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舊社中找尋過去—以魯凱好茶舊社Kucapungane的考古田野工作為例

Categories: 活動報導
Tags: No Tags
Comments: No Comments
Published on: 2019/07/29

content-2-1

主講|劉崇宇

時間|108年6月2

地點|國立臺北教育大學MoNTUE北師美術館 一樓演講廳

文/Djupelang、圖/北師美術館X臺灣大學人類學博物館

此場專題演講由臺灣大學人類學博物館為MoNTUE北師美術館規劃「人類學初心者」講座,其主題包含「實地考察」、「信仰與工藝研究」以及「展示推廣」等面向。講者劉崇宇以屏東縣霧臺鄉魯凱族Kucapungane舊好茶部落的考古田野調查為例,並帶領民眾認識考古學的基礎知識,瞭解考古學者如何與當地原住民部落合作,透過田野調查回溯舊社歷史,持續從中尋找自己於部落之定位。

地層與考古學名詞解釋     

講者首先提出遺址形成相關的層位學概念,並簡單說明相關地層名詞與考古學名詞。考古學中,地層為極重要的資訊,可以從地層的排序以及各地層出土的物件,進而推測出更多訊息。例如,物與物相對的年代早晚、當時的生態環境等。

相對年代

依照一般的遺址形成方式,愈深的地層出土遺物年代愈早,而愈靠近地表的地層出土遺物則年代較晚;即為相互比較性之早晚,如青銅器時代晚於鐵器時代。

遺跡

指不可移動的人工製品,如柱洞、牆、灶等。遺跡非器物,而是具有一定範圍,與遺址周圍環境有顯著不同之情形或現象。

遺物

泛指一切由人製作、人為加工修整過或使用過的可移動物品,如石器、陶器、金屬器。透過遺物之研究,可了解當代的生活習慣、文化樣貌以及生產技術等,具有很高的研究價值。

生物性遺留

人類:骨骼或其他身體遺留、糞便。

動物:骨骼、糞便

植物:植物本體及果實、孢粉、矽酸體、澱粉粒。

遺址形成過程

一個被遺留的器物,若長期暴露於戶外且未被移動,其將被埋沒,如沙灘上的貝殼。許多原因可促使考古遺址之形成,但基本上只要被人群停止使用,經過一段很長的時間後,便會開始成為考古遺留。例如,一座火山突然爆發,附近居民必須迅速逃離,無法帶走的器物遺留原地;而火山噴出的礦物、岩石與岩漿堆積,覆蓋於地表上;經過相當長的時間,新移入的居民發現此處後,開始於此生活。

民族考古學與舊社研究

民族考古學是考古學者參與觀察與遺址有所連結的人們的生活模式,或透過訪談部落中擁有其記憶的耆老,甚至是民族誌資料等面向的幫助下,得以對遺址所發現的遺物有著更深的了解。因此,部落的神話傳說、耆老的生活記憶、口述訪談資料、部落族人的生活形式及社會文化內涵,對考古學者理解部落過去生活於舊社之樣貌有相當大的幫助。

與好茶部落一起說出過去Kucapungane舊好茶的故事

日治時期,其他部落將好茶稱為Kucapungane(古查波安或古察波鞍),對外則自稱Suwakucapungane(意為好茶人或住在好茶的人)。根據部落的口述歷史,舊好茶石板屋聚落歷史可追溯至距今約650年前,祖先Puraruyan是位獵人,從臺東縣太麻里鄉至知本間Rarando山中腹突出轉彎處,名叫Skipalhichi的地方,帶著一隻雲豹溯太麻里溪翻山越嶺到霧頭山與北大武山,而雲豹卻不願離去好茶Dadaudaiwan 的 Karusgan。由於此地環境相當適合居住,便決定將部落搬遷至此處。

族人從Skipalhichi移居至Rumingane古好茶,再由Rumingane遷移至Kucapungane,部落曾面臨他族侵入,其將外敵勢力驅逐、克服疾病侵襲後逐漸穩定,並長期控制中央山脈南段霧頭山與大武山的森林及獵場,加上隘寮溪上游豐沛的水源和溪流水生物資源,人口逐漸增加。

1920年,日本政府勢力進入好茶設立駐在所,並實施土地國有與農耕民化。隨之而來的問題,好茶部落社會文化遭受強大衝擊與破壞、住地、耕地與獵場不足,於是部分族人往東方Tatukulu移墾,另一部分族人則往Adiri阿禮及Vedai霧臺拓展。直至1978年國民政府時期,遷離至大武山山脊位置的Tulalekelre新好茶居住,而早期好茶與筏灣對立,晚期因霧臺事件戶數無法向外擴張。

