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書】川流台灣:福爾摩沙水經注

Categories: 館藏導覽
Tags: No Tags
Comments: No Comments
Published on: 2019/06/26

content-3-3 川流台灣:福爾摩沙水經注

經典雜誌編輯;臺北市:經典雜誌,2019

 

文/廖偉辰

河川是大地的血脈,是許多世界文明的發源地。《川流台灣:福爾摩沙水經注》的作者群,透過實地踏勘,探查出臺灣最主要溪河的誕生、成長、人文與氣質。

順著本書的敘述,首先是淡水河,在漢人進入盆地以前,曾經是凱達格蘭族的居住地,今日大臺北地區的許多地名,例如北投、唭哩岸等等,皆是凱達格蘭族的社名。然而今天,除了地名之外,有關凱達格蘭族人的遺跡,幾乎無從尋覓。不過於新店溪與大漢溪一帶,有一群原居於花蓮與臺東的阿美族人於臺灣社會發展的過程中,陰錯陽差地來到臺北打拼,因為無法負擔昂貴的房租,落腳於自己最熟悉的河川地,形成河川地旁的都市部落。

 

90年代之後,分布於淡水河邊的都市部落,曾面臨強制拆遷與抗爭的衝突。目前透過族人自籌款、政府補助款與銀行貸款三方共同分擔的新模式,正在開展中,意圖解決傳統部落遇上現代國家的不適應問題。

來到頭前溪流域,現今為臺灣經濟產值最高的新竹科學園區所在地,但此流域曾經是道卡斯族的居住地。清代統治晚期,下游的竹東與橫山一帶,成為原住民族群與漢人移民激烈爭奪領域的戰場。再往上游,來到上坪溪一帶,則居住著賽夏族,每2年一小祭,10年一大祭的paSta’ay巴斯達隘(矮靈祭),神秘的祭典儀式和傳說,以及未曾中斷的歷史,成為賽夏族文化保存傳統的力量。

烏溪流域,對泰雅族而言意義非凡且神聖,族人相傳的起源傳說其一主要為最上游的北港溪一帶有塊巨石裂岩,泰雅族人即是於此巨石裂開後而誕生。

而另一支流眉溪流域,上游的川中島為霧社事件之後,倖存的賽德克族人被日本殖民政府強迫遷居的新家;而中游的埔里盆地,於清朝統治時期則扮演水長城的角色,於漢人入墾埔里盆地並建立大埔城之後,為防止泰雅族的進犯,因此雇募平埔族群,並於眉溪南北兩岸建立四個聚落,負責守護漢人居住的大埔城。

曾文溪流域,除擁有臺灣最大的曾文文庫與面積最大的嘉南平原之外,上游源頭的特富野溪有達邦與特富野兩鄒族部落居住,鄒族的「kuba(庫巴)」為文化核心,每年冬季舉行的「mayasvi戰祭」,其意義代表著鄒族整體,為部落集體性的宗教儀式。

發揚於玉山山麓的楠梓仙溪為高屏溪上游,亦是卡那卡富族的居住地,族人以漁獵為生,每年舉辦一次河祭,感謝河流的養育之恩。1991年之後,此流域是臺灣護溪運動的源頭,八八風災雖然重創此地,居民一方面努力重建,回到那最初、熟悉的日常生活;另一方面,往昔美好的記憶也呼喚著他們,要讓楠梓仙溪潔淨的泉水繼續洗滌居民的生活,再度供應豐富的資源。

切穿海岸山脈的激流中奮力操槳,正是這份刺激,使秀姑巒溪成為泛舟的第一名河。而上游的拉庫拉庫溪,幾乎隱身於森林之中,曾經是一個僅有動物居住的化外之境,直到18世紀,原居於巒大溪與郡大溪的布農族,由於人口增多與獵地不足,開始進行大遷移,族人翻山越嶺至此地定居。直至1921年大分事件後,日本殖民政府則強迫族人遷移至卓溪鄉的平地居住。

布農族雖世居於拉庫拉庫溪,但說起與河川的親近,較不及於居住於秀姑巒溪流域的阿美族人。依據阿美族的神話傳說,祖先為逃避洪水,從南方的島嶼漂流至秀姑巒溪口後,開枝散葉。為感念河神之庇佑,每年夏季來臨前,便舉行河祭。河祭為族中長輩對於年輕一輩的教育訓練,族人們分工合作,並藉由集體參與的捕魚活動培養年輕世代負責、合作以及服從的好方法。若無河流的滋養,阿美族的文化內涵將無法持續傳承。

讀畢本書後,感嘆每條河流所述說的悲歡離合與其動人的演變,它們承載著臺灣的歷史發展,見證族群的起落興衰。期望日後,因為人類的私慾,所引起的殺戮故事將不再上演,使臺灣島上的文化多樣性,能得到真正的尊重,永續存在,生生不息。

 

No Comments - Leave a comment

Leave a comment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Close Pri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