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原住民史系列專題演講】聖化與愛──小林歷史文化與重建的核心

by ann
Categories: 活動報導
Tags: No Tags
Comments: No Comments
Published on: 2018/10/25

content-2-1主講|簡文敏

時間|107年9月20日

地點|國史館

文/EN

國史館2018年9月20日的原住民族史系列專題,以「聖化與愛—小林歷史文化與重建的核心」為題,邀請高苑科技大學通識中心副教授簡文敏主講。簡文敏副教授從災難人類學的觀點,講述小林部落,經歷2009年莫拉克風災後,如何在困頓的環境裡,展現自主能動性,組成大滿舞團,自助助人,重新讓社會聽見大武壠的聲音。

前言

2009年,莫拉克颱風帶來破紀錄的驚人雨量,兩日內降下2500-2700毫米(約一年的雨量),重創臺灣南部,造成有紀錄以來颱風的最大傷亡。其中高雄市甲仙區小林里(原合併前的高雄縣甲仙鄉小林村)聚落旁的小竹溪暴漲,水勢竄出公路護欄。小林里東側,海拔1,000多公尺高,尚未人為開發的獻肚山,因不堪豪大雨勢而走山,挾帶著大量土石流,滑落衝入楠梓仙溪,楠梓仙溪河道被土石擋住,形成大型堰塞湖,潰堤後,洪水沖毀附近的9號橋及8號橋。連同平埔族群祭祀的「公廨」,也一併遭到土石淹沒。許多人在這場災難當中失去家園,失去摯愛的親人,承受著苦難,也承受著難以忘卻的傷痛。

小林、大武壠與南島語族

小林部落在日治時期尚屬於東阿里關行政區域,戰後才獨立成村,此地平埔族人以大武壠族為多數。大武壠族入墾小林之前,約在康熙末年至乾隆初年大遷移時,曾由大內、玉井、善化一帶分別往東南及往北遷移;往北者進入臺南六重溪,往東南方向者逐漸遷往楠梓仙溪與荖濃溪上游,今高雄縣杉林、甲仙、六龜、桃源,以及後山花蓮與臺東等地。這裡住的原住民,常被人統稱為「平埔族」。
大武壠族(大武壠語:Taivoan)或稱大滿族,為臺灣原住民的一支,清朝文獻稱之為「四社熟番」。
大武壠族過去一度被分類為平埔族群,李任奎早期的族群分類,更將大武壠族視為西拉雅族的分支,但在後續音辨和構詞的研究中指出大武壠族跟西拉雅族、馬卡道族兩種語言似乎有較多的差異。而澳洲國立大學的文化人類學暨語言學家費羅禮(Raleigh Farrell)透過 17 世紀荷蘭文獻的紀錄〈荷蘭文獻上稱呼大武壠族為 Tevorangh〉,將大武壠族獨立出來,認為當時臺灣西南部平原至少有五支原住民族:
1.Siraya(西拉雅族)
2.Tevorang-Taivuan(大武壠族)
3.Takaraian(塔加里揚人,現屬於馬卡道族)
4.Pangsoia-Dolatok(放索人,現屬於馬卡道族)
5.Longkiau(瑯嶠人,現屬於馬卡道族)

「祀壺」與太祖信仰

平埔族人對神明的觀念,大多來自於祖靈。公廨祭祀的主神,是平埔族人的祖先「阿立祖」、「番太祖」,但不供拜神像,這也是平埔族人與漢人信仰最大的差異。由於平埔族人不供奉神祇,而是象徵性的祀壺,尤其馬卡道族及大武壠族人,更將祀壺視為祖靈的圖騰,平埔族也因而被稱為「拜壺民族」。
八八風災後,小林大武壠族人在五里埔(即小林一村)重新建立「公廨」(大武壠語:kuva);公廨為族人集會和祭祀場所,內部奉祀有太祖與老君。
在公廨裡,族人擺放著祭拜祖靈的是檳榔(aviki)、香菸(tamaku)、米酒(tau),也用香柱。而「尪姨」〈類似祭司、靈媒的角色)是族人跟祖靈溝通對話的橋樑,召喚祖靈也是由尪姨擔任。
西拉雅族和大武壠族所祭拜的最高祖靈有不同的叫法,像西拉雅族多稱為「阿立祖」或「阿立母」,而大武壠族稱為「kuva 祖」、「番太祖」、「太祖」;其中,小林村的太祖有「太祖七姊妹」,臺南白河六重溪部落則有「太祖五姐妹」,臺南楠西是「太祖三姊妹」,數個姐妹是因由數個聚落共同祭拜,而女性祖靈的稱呼,則可能與其是母系社會有關。
從族群災難的歷史反思,七姊妹傳說所形成的太祖祭祀,是族群〈大武壠族與其他族群〉全體共同的療癒行為。

莫拉克風災與災後重建

在小林村的重建中,除興建永久屋安置外,文化重建為其主要特色。
小林村文化重建工作分為兩部分,鄰近原小林村的五里埔永久屋,將以「文化小林村」為重建主軸,公廨、紀念碑等都建在五里埔;另杉林區月眉的永久屋基地(日光小林),則定位為「特色小林村」,將平埔族群文化的生活融入建築風格,連結小林特色文化帶動當地觀光事業。

大滿舞團──聖化與愛的案例

大武壠族在每年的農曆 9 月 15 日舉行「夜祭」祭拜祖靈,祭典由族裡的尫姨帶領族人以他們的族語唱牽曲,感謝最高祖靈過去的庇佑,並且祈求來年可以豐收。透過祭祀儀式來解除禁忌,稱為「開向」。「開向」後,可自由從事狩獵、歌舞、婚嫁等行為皆不拘。
小林村因經歷莫拉克風災的侵襲,意識到傳統文化保留的重要性,為了延續族群命脈、文化傳統,小林村倖存村民與歸鄉重建家園的小林子弟,在小林村耆老、政府與民間友人等全力支持之下,籌備辦理小林傳統文化祭典──小林夜祭,族人更自組了「小林大滿舞團」,藉表演傳達感恩之意,並達到藝術治療與心靈療癒,舞團更肩負起文化復振的重責大任,努力在文獻與耆老的口述歷史中,慢慢將大武壠族的文化找回來。透過傳統祭典的持續舉辦,凝聚與鼓舞了所有小林村人,讓平埔族群的精神與文化能夠源遠流長、永續傳承。
大滿舞團期望透過大武壠族古調復振,增加族群認同感,並藉由古調更加地認識自己的語言與當時生活的方式。大滿舞團更邀請大武壠耆老,親自指導古調唱法,使古調能完整地被保存與傳承,也藉每年的小林夜祭演出。

結語

災後重建的小林部落,不但是社區的重建,更是平埔族群文化的重建,由於重建的核心是文化,透過文化的復興,不僅可以延續民族命脈、文化傳統,更可凝聚人心,有助於族人走出災難的陰霾,迎向新的未來。此外,在受災者的心靈重建過程中,信仰是重要的撫慰力量。災難帶來對於命運的質疑,藉由信仰,人們對未來的不確定性能夠再次安定。
最後,簡文敏副教授指出透過災難人類學的研究以及族人面對災難後的重建,我們需藉此反思長期以來平埔族的研究與國家政策的制訂。

No Comments - Leave a comment

Leave a comment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Welcome , today is 星期三, 2018/1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