頭目貴族系統

魯凱族傳統社會主要為貴族階級制度,家族為經濟生活之生產及分配單位;頭目與平民所組成的部落組織,則為完整的政治單位。魯凱族頭目、貴族與平民系統,由上而下之階層分別為大頭目(yatavanane)、高階貴族(muasakadrusa)、中階貴族(tagiagi)、低階貴族(yakabicerakane)、貴族(talialalay)及平民(lakaukaulu)。族人的部落資源由平民將「部分收穫」給予大頭目,大頭目進行「再分配」。部落的河川、山地及可食用的動、植物資源皆屬於部落所有,頭目負責分配資源予平民階層之族人,平民階層家屋外的耕地即是頭目所給予的分配資源。而族人還須繳納賦稅,給予頭目耕作所收穫之作物,作為感激頭目保障部落生命安全和衣食無憂之辛勞。

舊好茶部落遺址田野調查

舊好茶位於隘寮南溪北側支流旁的山腹上,聚落正對面為北大武山、背面為井步山、左面為中央山脈南段查埔岩山,右面順著隘寮溪可俯瞰屏東平原。聚落住地為好茶部落最重要的社會性空間、日常生活最主要的基地,其聚落空間由數個家屋而成。好茶部落最早從kacekelhane開始,其意為「真正的部落」,表示為部落最早開始的地方。講者分享親自走訪舊好茶部落的遺址、家屋、教會以及學校等,而家屋為魯凱族與排灣族社會中極重要文化資產。

家屋主要為家名、結構、配置等所形成,代表著文化象徵、經濟資本與社會關係。其主要為石板所興建而成,而空間配置包括主屋、主屋增建、前庭、側院及側邊增建附屬屋。財團法人臺灣大學建築與城鄉研究發展基金會自1990年開始進行舊好茶二級古蹟的聚落保存計畫,整理出好茶部落從傳統至現代公共空間與道路系統變化之情形。日治時期前,舊好茶公共空間的中心位於聚落西邊,包括靈屋與頭骨架等重要文化祭儀空間。

而進行考古研究必須收集地圖、至遺址觀察與行走,分類所橫越的空間形式後,製圖於Jass程式(用於控制遊戲和地圖的進行)並轉換製圖於Pajek社會網絡分析技術)計算空間步數,並由Pajek軟體內建的kamada與kawai方程式篩選結果。好茶部落考古研究顯示,其空間形式於日治時期開始改變,部落中心由西邊往東邊移動,從原來以kadedesengane頭目家屋為中心的情況逐漸轉為以學校、派出所為主之型態。空間的改變顯示好茶部落政治與社會權力,從傳統領袖轉變成國家力量的變化過程。1950年之後,過去祭祀祖先的靈屋被教堂和聚會取而代之,包括天主教、長老會、循理會以及基督永生神教會等外來宗教的教堂,逐漸成為族人信仰的中心;而舊好茶傳統的空間分區更改成以「鄰」為單位,數字取代了空間命名的歷史與文化脈絡。

Thimithimi((紋面權與百合花飾權)

魯凱族社會階層中的Talialalay,當家的大頭目Yatavanane除與生俱來實質的經濟權益之外,還有各種象徵性的專利特權,稱為Thimithimi除少數的貴族外,平民佩戴任何象徵性事物皆須經由公開儀式以及公眾的認可才得以佩戴之(許功明,1991:9)。早期僅頭目家族擁有紋面之權力,慢慢地,頭目將紋面之權力賜予部落有功之勇士。直至後期,演變成中低階貴族之族人,只要Kialidao(舉辦餐宴儀式),平民即可擁有佩戴百合花飾與紋身之權力。

結拜

結拜儀式為低階貴族給予高階貴族tualeveke(魯凱語意指送禮給予對方的程序或儀式),而高階貴族sapasimalan(回禮)給予低階貴族。

假結婚(許功明,1991)或Matatwalrevege(禮物互惠儀式)          

如雙方家庭門當戶對,兩家關係密切,且雙方有男孩及女孩的情況下,雙方父母為讓兩家關係更為密切,經詳細商量後則會舉行Matatwalrevege,但此儀式並不代表未來當事者必須履行結婚之承諾。男方會tualeveke或至女方家中幫忙工作,而女方亦會sapasimalan(回禮)予男方。

