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書】消失的國度

Categories: 館藏導覽
Tags: No Tags
Comments: No Comments
Published on: 2016/02/19

content-3-1《消失的國度》

邱金士(奧崴尼‧卡勒盛)  著;麥田,2015

文/廖偉辰

《消失的國度》是作者奧崴尼‧卡勒盛以自身的經驗,用批判又抒情、描述綿密的散文,談1945年以來,在魯凱好茶部落身上所發生的種種故事。

作者出生在一個名叫古茶部安(Kochapongan)的部落,而在作者出生的那一年,被更名為好茶。作者說道,雖然好茶這個新名字並不難聽,但後來的人一定會誤以為我們的部落生產高等的茶葉,而不知道「雲豹的故鄉」這一個原意。之後,新生活運動、定耕政策、將原屬部落的土地劃歸國有地等等政策,大大的改變了部落的面貌,而不同教派基督教會也依序傳入部落,誠如作者所言,從好的一面來看,基督宗教雖然把族人從傳統禁忌的束縛中解放出來,但是將傳統一律視為落伍與迷信,也把過去好的一面給破壞殆盡,更把族人弄的四分五裂,作者感嘆,也許我們老覺得別人的祖先比我們的祖先聰明,以至於把我們祖先的信仰加以妖魔化,最終,原始文化就如同枯萎的五葉松一樣,走向永恆的消失。

之後,由於大地經不起過度的利用,開始貧瘠,為了部落的生存,族人想要遷往山下,但在遷移的過程中,政府並沒如族人在村民大會所願,讓他們遷往族人想要,且經核定的巴拉里巫魯(Palhalhivulu),而是以沒有經費為理由,讓族人別無選擇的情況下,遷往名為嘟啦勒歌樂的新好茶。

遷移之後,族人開始在新好茶畢路藍縷的重建一個新的安身立命的基地,並開始重新思索「我從哪裡來?我的祖先做過什麼?我是何等人?」這些深刻的問題,並開始致力文化復興運動,點燃早已消失的烽火,重新舉辦和祖先約定的祭典。不過,作者也感慨,一些熟悉部落歷史的睿智長老,並無法看到這一刻的到來,就回到祖先身邊,這可說是非常遺憾的結果,也是部落最大的損失。

雖然在新好茶,作者和族人度過一段安定的日子,但好景不常,大自然的地殼正要龜裂,也帶來巨大的變動,從賀伯颱風開始,一個接著一個的颱風,給部落帶來大大小小的苦難,直到聖帕颱風所帶來的強大水流,淹沒整個新好茶為止,正如作者所言,這些苦難在族人內心深處留下的是永恆的噩夢與傷痛。

由於新好茶在聖帕颱風之後,被宣告為不宜居住的地方,在巴魯.佧廊(陳再輝)的領導下,組成了部落遷移委員會,為了說服意見分歧的族人,巴魯.佧廊很有耐心的聽大家的意見,了解每一個人的心情與評估之後,才努力說服大家,希望同意遷往瑪家農場,也就是日後的禮納里(古查布鞍),一個可以避開夏日雨季,又可以隨時照顧古茶部安和新好茶的地方。

在歷經多次討論之後,族人終於同意遷往禮納里,雖然禮納里可以使得族人躲避夏日雨季的危害;但是,畢竟禮納里是一個沒有寬闊土地和叢林,可以讓族人在其中自己蓋房子、自己開墾耕作地方,並不是族人心中的故鄉。

此外,由於屢次天災,造成地貌重大的改變,原有的道路消失了,使得以前可以常常回到古茶部安的族人,沒有了一條回家的路,失去了心靈的寄託,部落靈魂就像風中殘燭,隱隱約約,時顯時滅,也造成不少的社會問題。

看到這些,作者想要打通因為風災而無法通往古茶部安的古道,因為有了路,就有回家的可能,有了與故鄉連接的路,最少最少能讓活著的人疏通疲憊的心靈,並讓部落的靈魂得以重新呼吸,找回原來活力。

而且,族人雖然可以理解暫時讓山能夠休息是件好事,可是如同作者所言,誰又能割斷族人與故鄉的連接和心緒?誰又能割斷族人與故鄉的情懷與思念?如果讓族人回家看看都不可能,又那能說得上是對多元文化的尊重呢?

雖然作者自言由於生歷其境,親眼目睹,因此帶有濃厚的個人情感和主觀意識,並不是客觀的歷史。但讀畢本書之後,可以深刻感受作者對於部落未來的憂慮,躍然於紙上。其中的內容也深刻的反應了台灣共同的居住環境遭受到如何的破壞,也提醒我們回來自省與關心,我們該以怎麼樣的實際行動,來保護我們安身立命的家。

No Comments - Leave a comment

Leave a comment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Welcome , today is 星期二, 2021/04/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