尤巴斯老師感慨地說,翻遍文獻再也找不到戰鬥性如此強韌、剽悍、持久的民族。而從2006年至今,歷經十幾年的田野調查與文獻蒐集,尤巴斯老師將於近期出版有關司拉茂抗日戰役的兩本著作:《YUHUM魂魄(上)──司拉茂抗日戰役》(預計2020年初出版)與《YUHUM魂魄(下)──番人奇襲隊》(預計2020年底出版),著作將重現司拉茂的抗日戰役、內容和人物,除可作為文獻參考,尤巴斯老師也希望透過著作,讓更多人認識這段泰雅族人的抗日歷史。讓我們一同期待兩本書的出版,為臺灣原住民族歷史書寫更添精彩!content-2-1-1

No Comments - Leave a comment

Leave a comment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Welcome , today is 星期一, 2020/01/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