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書】被隱藏的中國:從新疆、西藏、雲南到滿州的奇異旅程

Categories: 館藏導覽
Tags: No Tags
Comments: No Comments
Published on: 2016/03/22

content-3-3《被隱藏的中國:從新疆、西藏、雲南到滿州的奇異旅程》

大衛‧艾默(David Eimer) 著;八旗文化,2015

文/林恬慈

近年來隨著中國勢力大幅崛起,深入詮釋中國政經文化情勢的著作也備受關注,如《紐約客》特派員何偉與歐逸文前後出版的《甲骨文:一次占卜現代中國的旅程》和《野心時代:在新中國追求財富、真相和信仰》分別從古文字的隱密歷史和個人人物訪談,試著揭開中國集資本與集權方針於一身的面紗。《被隱藏的中國》寫作的企圖心,和每個前進中國的探險者相同,是為了解析一道龐大、受重重歷史包覆、充滿政治角力的謎題,只是本書作者大衛‧艾默將矛頭指向了中國的邊境民族,他想問的是:「危險的邊境」在中共華夏強權的統治之下,真正的聲音到底是什麼?

艾默的職業是英國特派記者,先後為《週日電報》、《南華早報》、《每日電報》等新聞媒體服務。艾默於1988年首次踏入新疆,他於訪談中表示,那一次的旅行讓他意識到,中國將明屬不同文化的新疆與西藏納入統治板塊的方式,與其說是國家,倒不如比較像個仍亟欲擴張版圖的帝國。由於想要多了解這些在中國治下少數民族的想法,他決定赴中國工作。而2009年的烏魯木齊暴動則是個轉捩點,讓他有所警覺,決定開始動筆記錄這一切。

從甘肅省嘉峪關為起點,艾默的旅程有計畫地一路經過新疆、西藏、雲南西雙版納以及東北丹東、延吉與黑河,他用淵博的學識、敏銳的觀察力和在當地與不同民族互動的過程,記錄了各地民族對抗宗教、文化被吞沒,社經地位被排擠壓榨的反應。在新疆,因為工作機會被漢人排擠、生活空間被扭曲壓榨,維吾爾族想要獨立卻沒有優勢可言;在西藏,宗教、語言同樣不得自由的僧侶,傳統文化在一次一次的暴動後,只剩下由當局政府捏造出的空殼,失去了靈魂;在西南邊境的傣族姿態柔軟,對大舉入侵的漢族觀光客舞姿婀娜、笑容可掬,但是背對賓客的時候,卻是用另外一張漢族無法端詳參透的臉在生活;與北韓及俄羅斯接壤的東北地帶,則是中共經濟殖民的戰場。中國經濟與政治的優勢,使得邊界的滿人居民在時間推移下,一一放棄自己原始的文化,那些剩餘的堅守著的,也將成為殘枝落葉。

但是從另一個角度來看,書本扉頁的中國諺語「天高皇帝遠」也暗示著,帝國主義的統治格調能將不同民族緊緊箍在一起,卻還是難以抹滅邊疆地域的文化特殊性。艾默在這趟旅程中造訪邊界漢人人口稀少的城鎮、到達偏遠的清真寺、參與轉山、混入毒梟橫行的享樂天堂,穿梭於不同的地理環境與民族之間,還要躲避軍警對之投以過多的關注與干涉,期間經歷之豐富足以拍攝一部精采的遊歷電影。這就是艾默蒐集當地聲音的方式,他的第一手資料,凸顯了每個邊界獨有的氣候特性與民族生態,還有因為邊界曖昧不明、權力斡旋的特性而加劇的現象與問題。邊界的民族眾多且紛雜,他們因為國界的緣故,只能領取和自己的文化毫無關聯的中華人民共和國身分證,與鄰界的貿易交流,卻較漢族中心來得頻繁。居住地理與政治地理的錯位偏移,邊境化外之地的特質,造成了實際治理與認同的分裂。

「中國的邊界地區不斷在改變。它們一直以來都無寧日,持續變遷。不同的民族總是會在進出中國與其鄰國間的兩個方向中移動。這些變化也就把這些少數民族在邊界裡外拉近拉出。」

這是艾默在最後一篇文章〈擴張中的帝國〉所下的註腳,清楚點明了國家邊界的特性:它無法規範,也無法控制民族界線時刻的變遷轉移。

或著身為觀察者的我們需要的,只是一點人類學家與記者求真的浪漫。《被隱藏的中國》就是擁有這些特性的一本書,與其說這是一本描寫深入、幅員遼闊的遊記,倒不如說是一場壯大的中國邊界田野踏查。因為艾默,讀者有機會從這一趟紙上邊疆行旅中意識到,地圖上簡簡單單的一條線,不僅僅只在丈量上耗費人力,其中還有多少民族、國家的權力算計與衝突已經因此發生,或者正在發生。

 

No Comments - Leave a comment

Leave a comment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Welcome , today is 星期二, 2021/04/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