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4年Mataisah‧原夢計畫成果發表會暨「我在斐濟有個家」 特展開幕

Categories: 活動報導
Tags: No Tags
Comments: No Comments
Published on: 2015/12/23

地點|臺灣大學人類學博物館、臺灣大學文學院會議室

時間|2015年12月12日

圖、文/哈用‧莎碧

 

01
童元昭主任、參加原夢計畫的同學與斐濟代表,跳臺灣原住民樂舞一起同樂

「mataisah」一字,源自布農族語。有親友、鄉親的意思,同時也有夢的意思。原住民族委員會自102年開始辦理「Mataisah原夢計畫」支持許多族人出國逐夢。今年度原夢計畫則由臺灣大學原住民族研究中心承辦,除了原先的個人組之外,另增設了團體組。今年的主題是南島文化與大洋洲當代議題,團體組的同學前往斐濟群島,以南太平洋大學(USP)為中心,針對大洋洲的歷史、文化、氣候變遷、在地治理的面向進行兩個星期的研究與參訪。

今年的原夢計畫個人組共有13位獲獎者,團體組則有12位。而團體組的同學除了成果發表會的分享之外,還在臺灣大學人類學博物館舉辦了靜態展,展覽主題是「我在斐濟有個家」。生活即是文化的展現,由於12個同學分別住在六個斐濟不同的寄宿家庭,他們將在寄宿家庭中的體會與感受,融入了展覽的規劃當中。在展覽的開幕式中,同學們分成兩批;一部分人穿上自身的族服,另一部分人則著斐濟的服飾,跳起各自民族的舞蹈,象徵臺灣原住民族與斐濟的文化交流。另外,同學也使用斐濟當地歡迎外賓的儀式—kava(在斐濟稱為yaqona),透過製作kava粉末,放入紗布袋、倒入椰殼碗中,再反覆的搓洗,製作成kava飲用。kava是大洋洲常見的一種卡瓦胡椒,有鎮定安神的作用。而特別的是,斐濟人認為kava是一種有靈性的飲品,製作出來就要喝完,也不能單獨留下kava離開,kava會感到孤單。

09
原夢計畫同學解說「我在斐濟有個家」的展品內容

 

07
個人組分享—阿美族創作歌手舒米恩

接下來開始了今天的成果展,在個人組中,由阿美族創作歌手—舒米恩‧魯碧打頭陣上場。他生長於臺東的都蘭部落,都蘭部落過去曾因日本殖民時期捲入世界戰爭,其中1942至1943年的「高砂義勇隊」有八個梯次曾被送至至新幾內亞、爪哇、斐濟等地。因此舒米恩透過原夢計畫到新幾內亞,用阿美族子孫,也用歌手的身份唱出祖先曾經走過的路,也與當地的音樂展演交流,了解彼此的生活故事。另外,他還到了捷克參加兩年一度的European Capital of Culture,有趣的是,出身於捷克的著名畫家Gottfried Lindauer(1839-1926)於紐西蘭所繪的毛利族重要畫作,也在今年第一次回到捷克。舒米恩透過南太平洋藝術與歐洲文化藝術交流,看到了社區與文化經營的契機,並將這樣的經驗帶回自己的部落,化為一種行動實踐,舉辦了「阿米斯音樂節」。

世新大學社會發展研究所的溫芳怡是花蓮玉里的阿美族人,因自身的背景移居都市河岸部落。她體驗到親屬網絡所建構的族裔社區,使得阿美族文化仍能夠在生活中實踐。另一方面,她也想知道失去與原鄉連結的自己與年輕世代究竟能在社區做些什麼,如何彼此連結,因此她對於菲律賓如何驅動年輕人有意識地進行組織工作感到好奇。溫芳怡選擇在菲律賓實習55天,訪談三個不同社區,並跟著組織行動、觀察。在菲律賓的組織工作者並沒有薪資,而是以津貼為主,而每一位年輕工作者會有資深工作者帶領,參與培訓與議題討論,但最重要的仍是回到群眾之中。此次經驗給了她許多衝擊,並讓她回到臺灣後,更致力於自己的社會實踐上。

08
團體組同學(陳睿哲)成果發表

團體組則有對於語言、媒體、博物館學、當地治理等議題的探討。曾彧涵、潘君華是兩位排灣族的同學,他們用自身所學的教育、語言學背景,去探討斐濟的語言使用狀況以及教育政策對其產生的影響。斐濟的原住民佔全體人口的54%,而次多的是印度裔斐濟人,佔38%,其餘則是新移民,包括華人、紐澳人口等。斐濟訂定的官方語言有斐濟語、印度斯坦語、英語三種,但斐濟語有大約300種方言,整合成一種官方語言中帶來的便利,同時間是否也抹殺了方言的存在價值?除此之外,她們也觀察到,教育政策落實所遇到的教師專業發展以及師資缺乏等問題,與臺灣原住民族的情況很相近,但不同的是,斐濟人對於語言的保存焦慮度並不高。在目前全球化的影響下,使用英語、標準語的狀況會逐漸威脅到其他小方言,而在臺灣,同一族群使用統一語言是否有其可行性,值得我們一同思考。

潘顯羊、蘇亞妍、蘇奈‧庫穗,三位同學以「我們的『不滿意』從何而來」作為分享主題,發表他們兩次參訪斐濟博物館心態上的轉變、反思與建議。他們以不滿意從何而來,去分析斐濟博物館的的問題,例如:雖然斐濟博物館在其展示說明上,有部分物件有說明其源自哪個國家,但還是有些未標示清楚;另外,展場的物件不是源自斐濟,但解說員的解釋是,斐濟的也差不多是這樣,這樣的態度對當地文物的獨特性並未予以尊重;而從斐濟博物館展區的設計中,發現大航海時期與Lapita文化佔了大部分的展示區,背後才展示當地斐濟人的起源述說,區隔了「我群」與「他群」的不同。三位同學也另外訪問了參訪的民眾,對照自身經驗的不同進而反思,回到主題本身──不滿意從何而來?有趣的是,最後他們分析,會對斐際博物感到不滿意的原因,是因為自己過於主觀和預設立場。而在第二次的參訪後,他們對斐濟博物館的展示安排開始有了新的理解和詮釋。

當天的發表會相當精彩,主辦單位的臺大原研中心主任—-童元昭教授除了感謝同學們的辛勞,也欣慰地表示,頭一次看到參與發表會的人數這麼多,而且在一整天七個小時的知識交流中,不間斷地提出討論,幾乎全數的人都留到最後。

原住民族在臺灣社會屬於少數,針對原住民族相關議題,往往難以和主流社會建立起有效的溝通,但跨出臺灣後,反而容易在國際上找到發聲的空間。藉由介紹原夢計畫的成員的所見所思,讓我們看見臺灣原住民族人如何成就自我的過程,並思考臺灣原住民族和國外原民相關社群能產生怎樣的關聯,希望能鼓勵族人勇於追夢、踏實圓夢。

No Comments - Leave a comment

Leave a comment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Welcome , today is 星期四, 2020/04/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