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書】最後的女王

Categories: 館藏導覽
Tags: No Tags
Comments: No Comments
Published on: 2016/08/24

content-3-4《最後的女王》

巴代 著;印刻,2015

文/廖偉辰

《最後的女王》是巴代繼《笛鶴》、《斯卡羅人》、《馬鐵路》、《白鹿之愛》、《巫旅》之後的另一部長篇小說作品,這次,巴代離開了日本時代《笛鶴》、《馬鐵路》以及神祕又奇幻的大航海時期《斯卡羅人》、《白鹿之愛》、《巫旅》,帶領讀者進入動盪不安的清代晚期,描述一個卑南族女豪傑陳達達,如何重建拉赫拉氏族聲威,並讓彪馬社(現在南王部落)重新贏得各方尊重的故事。

一開始,故事場景回到達達成為女王之前,達達的母親西露姑,坐在由八名漢子扛起的轎子上,吸吐著長柄菸斗,回想起部落過去的榮光開始,彪馬社在荷蘭時代崛起,至乾隆後期達到鼎盛,是花東縱谷地區最大的力量,尤其是主導彪馬社的拉赫拉氏族,更是顯赫一時。但到了西露姑時代,好景不常,先是天花肆虐,部落人口星散,好不容易回復元氣時,又因為漢人帶來新的經濟概念,誰掌握經濟力量,誰就可以領導部落,竟使得入贅部落拉赫拉旁系氏族的漢人貿易商林貴凌駕嫡系的西露姑,成為部落實質領導人,為了避免大權完全旁落,西露姑只得招贅漢人貿易商陳安生為夫,藉此對抗林貴的勢力,但近年來,西露姑身體不佳,開始想起誰能繼承家業,左思右想,有著剛烈性格的女兒達達,應當才是適合的人選。

此時候的達達,正是戀愛的年紀,她有著心上人,但無奈那人來自呂家望社,呂家望社原本臣屬於彪馬社下,但在西露姑時代,由於有許多漢人的加入,勢力急速擴大,開始交好當地的其他部落、平埔族群及漢人移民,有爭雄臺東平原的野心。為避免彪馬社捲入日後可能的衝突之中,在精通大局的繼父陳安生從旁勸說下,而且為了自身氏族能夠永保安泰,作為母親的西露姑即使於心不忍,仍然狠狠的拆散達達那剛剛萌芽的愛情,將她許配給了剛剛歸化入社,年輕又精明的漢人貿易商張新才。

之後,在張新才的謀劃下,達達首先以攝政女王的方式,坐著母親的轎子,前往各社巡察,並以不卑不亢的態度,贏得了和彪馬社有著小過節的雷公火社的重新順服,並在呂家望社聯合客家人與平埔族群反抗清國政府的事件中,在兩難抉擇之中,巧妙的維持中立,以避免捲入巨大衝突,最後導致抄家滅族的命運。

爾後,新上任的臺東州知州胡傳,卻為平原帶來一些風波,由於胡傳在阿里擺地區設置兵營以及要求部落的領導人每月晉見時,必須遵守漢人的儀式,引起部落的極大反彈情緒,後來所幸在胡傳刻意約束官兵的紀律下,沒有產生更嚴重的衝突,但作者卻也藉著達達口中點出,部落怕的是一個自以為清廉,又愛胡亂出主意管事的官員,認為漢人的制度都是好的,將來順手了非要加諸在部落頭上。但同時也透過張新才的口中指出,部落在面對其他優勢族群時,怎麼找到適合自己的生存方式才是最好的解決之道。

故事的最後,日本人擊敗清國,正式取得臺灣的統治權,但在日本人征服臺灣之際,留在臺東的清軍,最後在劉德杓的指揮下,繼續抵抗日本,由於缺糧,開始四處掠奪平原地區的聚落,造成人心惶惶,後來彪馬社等原住民族群一方面應著日本人的請求,另外也為避免劉德杓的軍隊繼續在當地四處燒殺擄掠,於是,達達以當地原住民族盟主的身分,親自率領部落勇士,在雷公火社外的卑南大溪,成功擊退了劉德杓的軍隊,日後並得到日本人的相當的敬重,而故事的最後,就以達達凱旋回部落,在部落前自言自語甚至有點感傷的說。即使她是最後的女王,她也不辱祖宗,重新顯揚了拉赫拉氏族的榮耀而為整本小說畫下句點。

本書可能因為文獻無徵,時間的連續性並不是十分緊密,有著無可奈何的空白,也使得結構略為鬆散,只看到的事件與事件的連結,而缺乏緊密的連續性,這是略為可惜之處。

不過,另外一方面,作者以卑南族作家的身分,重新對發生在自身族群過往歷史人物與事件所作新的書寫與解讀,則讓我們對東臺灣歷史有了全新的想像空間與新的認識,因此,推薦給讀者閱讀。

No Comments - Leave a comment

Leave a comment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Welcome , today is 星期四, 2019/08/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