結婚

男方tualeveke(送禮)予女方,女方與男方結婚。

 

Kucapungane舊好茶石板屋各時期空間配置

Kucapungane舊好茶的聚落空間為好茶部落社會互動行為的基礎,不斷地再製著傳統社會文化觀念。此系統奠定於大頭目具有土地權、收租賦稅的權力上。當進入日本政府統治後,遭剝奪權力衝擊即為大頭目,亦造成傳統社會的巨大變遷。其石板屋聚落的建築形式、聚落配置、座落地點皆展現著過去祖先的生活智慧與珍貴的傳統文化。

(一)日治時期之前

前面提及家屋之空間配置主要為主屋、主屋增建、前庭、側院及側邊增建附屬屋,其中主屋與附屬屋為內部空間。而日本人尚未統治前,好茶部落傳統家屋為單室構成之空間,出入口由左或右進出,內部則左右對稱,而豬舍與廁所則位於離主屋入口最遠處。日常生活如吃飯、祭祀、搗小米、日常社會互動等,皆於主屋內完成,為活動的主要場所。附屬屋位於入口側邊靠牆處,主要作為儲藏之空間,養豬空間則位於家屋內,並以石板隔開,部分空間亦作為廁所使用。

(二)日治時期

日治時期因設立警察駐所及教育所,日本人勢力範圍確立進入好茶部落。1931年的新理番政策,日本人遂積極改善部落衛生環境以及醫療等,禁止傳統室內葬,部落因而有墳場之空間;豬舍與廁所則另建置於主屋旁,成為附屬屋的形式,不再設於主屋內,以石板作為分隔空間;而主屋的空間配置則大致相同。

(三)國民政府時期

1951年起推行「山地人民生活改造運動」,因此家屋的空間配置隨之改變。國民政府要求族人將家屋加高,窗戶與門擴大,豬舍及廁所移至戶外,並加設沐浴間。廚房建造爐灶以及煙囪,讓廚房可以保持空氣流通。

新好茶社會組織分群

新好茶位於南隘寮溪北岸,為背山面水的河階臺地,海拔高度約250公尺。其聚落空間結構由政府規劃,道路以及家屋的排列形狀如棋盤格子般,並劃分成一鄰至四鄰。而Druluane Kucapungane(魯魯安家族)於此變動中因此沒落,子女出嫁或入贅至其它部落,其立柱亦於轉賣家屋藏品的過程中,來到國立臺灣大學人類學系博物館。

現今Kucapungane的Druluane立柱,為2005年開始進行舊好茶家屋重建的計畫時所立,但即便Druluane大頭目家族的人於Tulalekelre時期已離開部落,部落格局依然保留著Druluane大頭目之家屋:而聚落配置亦維持背高面低之樣貌,顯示著於部落面臨變遷的狀態之下,仍維持著傳統文化之實踐。

從事民族考古學和舊社研究的注意之處

講者從好茶舊社考古研究與田野調查的經驗說明,應注意如何於部落找到自己的定位、如何於部落的多元聲音中,進行詮釋與歸納以及如何與部落維持良好的關係。

結語

講者引用Marilyn Johnson著作《生活在廢墟:你所不知道的考古學家與他們的一百種生活》的兩段話:「考古學者試圖將被遺忘或埋藏千年甚至數百萬年的物件,用意志喚回生靈」以及「考古學不只是骨頭或是寶物的斷片,而是在大自然面前跪下,集中注意力,試著把曾經觸動這場所的人類生命的火光者出。」民族考古學與舊社研究,是為讓考古學者從物質的角度出發,提供一個長時限的全面視野,亦讓我們能更加深入地理解眼前事物,而非僅有片面的解釋。

 

參考資料

1.陳永龍著,社會空間之研究──以魯凱好茶社為個案;國立臺灣大學建築與城鄉研究所碩士論文,1992。

2.施月華著,魯凱族好茶舊社石板屋文化資產保存研究;國立高雄應用科技大學文化創意產業系所,2017。

3. 台邦‧撒沙勒著,魯凱族好茶部落歷史研究;臺北市:國史館;新北市:原住民族委員會;南投市:國史館臺灣文獻館,2016。

No Comments - Leave a comment

Leave a comment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Welcome , today is 星期三, 2019/11/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