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找雲豹的足跡-魯凱族好茶部落歷史之研究

Categories: 活動報導
Tags: No Tags
Comments: No Comments
Published on: 2016/05/23

content-2-2

地點|國史館四樓大講堂

時間|2016年5月18日  下午2點

 文/林恬慈、圖/國史館

2016年5月18日在國史館台灣文獻館舉行了臺灣原住民史系列專題演講第26場,主題為〈尋找雲豹的足跡──魯凱族好茶部落歷史之研究〉,主講人為義守大學民族學院院長台邦‧撒沙勒。撒沙勒老師為美國華盛頓大學人類學博士,日前接下了國史館台灣文獻館的研究計畫「魯凱族好茶部落歷史研究」,本次講題與內容便是根據這次研究計劃而來。撒拉勒老師本身也是好茶部落的族人,在接下來的兩個小時裡,老師向觀眾介紹了好茶部落的族群文化與部落變遷。

老師的專書照時代順序共分八章,並且用魯凱族,而非漢人的角度撰寫自己族群的歷史,章節共分為「好茶部落的我群認知與傳統領域」、「古好茶時期」、「舊好茶前期(1928年之前)」、「舊好茶後期(1928-1977年)」、「新好茶時期(1977-2009年)」、「禮納里時期(2009年之後)」、「好茶部落的文化遺產與古物」、「結論」。老師首先用魯凱族對自己族群的稱呼方式來呈現魯開族人的文化認同,像「Suwakucapnngane」意指「住在好茶的人」,「Katsalisian」是「住在山上的人」的意思。而「Ngudradrekai」雖然指的也是住在山上的人,但是其中卻蘊含了魯凱族的地域觀念:「Ngudradrekai」中的「Drekai」指的是1500公尺海拔以上的乾冷冰原,「Drekai」據推測在排灣族語中也有「上、上方」的意味,因此「Drekai」不只是魯凱族對自己的定位,其中也反映了與鄰近族群的互動關係。另外,魯凱族人與排灣族群互動緊密且文化相似,因此稱排灣為「Ngudradrekai」,稱不熟悉的族類為「Sungaw」,有野蠻人的意涵。「Pairaange」則是本地漢人不分客閩的統稱,表示魯凱族對親疏關係不同的族群,也有著不同標準的分類方式,顯現出魯凱族獨有的族群認同觀念。

撒拉勒老師進一步提到魯凱族的三個支系:東魯凱、西魯凱與下三社群。從日治時期開始,不同的學者就對魯凱族以及其鄰近的族群分類持不一樣的意見。日治時期人類學家鳥居龍藏曾將魯凱、排灣、卑南一起稱為排灣族,後來的學者移川子之藏和淺井惠倫才又主張魯凱族應獨立為一族群,魯凱族才成為今天的魯凱族。不過老師也提到,目前的分類方式還有改進的空間,魯凱族內部本身就有七至八種語言,與居住於高雄一帶的下三社群,其實是無法相互溝通的。

接下來,老師約略介紹了魯凱族的傳統領域分佈與五大聖地,其中好茶部落的地理位置面臨了許多排灣部族的威脅,因此需要培養非常強的戰鬥力。不過舊好茶之前的古好茶,其實並不是在這個位置。根據口述歷史,在古好茶居住的人口約有300戶,隨後是因為人口過多而遷徙。也有一些重要的神話傳說與古好茶部落有關,而這些傳說雖然沒有根據,卻和魯凱族的價值觀、信仰和歷史環境緊密契合。像是洪水傳說中提到,魯凱族的族人在躲過一次洪水的劫難後,決定要定居於地勢較高的古好茶,下次洪水來臨之時才能快速避難,反映出了魯凱族臨高而居的民族特性。而雲豹的傳說則是發現水源地的故事,由於雲豹帶領一對魯凱族兄弟發現了水源地Lialevenge,族人們才漸漸從古好茶遷徙到水源地,也就是後來的舊好茶部落,也因此族人對雲豹格外的敬重。另外Tharikaogele矮人幫助好茶居民的傳說,和賽夏族的矮黑人傳說兩相對照,某程度上也讓人懷疑臺灣島上過去是否真的還有未知的民族存在。

撒拉勒老師提到,遷徙至舊好茶除了雲豹的傳說之外,可能也與古好茶時期部落根基不穩,時常依靠其他部落協助的假設有關。不過從古好茶遷徙到舊好茶的時間點並不可考,只能確定至少1928年族人就已經在舊好茶部落生活。剩下的時間,老師花比較多篇幅敘述舊好茶部落的空間分佈,藉由不同的空間場域帶出魯凱族傳統的文化慣習。舊好茶部落起初是由西邊的區塊開始居住,日治時期,日本人將東邊的Tatukulu聚落約十戶人家往中間驅趕,由於這個聚落很小,要獲得整個部落的認同,就要花上好幾倍的努力,而撒拉勒老師就是從這個聚落出身的。除了Tatukulu聚落外,藉由不同的場域的介紹,如Kadedesegane集會處、Cacumathane和Tatasibakalane鳥占處,也帶出了魯凱族的貴族、獵人和禁忌文化。撒拉勒老師半開玩笑半感慨地說,以前頭目享有擁有山豬特殊部位,如心臟、大腿、肩膀等等的特權,也會因為獵物無法久放而將這些部位與族人共享,然而這樣的分享倫理,卻因為現代文明冰箱的出現而消失:食材可以久放,頭目可以不必將獵物分給族人使用,族人也不一定會將這些珍貴部位交給頭目。貴族的力量也因為現代民主的崛起而漸漸式微,貴族在部落的角色漸被平民也能參選的立法委員與市議員取代。而原本彰顯狩獵能力的百合花,也因為部落的狩獵能力下降,越來越少人有資格配戴了。也因此老師認為,雖然在現代社會中取得了較優越的社會地位,但是在部落中他的平民身分卻不會改變,看起來是有點不公平的事,不過老師卻樂於看見魯凱族的社會階級制度,還能夠在現代社會下繼續傳承。

content-2-2-1

在撒拉勒老師分享的過程中,常常揭露一些好茶部落以及整個魯凱文化面臨的課題,老師的原民式幽默卻讓整場演講的氣氛顯得輕鬆又不失內容。最後雖然因為時間的關係,老師只有機會分享到舊好茶時期的歷史,但是已經為在場的觀眾開啟了對好茶部落以及魯凱文化的好奇,在提問時都非常踴躍地發問。撒拉勒老師也鼓勵大家能夠親身走訪現在的禮納里部落,親自感受好茶族人在如何在一次次的遷村中,重新展現部落的生命力與文化底蘊。並自許魯凱族是台灣的最後一隻雲豹,希望魯凱族的雲豹精神,還能夠繼續傳承下去。

※除了關注撒拉勒老師的新書《魯凱族好茶部落歷史研究》之外,也歡迎讀者參閱原圖中心以下館藏,一起了解好茶部落過去的歷史:

No Comments - Leave a comment

Leave a comment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Welcome , today is 星期日, 2020/08/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