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書】噶哈巫的演變

Categories: 館藏導覽
Tags: No Tags
Comments: No Comments
Published on: 2018/09/25

《噶哈巫的演變》

黃美英著;南投縣埔里鎮:普羅文化,2017

文/廖偉辰

content-3-1《噶哈巫的演變》,主要從歷史文獻、族名分類、文化復振等三大部分分析噶哈巫族在歷史進程當中,社會文化變遷的情形,除了希望能為噶哈巫族人與臺灣社會留下珍貴紀錄外,也期望能藉此延續噶哈巫文化的生命力。

第一部分主要是從歷史文獻與學者調查,概述埔里盆地族群分布的演變。根據考古學者的研究,埔里盆地在距今3000多年前就有考古遺址的留存,但這些遺址的主人是誰,至今的發掘調查仍難有線索可尋。至於清代早期文獻所描述的埔社及眉社,據學者推測,可能是今日的布農族「埔社」與賽德克族「眉社」。

平埔族群是何時進入埔里盆地的呢?依據研究,嘉慶19(1814)年發生的郭百年事件是重大轉折點,當地眉社及埔社為了對抗不斷移墾入埔的漢人,開始有系統大舉招引西部各平埔族群遷入藉以對抗漢人,因此到了道光年間(1821-1850),平埔族群反而取代眉社及埔社成為埔里盆地的主人。但到了清代晚期,為了對抗西方及日本的帝國主義侵略臺灣的野心,清朝政府一改自乾隆晚期以來對於臺灣內陸及東部地區的放任政策,開始大量招攬漢人移民進入臺灣未開發地區開墾,改變了自道光早期以來,平埔原住民族群在當地的優勢地位。目前埔里盆地主要以漢人為主,為數不多的平埔原住民族群,主要分為兩群,一群主要居住於烏牛欄台地(今愛蘭里愛蘭社區、鐵山里鐵山社區),自稱為巴宰族;另一群則在散布在埔里盆地東北眉溪南北兩岸牛眠山(今牛眠里牛眠社區)、守城份(今牛眠里守城份社區)、蜈蚣崙(今蜈蚣里蜈蚣社區)、大湳(今大湳里大湳社區)四地,自稱為噶哈巫族,當地人又稱他們為「四庄番」。

本書第二部分從噶哈巫族的族名分類和家族訪談,嘗試解釋噶哈巫族的族屬問題。對於噶哈巫族屬於那一族屬,目前仍有許多爭議,學界大多認為是巴宰族(Pazeh)下的一支,但本書作者認為,現今我們對於原住民群體分類體系的建構來自於是日本時代的研究,可能忽略了在清代,對於原住民族群,其實只有生、熟、化番等的簡單分類,人類學者在日本時代初期依據文獻與調查的建構,也許不見得符合族群原來的實態。

依據作者訪談,族人大多堅持自己本來就是噶哈巫族,作者又佐之歷史文獻與前輩歷史學者的討論,推測臺中與彰化地區的平埔原住民族群下有兩大系統,一是岸里社群,他們居住在臺中市豐原區以西地區,自稱「Pazeh」,到日本時代,另一支是朴仔籬社群,居住在臺中市豐原區以東地區,自稱「Kaxabu」,因此兩族可能是來自由同一祖先分化下的兩個族群。

第三部分則是討論噶哈巫族在九二一大地震之後在文化復振上的努力。首先是語言,目前噶哈巫在協會的主導的下,除了和教會合作,並舉辦活動,期望讓教會成為學習族語的據點外,並努力編寫族語教材,目前已出版數本書籍,且考量耆老皆已年邁,期望盡快將耆老的族語以影音方式加以錄製,並剪輯成光碟,以利永久保存。此外並和當地國小合作族語推廣,希望能將瀕危的族語能從小紮根。其次是傳統祭儀的舉行,經歷十多年的努力後,目前於每年歲末舉行的「噶哈巫過年活動」已經成為當地重要的年度祭儀活動,但是過度依賴公部門,主要是原住民族委員會經費的挹注,如果失去公部門經費的援助,社區能否自主舉辦,仍然不無疑問。

臺灣島上擁有豐富的族群,而過去統治者所做的學術族群分類不見得與族群自身的認同相符,噶哈巫便是其中一例。本書豐富的資料,記載著噶哈巫族的歷史經驗,推薦給各位讀者一同來了解與我們共同生活在這座島嶼的「噶哈巫」,以及他們奮力追求正名的過程。

No Comments - Leave a comment

Leave a comment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Welcome , today is 星期六, 2018/11/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