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書】田野的技藝:自我、研究與知識建構

content-3-2《田野的技藝:自我、研究與知識建構》

林開忠, 張雯勤, 郭佩宜, 王宏仁, 趙綺芳, 莊雅仲, 容邵武, 龔宜君, 顧坤惠, 邱韻芳, 林秀幸著;左岸文化,2019

文/顧淳雅

關於這本書它是什麼,它不是什麼

看見書名時,以為是一本田野教戰手冊,會清楚且精準的列下田野調查的dos and don’ts,或是前輩述說自身的經驗談,如遇各種狀況應該如何處理等,閱讀之後才發現是天大的誤會。此書並非教學手冊,它不同於家具的組裝說明,告訴讀者該如何組合成一個好的田野、不像旅遊書提醒讀者該於哪個路口轉彎才不會犯錯,亦非商業書籍教導讀者如何做出好的決策。

本書是眾多研究者田野筆記的節錄與整理,使用多聲的方式,由不同的研究主題、背景與性格中得到他們於田野中最真實的體;然而,體悟與成長總是伴隨著困惑與選擇。11位作者於田野面臨各種困難,書中毫不保留地坦白當時內心的所有困惑,於作者回顧中可清楚看見其處理困惑的過程與誠實。

本書談及三大主軸—自我、研究與知識建構。「自我」占一大部分,因研究者們皆是獨特的,有著不同背景與生命經驗,甚至隨著個人生活狀態的改變之下,影響其研究觀點。簡言之,揭露每位研究者個人且獨特的一面,使用田野中自問自答的方式,引領讀者思考該如何在不同狀況下,於道德、學術及個人的思考之間切換,做出個人的選擇,最後形成「自己的」田野及研究。而分四部分,分別為研究者於田野遇到的困難、田野調查所處的尷尬位置、田野充滿政治的介入以及田野與個人經驗之對話。由上述架構出發,並閱讀章節與章節間的賦格曲,較不會在不同的主題與寫作風格中迷失方向。

由大小煩惱開始的故事與思考

反省與思考經常從煩惱與挫折而來,在田野中打滾的研究者也不例外。林開忠老師與張雯勤老師於田野調查剛開始時,首當其衝地面臨政治力量之介入,面對的恐懼自然不在話下。剛進入田野時,取得歸屬與認同亦是研究者必將面對之課題。儘管經歷波折,郭佩宜老師與顧坤惠老師以行動證明並得到族人給予的母語名字,於不同文化及社會架構取得田野關係的建立與位置。趙綺芳老師在竹富島的島民眼中,從「臺灣來的研究者」轉變成「小妍(女兒)的媽媽」,彰顯出其於當地社會被定義之方式。以上經驗除帶出研究者於田野面對的問題與處理挫折的方式外,亦讓讀者看出研究者觀看報導人的同時,也是被觀看與定義的對象。研究者無法完全獨立於田野之外,而是身處其中的參與者。

田野過程中,角色的模糊與混淆是一大課題。如容邵武老師於臺中市東勢區田野調查時遭遇921大地震,面臨災民與研究者角色重疊的困惑,並逐漸將其經驗融入研究,因而影響研究之走向;而林秀幸老師於家鄉做田野,同時需要扮演研究者、女兒、母親、鄰居等不同角色,如何切換與選擇、如何在無法離開田野的狀況抽離,皆須不停地思考與權衡。邱韻芳老師於相同的田野地點和另一位研究者得到全然不同的結論,因兩人過去身處不同的田野,思考面向因而相去甚遠。研究者除了無法獨立於田野之外,其背景、經歷與個人特質亦深深影響知識的生產。

研究者當成為田野參與者,所做的選擇皆可能影響自己的研究,甚至因當地的社會狀況而該如何權衡與選擇,亦無標準答案。王宏仁老師與龔宜君老師於訪談時,面臨是否該對受訪者表達個人的價值判斷、莊雅仲老師與顧坤惠老師面對與報導人關係的取捨、邱韻芳老的研究對象正處於族群正名運動的過程,而自己是否該表達看法與遲疑,皆讓讀者了解身處田野中的身不由己與疑惑。

學習田野技藝的核心課題在於必須提醒自己,研究者無法置身於田野外,亦永遠無法成為獨立客觀的第三人;個人的生命經驗影響田野的選擇、觀看與詮釋事件之方式,以及形成理論知識的結果。田野的技藝並非傳授結構嚴謹的決策樹,並達成特定條件時應當做出某種抉擇;而是用各種不同複雜的狀況,反覆提醒研究者及讀者,田野不僅需要謹慎權衡的選擇,且勢必會面臨無可避免的困惑。因為複雜,所以無法輕率,也因處境和對象永遠無法複製,因此無任何標準答案可一體適用。

回到人類學經典的核心問題

研究者帶著自身的文化背景、階級位置與個人經驗進入田野,該如何像馬林諾斯基所提及「成為當地人」?身處田野時,是否應帶入個人的道德判斷?若於思考時存在道德判斷,可能影響自己的研究時,該如何取捨?而無法迴避之權力位置差異,該如何處理?藉由此書可清楚看見作者群對於上述問題思考的過程與最後得到的答案。

思考、反省、調整,是田野(或是生活)中不可或缺的技藝,研究者永遠無法成為當地人,只能從不同的面向盡可能觀察、詮釋;儘管道德判斷為研究者無法迴避之責任,於複雜狀況所作的選擇,無法去脈絡化的評斷對錯;權力位置之差異無可避免,必須不斷的自我提醒與反省,尊重所有田野的參與者。

 

 Leave a comment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 2019 - 臺灣原住民族圖書資訊中心部落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