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史館原住民族史系列專題:臺灣與環南海區域的早期互動

Categories: 活動報導
Tags: No Tags
Comments: No Comments
Published on: 2018/08/27

content-2-2

主講|劉益昌(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研究員)

時間|107年7月19日14:00—16:00

地點|國史館

文/布朗

許多考古遺址顯示,臺灣是南島語族的原鄉,而考古學家劉益昌老師認為早在四千多年前,臺灣的原住民就以玉器為輸出品在東南亞地區進行貿易交換。國史館2018年7月19日的原住民族史系列專題,邀請中研院歷史語言研究所的劉益昌老師主講其多年的研究,以「臺灣與環南海區域的早期互動:南島玉路建立與影響」為題。

劉老師在1980年代,與其師宋文薰先生在卑南遺址挖掘曾出土了數以萬計的玉器,且自1990年代以來,發現至少4個以上的大型玉器製作的考古遺址。臺灣製造這麼多的玉,究竟是當時的人極度愛玉?或者是當時有其他處理玉的方式?劉老師認為這其中大有問題。而綜覽當代臺灣原住民族群身上的裝飾品,包含玻璃珠、瑪瑙、貝珠等,卻無玉器,臺灣原住民甚至不認識玉器,那麼,玉器消失到哪裡了?而這些披掛在身上的外來品又是從何而來?劉老師意識到,或許,臺灣原住民身上所披掛的飾品和「玉」的消失脫不了關係。而排灣族為何是臺灣唯一一個貴族制度的社會?我們今日看見的臺灣原住民族群社會內涵是如何形成?「玉器」在臺灣所扮演的角色為何?經過30年的關注與研究,本次講題劉老師以玉器為核心探討東臺灣以及環南海海域人群的互動與交流。

前言

臺灣原來住民大致從新石器以來,已確認和原住民族祖先南島民族有關,而新石器時代最早的大坌坑文化以來的演變過程,代表著南島人群的來源與發展過程。六千年以來大坌坑持續發展、演變成為當代原住民的原型,期間雖有外來文化與人群移入,也有移往他處,但都未改變其長期發展歷程。後續發展與變遷,也代表南島系人群在臺灣與島嶼東南亞、半島東南亞部分區域的形成與分化,進而構成整個分布於東南亞、大洋洲區域南島民族的基礎。這樣的遷徙動力是海洋文化的特質,具體的象徵物則是臺灣東部產出的臺灣閃玉製造的玉器,自然條件則是季風和臺灣東部外海強大的黑潮暖流。

臺灣東部海域泛指臺灣本島東側的海域,涵蓋琉球諸島西南端的先島諸島島群,臺灣島及東方近海蘭嶼、綠島島群,以及巴林當海峽以北的巴丹群島,這三個島群所涵蓋的海域,可稱為東臺灣海域的範圍。東臺灣海域屬於廣大太平洋的一部份,最大特色是沿著外海有一道由南向北的熱帶暖流黑潮流經,聯繫著臺灣南北的琉球南西諸島以及呂宋島,其間包含巴丹、巴布煙群島,而臺灣作為交通動線的中間,極可能有人群間的互動與交換關係。有意思的是,在日本的南西諸島、九州曾發現到非常多菲律賓才出產的東西。

臺灣玉器的使用與流行的年代

閃玉是臺灣新石器時代的重要工具及裝飾、儀式用品的材質,近年來研究更將臺灣閃玉製造的器物分布擴張至環南海地區。相較於鄰近的區域,玉器製造技術具有區域發展的特色,代表臺灣原住民族先南島民族獨特的工藝技術與文化價值。透過目前所知玉器製造與形制演變,劉老師認為可區分四大期六階段:

(一)    早期(史前5500-4300)

(二)    中期(史前4300-3400)

(三)    晚期(史前3400-2400):前段(史前3400-2800);後段(史前2800-4400)

(四)    末期(史前2400-1000):前段(史前2400-1600);後段(史前1600-1000)

新石器時代早期大坌坑文化人利用玉材製造器具,作為工具使用,隨後從新石器時代中期開始,除了工具以外,也製造成裝飾品,此時人們遷移至山區與海外,均攜帶玉器作為祖源的象徵物。晚期前階段,玉器作為裝飾用品大量出現在儀式行為中,亦作為陪葬品;晚期後階段開始了臺灣玉器的製造體系,代表工匠集團與大量輸出的可能形態(如重光、平林等遺址均為玉器的加工地點)。中期(史前4000年左右)後開始,玉器伴隨人群遷移、渡洋,成為南島人群的重要象徵。晚期(史前2400年至3400年),玉器則從祖先來源的象徵成為交換商品,開啟臺灣與環海各區域間的貿易與交換關係,輸出玉器帶回新的文化要素,包含金屬、玻璃、瑪瑙,甚至帶回高溫技術與人群基因,影響臺灣原住民祖先生活型態與人群構成,也就是我們現在所看到的原住民族群的組成。

南島之路的形成與斷裂

環南海東南半側區域出土玉器大略可區分為二大階段,較早階段相當於臺灣新石器中期晚段至新石器時代晚期(史前4300-2400),出土玉器以墜飾、環、玦,尤其以素玦為最多。此階段似乎伴隨南島語系祖先的遷移,向南延伸臺灣閃玉的分布,伴出的陶器則以「繩紋紅陶文化」時期晚段的夾砂素面紅陶為主。較晚階段相當於臺灣新石器時代晚期最晚階段延續至金石併用階段(史前2400至1000),亦相當於越南中南部與菲律賓中部的Vesaya區域之間的Sa-Hyunh/Kalanay文化階段。Sa-Hyunh的ling-ling-o、雙獸頭玦形耳飾,透過此階段的交通與交換關係,逐步漸入臺灣東南側與蘭嶼與恆春半島東西兩側。從Peter Bellwood及Eusebio Dizon的研究曾顯示臺灣往呂宋的必經之地巴丹群島發現的臺灣玉廢料與臺灣紅陶。許多出土於臺灣本島以外,環南海區域的玉器、半成品、原料以及廢料,都已經科學成分分析證實來自花蓮豐田地區。從上述這些外來和出土器物的相對比較,可以理解當時一定是有交通與交換體系,當時的交換輸入品包含黃金、白銀、鐵、玻璃、青銅、瑪瑙、高溫技術,甚至人種基因等等,從史前2400年以後的玉器製造遺址來看,南島之路的衰退始於距今1000年前開始。

結語

臺灣與環南海區域的交流與互動形態,形成於新石器時代早期大坌坑文化在臺灣海域的活動與生活型態。逐步發展成為海上航行技術體系,這些造船、海域航行以及其他相關知識的傳承,可以說是南島民族祖先的文化基因,而南島民族祖先的海洋文化基因伴隨著玉器傳布於南島民族區域,可以稱之為「南島玉路」。透過南島玉路的相關研究,無疑可以建立起臺灣與環南海地區的關係,說明南島人群遷徙的歷史,論證臺灣與東南亞地區的複雜關係體系。

No Comments - Leave a comment

Leave a comment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Welcome , today is 星期日, 2018/1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