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高更:愛在他鄉

Categories: 館藏導覽
Tags: No Tags
Comments: No Comments
Published on: 2018/12/25

 

《高更:愛在他鄉 Gauguin :Voyage de Tahiti 》

Edouard Deluc 導演,2018

content-3-2

文/蕭如雅

電影《高更:愛在他鄉》描述的時間是高更初次來到大溪地的前兩年。對照高更真實的生平脈絡,電影為了先解釋他去大溪地前的狀態,而改編了劇情,快速交代他追求繪畫為業卻不得志;家庭婚姻也受理想波及的遭遇。即便有朋友可以抒發鬱悶,但離開舒適圈去大溪地,也非其他藝術家可理解或同行的,旁人敬畏的言語,也都只顯出高更的孤獨罷了。

但其所望之強烈,讓他還是孑然一身來到心中的理想國度。潮濕貧瘠的環境,天天滴落雨水的屋子,是高更在大溪地作畫的日常,而他依舊身無分文也沒有法國家人的支援,當他疾病纏身被醫生診斷需特別照料時,他也無視阻礙照常島上旅行,除了抓魚吃果外就是作畫,粗野又隨性,看得出相當適應這樣的生活方式。

他衰弱的在島上移動,以為就要遭遇不幸,殊不知高更就在此遇見他創作的謬思女神。他在某處村落遇見了名為「德胡拉」的女孩,德胡拉隨他回家成了他的妻子。之後高更的畫作,都以她為主角來傳遞伊甸園中的夏娃,這樣的創作形象。但事事總不從人願,這位在高更心中完美的「原始」德胡拉卻嚮往西式教堂生活,漂亮的白色衣裙,期望過著高更奮力拋棄的「文明」枷鎖。最終,即便他想努力滿足其妻的期望,年紀、想法的差距讓年幼的女孩仍然外遇,而高更也因身體疾病必須返國治療,結束這段大溪地的日子,電影尾聲是高更離不開大溪地的戀慕眼神,也暗示了他後來重返在此終了的人生。

《高更:愛在他鄉》的拍攝步調不快,常出現大片自然影像停頓數分鐘的手法,或許想呈現類似人們在觀賞畫作時的時間感。而片頭的海景,鏡頭停在沒有日出或日落,只有一片靜止的灰藍色上,但仔細看那是隨風微微波動的海面,粼粼的好似畫作中油彩堆疊的樣貌。配樂在電影中並不明顯,高更獨自遊島嶼的片段像紀錄片沒有台詞,只有音效的蟲鳴鳥叫,讓炙陽下的山脈、溪流、草、花、樹和高更一同做主角,讓畫面自己說故事。

影片中好幾次鏡頭特寫畫家創作的手,將高更忽快忽慢、細膩的筆觸當作劇情推進的過場。幾幅著名的畫作如「沙灘上的女人」、「孤單」、「亡靈的注視」、「德胡拉和她的祖先」也融入電影劇情裡做為橋段,可感受到編導刻意插入的安排。

而回頭再看《高更:愛在他鄉》的電影海報,一幅高更注視前方孩子們嬉鬧玩顏料的景象,其實可以帶出電影想要描繪高更這位藝術家,像極了孩子般有滿滿的童心和感性。電影拍了許多高更和孩子們打鬧遊戲時的樣子,顯示即便他鬍鬚斑斑卻是個天真爛漫的成人,而高更所愛的德胡拉,便是他集「野性、純潔而美麗」於一身的理想型表面看來他是崇尚原始不被制度束縛的社會,其實更多追求的是真實的生命樣貌,那些他在大溪地看到的單純快樂。

但生活畢竟是現實的,就算在大溪地他的畫作或雕刻依舊低價賺不了錢,當電影中他為了養活妻子,重新做回勞力工作時,德胡拉也穿上了文明衣裝,一場兩人沉默的晚餐景,和影片初始高更與前妻、孩子無聲同桌一模一樣,宛如人生輪迴。再次的沒有妻子支持、畫作無人欣賞、自己放棄理想也無法養活家的窘境,加上病痛需返鄉,高更此時的挫折無奈,滿溢在自己看著德胡拉作最後一幅畫的眼中,繞在高更眼眶裡沒有流出的淚水,恐怕也是他對自己人生最大的不解和無力吧。

高更被稱為後印象派,原始主義的畫家。海報中他看著前方的孩子,那視線彷彿就是看著他自己。生命一再給他難題,他一再只能自己承受藝術家的感性痴狂和敏銳不安,但他仍不放棄追尋,想要掙脫束縛,像一場即使生病在醫院玻璃上仍要作畫的景。雖然,他直到離世後畫作才有名,但他是上天揀選的藝術家之一,來讓凡夫俗子的我們感受燃燒生命的炙熱,而這部電影則充分讓觀者看見他對所愛的真摯和堅持,是既可愛而又可敬的。

No Comments - Leave a comment

Leave a comment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Welcome , today is 星期三, 2019/05/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