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住民族史系列專題演講】努力活著被看見-原住民平埔族群文化復振20年

 

content-2-3

主講|段洪坤

時間|108年8月29日

地點|國史館

文/EN

國史館2019年8月29日原住民族史系列專題,以「努力活著被看見-原住民平埔族群文化復振20年」為題,邀請西拉雅族部落發展促進會總幹事段洪坤主講。講師段洪坤為西拉雅族,長年致力於西拉雅族的文化復振與正名運動,已有20餘年的族群運動經歷。隨著近年來平埔族群努力爭取原住民身分,各地部落族人透過文獻、口訪部落耆老、田野調查等途徑,復振自身族群文化,期望透過本次演講讓民眾重新認識平埔族群。

何為平埔族群

平埔族群主要分佈於蘭陽平原、東北角、北海岸、臺北盆地、西部海岸平原到臺南、高雄、屏東一帶,屬南島語族(Austronesian Lingustic Family)的一支。早期漢人於17世紀移民至臺灣移墾前,便已分布於北部的宜蘭、基隆直至恆春的臺灣西部沿海平原地帶,並存有各個不同文化、語言、部落認同的社會群體,因此,其為多數民族之集合而非單一民族。而當今未獲政府承認的原住民族群,多數以「平埔族群」泛稱。

平埔族群的分類

「族群」概念的引進與實際操作之分類,大致成形於日據初期的調查研究者,以語言、文化、血緣等,近代學術法則做劃分。
一般認為伊能嘉矩為平埔族群研究的鼻祖,奠定其分類之基礎。而由伊能嘉矩、粟野傳之丞首開其端,於大分類上延續清代的「高山」、「平埔」兩個範疇,其下劃出的族群將近20支。
而平埔族群的分類,各家學者甚有出入,普遍來說,大致分為:噶瑪蘭(Kavalan)、凱達格蘭(Ketagalan)、道卡斯(Taokas)、巴宰(Pazeh)、拍瀑拉(Papora)、巴布薩(Babuza)、洪雅(Hoanya)、西拉雅(Siraya)、馬卡道(Makatau)。

漢化與文化問題

談及平埔族群,無可避免必須面對漢化問題,是否該用「漢化」的概念來理解平埔族群,學者間亦持有不同意見。贊成之學者認為,「漢化」只是現象的描述,不帶任何價值判斷,而事實上大多數的平埔族群已漢化;反對的學者則認為, 「漢化」一詞帶有漢人中心主義思想,對平埔族群文化的主體性不公平,而段講師則認為「我們都有文化,為什麼叫做漢化了?」
關於文獻記載中的平埔族群一直飽受歧視與汙名。段講師指出,現行高中歷史課本中的不少謬誤,其反對「有唐山公無唐山媽」說法,認為清初的渡臺禁令,時開時禁,並無法完全阻絕漢人家眷女子來臺,而清初臺灣社會男女比例的確有失衡的問題。因此,「有唐山公無唐山媽」應是反映移墾社會的漢人觀點,但並不意味平埔族群因而消失;且以數據曲線說明平埔族群的部落婚姻狀況,其有族內婚,亦有跨族婚,語言文化仍存續至今,並非歷史課本裡所述,平埔族群隨著與漢人通婚而消失。另亦指出伊能嘉矩對於平埔族群認知的誤導,更以族人的生活照點出西拉雅族為拜壺民族的錯誤。因至今吉貝耍的西拉雅族72%家戶仍保有以容器裝水,上插澤蘭,以保平安之習俗,而容器可以是寶特瓶甚至是塑膠袋,壺若破損可丟棄,又怎會是拜壺民族?

從集體記憶/文化記憶來談文化復振

「集體記憶」是一種集體社會行為、存在事實,許多社會活動經常是為了強調某些集體記憶,以強化某一人群組合。而「集體記憶」是一個「建構的過程」,並非「恢復的過程」。
1980年代臺灣解嚴後,隨著國內政治生態的轉換以及國際潮流的推動,原住民開始走上街頭,推動各項社會改革與權利訴求。然而,平埔族群意識亦在當時受到刺激而迅速興起;除了開始恢復日漸式微的傳統祭典與儀式,並積極推動自我族群認同,爭取國家的族群身分認定。
1990年代,平埔族群興起的族群認同與文化復振運動,臺南地區的西拉雅族無論於傳統文化、語言的復振或正名運動的努力,皆於平埔族群中扮演著領頭羊的角色。西拉雅族人開始寫自己的歷史、編自己的族語教材,嘗試以族裔觀點詮釋自身的族群文化觀,傳承部落的語言文化。

結語

平埔族群所提倡的原住民族身分認同與恢復原住民身分運動之訴求,於近期的臺灣族群文化復振與認同運動中相當活躍且廣為人知,尤其是數十年來,草根性的文化語言復振與傳統祭典推動的做法,近年逐漸獲得地方政府的支持,更藉由原住民族委員會的「平埔族群聚落活力計畫」營造與重建平埔族群的聚落文化,以奠定平埔聚落永續發展的基礎。
最後段講師表示,平埔族群介於漢人和原住民之間,身分無法定位,不是人,也不是「番」;許多未被正名的平埔族群,比起法定的原住民族更為弱勢。現在的他積極為村落,甚至為整個平埔族群取得「光榮的認同」,不讓族人因別人說自己是「番」而感到自卑。期望有一天我們都能大聲說:「人不做,要做番。」

 Leave a comment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 2019 - 臺灣原住民族圖書資訊中心部落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