部落公法人

Categories: 活動報導
Tags: No Tags
Comments: No Comments
Published on: 2016/03/22

地點︱中央研究院民族學研究所第一會議室

時間︱105年3月9日(三)中午12時

圖/講者張惠東助理教授現場報告投影片首頁 文/古文君

content-2-3

臺北大學法律學院張惠東助理教授今日於中央研究院民族學研究所第一會議室針對最新增訂的原住民族基本法第二條之一進行分析與討論,詳述的公法人的定義為何,以及對部落可能產生的影響。

去年(104年)12月1日,立法院增訂通過原住民族基本法第二條之一:

為促進原住民族部落健全自主發展,部落應設部落會議。(第一項)
部落經中央原住民族主管機關核定者,為公法人。部落之核定、組織、部落會議之組成、決議程序及其相關事項之辦法,由中央原住民族主管機關定之。(第二項)

過去我國公法人類型為國家、地方自治團體、農田水利會、行政法人,因本次修法而產生一個新的公法人類型-「原住民族部落」,關於它將帶來什麼樣的影響是社會各界都在關注的事情。

未來的部落公法人透過部落會議的運作,可以對外表示意思,並於法律上獨立享受權利、負擔義務,也將成為原住民族自治法體系中,最小的自治單位。對外具有法人格性,可依部落名義支配、管理土地,而部落內部之管理亦得依照各部落自己的規章、會議進行,落實部落自治化之目標。

其立法意旨固然良善,然就目前階段上路,是否真能到達該目的,仍值得探討。初步而言,其於組織層面上應該如何建構?其定性的條件為何?在作用層面上,它具有什麼樣的法定職權?部落主席及幹部之身分是否為公務員並且受國家保障?當部落公法人面對爭訟問題時,其相關機制為何?會不會發生訴願洪水?而是否有足夠相對應的人員及財源能夠處理相關問題並維持運作?在程序層面上,應該透過怎樣的程序才符合法定規範?相關規範是否因法律保留原則使得其效果有限甚至無效?

其次,部落公法人制度建立之後,如何確保部落以及部落內原住民的生存發展,避免部落外之非原住民利用法制的疏漏,反而掠奪部落之財產或天然資源等,導致良法美意喪失,部落公物及部落行政契約法制的建立,則是另一個挑戰。講者張教授查訪16個部落說明許多族人表示他們更憂心的是原本好不容易已有的穩定生活,會不會因部落公法人帶來的動盪發生無可預期的威脅?而其他學者也提及未來相關法規彼此競合時可能會排擠到目前既有的傳統及其經濟效益。

進一步而言,未來部落公法人將成為與政府組織站在同一面向、共同實現公益之組織體,部落之間以及與其他政府組織之間,應以如何的手法來共同實現公益,彼此應循著什麼樣的模式相互交流?依據其定性是否應有別於地方制度法?也是應該關心的面向。

最後講者提到目前臺灣約有800多個部落,經中央原住民族主管機關核定者有743個,在資源有限的前提下,是否會因此忽視其均衡發展,衍伸出部落間差距,繼而產生更弱勢的原住民部落的問題。此外,為保障族人於法律上弱勢的地位,編纂原住民族習慣法典將是一可行方式,講者以法國原住民族習慣法為例,分享法國原住民因而得以在法律上保障其相關權益。

本次有幸參與中研院民族所舉辦活動,不僅從講者學習到許多有關部落公法人的知識,也從各方專家學者的提問中了解到部落公法人帶來的衝擊是不容小覷的,想見未來有關單位必須從各種角度謹慎制定相關政策方得以確實維護相關人民之權益。

No Comments - Leave a comment

Leave a comment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Welcome , today is 星期三, 2019/1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