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書】橫渡孟加拉灣 : 浪濤上流轉的移民與財富,南亞 ‧ 東南亞五百年史

Categories: 館藏導覽
Tags: No Tags
Comments: No Comments
Published on: 2018/10/25

content-3-2《橫渡孟加拉灣: : 浪濤上流轉的移民與財富,南亞 ‧ 東南亞五百年史》

Amrith, Sunil S.著,堯嘉寧譯;臉譜,2017

 

文/廖偉辰

本書作者蘇尼爾.阿姆瑞斯(Amrith, Sunil S.)在前言提及,曾經有一度,孟加拉灣是全球歷史的中心,但在二十世紀後半遭到遺忘。孟加拉灣整體區域的興衰,幾乎未曾被完整訴說。而《橫渡孟加拉灣》這本書,試圖依著歷史發展的時序,講述這個曾經見證人類現代歷史中最大規模的遷徙,以及整個孟加拉灣從開放到封閉的故事。

根據考古學研究,印度(India)、和東南亞之間的珠石交易,早在西元年前許久以前就很興盛。九至十三世紀期間,位於南印度的朱羅(Chola)王國的國勢達到高峰,稱霸整個孟加拉灣地區,爪哇島(Java)上的各個城市的碑文記錄了朱羅王國商人與印度教徒到此做生意與傳播宗教的痕跡,也帶來此地第一次的繁榮期。

由於東南亞文化具有高度異質性,歐洲學者一直對伊斯蘭教成為馬來半島與印尼群島共同信仰的原因十分感興趣,但幾乎沒有一個令人滿意的單一理由可以解釋這種現象。學者現在推測,十三世紀以後,由於地球溫度開始變冷,進入小冰期(Little Ice Age),導致全球的主要政體都瓦解了,產生巨大的文化變遷。在孟加拉灣,信仰伊斯蘭教的德里蘇丹國(Delhi Sultanate)成為此地的霸權,從十五世紀開始,信仰伊斯蘭教的商人、學者、文人和行政官員逐漸移民至東南亞沿岸地區點狀分布的港口城鎮,並帶來伊斯蘭教的信仰,而且更重要的是,伊斯蘭教的經典開始在地化,並與原有的土著文化相結合,最後成為當地文化傳統的一部分。

十六世紀以後,歐洲人為了追求國家財富與獨佔香料貿易,前仆後繼來到此地,並改變了孟加拉灣地區的歷史進程。1615年後,在蒙兀兒(Mughal)帝國特許保護下,以加爾各答(Kolkata)為據點的英國(United Kingdom)在此地開始拓展貿易。進入十八世紀時,一方面新興的英國中產階級開始對亞洲奢侈品有興趣,因此英格蘭北部(即引發日後被稱為「工業革命」的工廠聚落)對於熱帶作物的需求大增;英國開始積極擴大在孟加拉灣兩岸的勢力,並透過拿破崙戰爭(Napoleonic Wars)的機會,趁著宿敵荷蘭(Netherlands)無暇外顧的機會,英國先後取得錫蘭島(Ceylon)、檳榔嶼(Pulau Pinang)和新加坡(Singapore)的統治權。這些地區所生產熱帶作物更刺激英國本地資本市場的發展。

為了防禦新殖民地,需要士兵;為了熱帶作物種植,農場需要農夫;而作物從內陸運輸到港口,需要工人與運輸人員,但英國本土來的士兵和當地人並無法滿足殖民政府對於人力的需求,英國總督與農場主人首先想到的免費強制勞動力是購買奴隸,但最後,囚犯則成為馬來半島(Malay Peninsula)最大宗的免費勞動力。直到因為英國東印度公司士兵叛亂,馬來半島的英國總督擔憂在農場與城市勞動的囚犯也會產生叛亂,將印度半島囚犯強制送往馬來半島勞動的政策,也在1873年劃下句點。與此同時,英國在孟加拉灣兩岸的穩固統治以及隨之而來的繁榮景象,促使深受飢荒所苦的南印度泰米爾語(Tamil)系居民,以及人口大爆炸的中國沿海居民,,大量前往馬來半島尋找新的機會與追求財富、更好的生活,也解決了勞動力不足的問題。據粗略的統計,在1840至1940年間,至少有一千五百萬人前往緬甸(Myanmar)、八百萬人前往至錫蘭、四百萬人前往馬來半島,雖然大部分人只停留3至7年,但留下來的人逐漸形成一個由華人、印度教徒、伊斯蘭教徒組成,既相互結盟又相互敵對的,既涇渭分明又相互融合的特殊社會。

到了二十世紀早期,因為經濟不景氣打擊到當地人的工作機會,加上媒體的傳播,在英國殖民地各個社群開始出現激進的民族主義,首先在緬甸,民族主義運動促使「英屬緬甸」的出現,可是為了長期居留在緬甸的印度移民的公民身分問題,雖然印度與緬甸政府進行曠日持久的討論,但印度當局並無法為這些海外印度人後裔爭取到太好的地位,這讓印度當局顏面無光,也開始逐漸緊縮前往錫蘭、馬來亞半島的移民許可。

接下來的二次大戰期間,日本入侵緬甸,並占領新加坡,更使得孟加拉灣的海上航運完全中斷,大戰後,這些英國屬地開始獨立,但原本自由的孟加拉灣開始封閉,「少數移民族群」成為這些新獨立國家的棘手問題,在錫蘭島上的印度移民,即泰米爾人(Tamils People),並未得到斯里蘭卡(Sri Lanka)民主社會主義共和國完整的公民權,導致1970年代開始出現泰米爾人民族自決運動。在緬甸,與斯里蘭卡一樣,外來移民並未獲得完整的公民權,加上緬甸北部少數族群的暴動,原居於此地的印度人開始大規模返回印度。在馬來半島,與錫蘭與緬甸的情況不同,馬來民族統一機構(Pertubuhan Kebangsaan Melayu Bersatu,UMNO)、馬來亞華人公會(Malaysian Chinese Association)與馬來亞印度國民大會黨(Malaysia India Congress)共組執政聯盟,這使得在馬來半島的華人和印度人都得到完整的公民權。

雖然二十世紀中期以後,孟加拉灣之間的移民逐漸減少,但經由好幾個世紀所累積的跨區域網路並未消失,1980年代以後,由於馬來半島的經濟有了長足的發展,說泰米爾語的南印度居民和東南亞的連結也恢復了,泰米爾人再度大量前往馬來西亞(Malaysia)和新加坡尋找機會。而近來,氣候變遷成為一大議題,不穩定季風可能使得孟加拉灣沿岸生產的糧食大幅減少,而飢荒又會造成氣候難民,他們將會湧入人口超載的城市,造成更深層的政治與社會危機,並升高社會動亂的風險。

總結本書,孟加拉灣是一個由各式各樣種族所組成,既疏離又緊密結合的多元文化社會,整個孟加拉灣面對的問題,應先由居住在本地的各地不同社群一起建立一個共同的孟加拉灣認同,承認地區歷史可以超越國界,並促使在本地的各國政府積極的共同一起處理環境問題,成為全球面對氣候變遷的典範。

No Comments - Leave a comment

Leave a comment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Welcome , today is 星期三, 2018/1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