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拉庫斯回憶:我的父親高一生與那段歲月》新書發表會

 

地點 | 國家人權博物館

時間 | 2018年8月18日(六) 15:00-17:00

文/圖:EN

玉山社結合國家人權博物館的「『原』音重現:原住民族文學轉型正義特展」,於8月18日舉行《拉拉庫斯回憶:我的父親高一生與那段歲月》新書發表會。新書發表會特別選在人權博物館舉行,意義深遠,現場更展出高一生的獄中家書。

高一生之照片及獄中家書
高一生之照片及獄中家書

原住民族白色恐怖主要是指以1952年以「叛亂罪」遭槍決的鄒族湯守仁、高一生、方義仲、汪清山和泰雅族林瑞昌、高澤照等6人及判無期徒刑的鄒族武義德、判刑17年鄒族杜孝生等。本次新書《拉拉庫斯回憶》來自於高英傑對父親高一生、部落及成長過程的回憶。書中描述了關於作者小時的部落生活、介紹鄒族文化祭儀與氏族、記錄日治時代人事物之遺留、政權交替之衝突與誤會、基督教和西方人、家族故事、天災故事等等。

1952年9月10日,鄒族領袖、吳鳳鄉鄉長高一生遭捕,隨後家人得知高一生遭羅織貪污、叛亂等罪名,開始了漫長等待。而對父親的思念,也在本書中展露無遺,例如其於〈台中下行列車〉提到:「我那時一直期盼父親能趕快無罪釋放回來,所以每個禮拜天都會租腳踏車騎到台中車站,在南下列車的月台看會不會等到父親的身影,但是爸爸一直沒有出現。到了 1954 年的暑假,回到山上突然多了一座新的墳墓,才知道原來父親已經在四月被槍決了。」雖是輕描淡寫,但透過簡短文字,描繪出了對父親的思念,令人為之動容。不過作者高英傑對於在白色恐怖時期,作為政治犯家屬,艱辛的成長過程,以及父親高一生被捕等種種心路歷程,卻著墨不多,反倒記述了不少有趣的事情,讓人不由地會心一笑,卻也為此感到哀戚,因為不管書中描述的故事是多麼色彩斑斕、活潑,1952年代下的底色卻是灰暗的。

新書發表會當日由國家人權博物館陳俊宏館長及出版社玉山社魏淑貞總編輯致詞,並邀請臺大歷史系教授周婉窈擔任引言人。

陳俊宏館長提及,對於生長在戒嚴時代下的他來說,其在成長過程中對於土地、文化、在地歷史等記憶都是片段、模糊的,更不用說對於原住民族文化有所認識。因此希望可以透過國家人權博物館的力量,使原住民族的人權議題、史料研究出土,而能更清楚、完整地了解到當年在國家暴力下,原住民族所遭遇的苦難,也讓這些故事透過展覽、新書發表等方式,連結、深化成為公共記憶的一部分,逐步朝向轉型正義的目標邁進。而對於《拉拉庫斯回憶:我的父親高一生與那段歲月》一書,陳館長認為作者運用樸實的文字參雜了非常濃厚的情感,令他相當感動。此外,魏淑貞總編輯更指出,高英傑的文章雖短,「只是淡淡描述卻充滿深深憂傷,訴盡作為一個政治受難者的後代,受到的委屈心境和心路過程。」

在與會貴賓致詞結束後,由周婉窈教授進行引言。周婉窈教授講述了何謂轉型正義及其重要性。也談及自己的父親就是受高一生影響,而讓父親的人生有了改變,她說:「爸爸的話其實很少,但每次只要講到這位前輩,一定是以「鄒族領袖高一生」為開頭,而且每次都會說到高春芳(高一生之妻)當年無法見到先生最後一面。這讓我深刻感受到,原來嘉義一帶的人們始終對受難家屬有一份難以表達的同情。」這也是促成她和高英傑通信的主因。最後周婉窈教授更表示,看待二二八的歷史,我們要思考的是人民被剝奪了什麼?「假如我是活在有畫家陳澄波的嘉義,如今的我可能也成為嘉義的畫家。或是在有高一生存在的嘉南平原,現今臺灣的我們,也許能活得很不一樣。」

925-2
《拉拉庫斯回憶》高英傑作者

發表會上,高英傑作者特別演唱父親高一生親創作的「長春花」、「春之佐保姬」等歌曲,紀念父親的 110 歲冥誕。「春之佐保姬」為高一生關押於青島東路時,思念妻子所寫下的歌曲,高一生之妻日名為湯川春子,漢名則為高春芳,因而「春之佐保姬」的「春」即表示妻子春芳,而日語佐保姬則有保護女神之意,由此可見高一生對妻子的思念與擔憂。於演唱的最後,高英傑作者特請白色恐怖受難者的蔡焜霖先生,一同合唱「千風之歌」,告慰所有在二二八事件和白色恐怖中犧牲的苦難者,現場氣氛安詳寧靜。隨後高英傑作者更介紹父親高一生的獄中書信。高英傑作者說,父親寫了56封信,早期的書信還能樂觀的安慰家人寫道「我雖然成為新美農場的犧牲者,幸而政府非常了解我,所以請不要擔心,調查的不只是我一個人還有很多人,所以需要長時間的調查。」但之後,父親似乎發現不對勁,還曾在書信中透過原住民族語暗示、求救。無奈的是當時已無人能幫助高一生先生,最終於1954年4月遭槍決,令人不勝唏噓。

活動最後高英傑作者表示,父親高一生雖走了,但家人的懷念仍在,知曉這些故事的人們仍會流淚。期盼這本書的問世,能夠成為臺灣歷史與轉型正義中重要的註腳。周婉窈教授更提醒,出生在戒嚴時代後的我們是何其有幸的一代,卻也是需要承擔責任的一代。「在剝奪虛空中成長的我們,因欠缺典範需要重建的東西非常多。」失去的不能因此算了,更應面對重建的困難做出努力,才對得起犧牲的人,「去認識那些犧牲的前輩,一定要讓他們復活在我們的集體記憶中。」

《拉拉庫斯回憶:我的父親高一生與那段歲月》新書發表會,在觀眾與作者簡單的提問交流後就此告一個段落。

 Leave a comment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 2018 - 臺灣原住民族圖書資訊中心部落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