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書】眠月之山:一個紐西蘭父親的臺灣尋子奇緣

Categories: 館藏導覽
Tags: No Tags
Comments: No Comments
Published on: 2015/09/18

20150901眠月之山:一個紐西蘭父親的臺灣尋子奇緣

費爾‧車諾高夫斯基、何英傑合著;遠流:2015

文/鄭依芸

 

「要了解愛,就是去了解痛。我的愛,我的痛,都在我親愛的兒子身上。」

這是關於一位熱愛大自然的紐西蘭青年、他的爸爸、以及臺灣的故事。故事發生於民國87年,我們大多數的人或許都記得這則轟動一時的新聞報導,「紐西蘭青年魯本失蹤案」的斗大字體在各大媒體間陸續轉載。但這新聞的背後,情感交錯、悲傷但又滿懷希望的故事脈絡,或許並不如此廣為人知,因為一個契機,魯本的爸爸費爾,在本書中娓娓道來整個事件的來龍去脈,帶領讀者們重回當年那悲秋中新芽重新竄出的氛圍。

魯本好登山,喜於獨自徜徉於樹林,當年他和爸爸興奮的提及自己即將前往臺灣旅遊的計畫,誰知,他一去,便杳無音信。起初一個月魯本的家人不以為意,因為魯本的天性本如此,有時沉浸於旅遊的美好,而忘記打電話回家和家人報平安。隨著聖誕節將至,魯本的家人愈想愈奇怪,總覺得是時候該接到魯本的電話了,但是那通電話卻遲遲沒有下落。魯本的爸爸費爾,在嘗試和魯本的臺灣同窗連繫卻始終沒有獲得魯本的消息後,遂決定去報案。

整理好魯本去臺灣相關的資料,費爾試圖於紐西蘭的警局報案、爾後又和國際警察組織聯繫,卻都是枉然,每每都只換來一句「一有消息,我們會通知你」的敷衍話語。著急之餘,費爾決定自己的兒子自己救!不諳中文的他便迅速出發來到這個他從未踏足的國度──臺灣。一到臺灣,費爾嘗試向紐西蘭辦事處尋求幫助,但是卻又換得一次徒勞,拖著疲憊身心的他,一度對紐西蘭政府感到失望。焦急的費爾在苦無對策之下,竟決定向當時的臺灣總統求助,義無反顧地直衝總統府的廣場!可想而知,換來的只是總統府門前憲兵的阻擋,憲兵的槍口甚至筆直的對著他……。

「我先是一個爸爸,才是紐西蘭公民。」沒想到,因為費爾在總統府前鬧得這麼一齣,他向媒體對總統發聲尋求協助,次日,紐西蘭辦事處的人便奉命領著費爾到臺灣的警政署,沿途的民眾、記者們都紛紛向費爾道與加油之意。那天,正好是聖誕節,他雖然離家很遠很遠,但是在這陌生的國度裡,他第一次感受到了陌生人的愛。

爾後一連串的搜救行動便迅速展開,得知魯本可能的行蹤後,費爾隨著警察前往阿里山,抵達阿里山後,除了警察,費爾還獲得軍人、救難隊、林務局工人、以及熟知阿里山的當地原住民的協助。費爾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好運!但是即便阿里山小火車沿途的風景多麼美麗,費爾都無暇欣賞,一心只掛念著不知身處何處的兒子。在搜救的過程中,費爾堅持一路跟隨,即便餐風露宿,他也不放棄任何一絲找到魯本的希望,而也因如此,他感受到了最溫暖的臺灣人情味。在他一籌莫展,搜救隊一度放棄的時候,他遇到了幫他加油打氣的、指引迷津的Mei-Li、鄒族長老Mo’o和白紫等人;在他最艱困的時候,他聽到撫平人心的江蕙的歌聲。

「再怎麼挫折,也要記得微笑。」循著線索,費爾一路從阿里山、太魯閣,到日月潭、溪頭、霧社、合歡山尋找魯本。一路上,他不放棄任何細節,甚至掛著魯本的尋人啟事在胸前在車站晃蕩。偶有新的進展,他萌生希望;但是更多時候,他感到絕望。在他感到最苦悶的時刻,他和一位陌生的老農夫四眼相對,短短的兩秒鐘,老農夫對費爾揚起深長的微笑,雖然只有短暫的片刻,卻讓費爾重燃希望。

大海撈針的搜救依舊徒勞無功,費爾雖然不想放棄,但是不得不回紐西蘭的家了。他前腳才剛踏進紐西蘭,因為聽到有新的線索,兩週後,他又再度回到了臺灣。這次,他再度尋求了臺灣的協助,改以豐山為基地進行小規模的搜索,只是,這次的搜索,卻在尋得一具白骨後迅速落幕。雖然爾後證實了白骨並非是魯本的遺骸,但費爾已經從看見希望,黯然轉換為希望破滅。

「當心靈受傷流血,是我不讓它一滴一滴的乾涸……,該讓他走了,讓他美麗的心靈到他想去的地方,讓他沒有牽掛。」費爾尋子的過程雖然起起落落,但是他沉痛的傷口並沒有愈擴愈大,反而在一系列和臺灣人民互動的過程中逐漸被撫平了。在921大地震後,費爾再次返回臺灣,協助埔里的災民重振家園。看著千禧年埔里天燈百掛的情景,費爾讚嘆於埔里災民對未來的希望。臺灣人民喪失親人的痛苦或許遠比他大於百倍,但是他們還是勇敢的重新站起來,昂首向未來踏步前進。

就像眾多人從新聞報導上知悉的,故事的結局並沒有奇蹟,但是,費爾人生的轉折與轉變是我們可以從本書中細細體會的,他從一開始那一個為了尋子焦急暴躁父親、到滿懷希望的父親、到絕望的父親,到最終,費爾成為能夠放開心胸、釋懷一切的父親。就像鄒族長老Mo’o和他說的話「孩子,是上帝給你的禮物,但,他不是讓你收藏的禮物。」

「臺灣最美麗的風景,是人」,這句話對我們來說或許已經像是陳腔濫調,對身處於臺灣的我們,偶爾恐也懷疑臺灣的人情味至今是否依然存在,但是從費爾的尋子故事,我們真心能重拾到臺灣人情的美好,而費爾,對臺灣也是有無盡的感激。臺灣,本應是他的傷心地,卻好似成了他的第二個家。他認為,因為是臺灣,才有這麼多人盡心盡力願意協助一個陌生的外國人;因為是臺灣,他獲得了滿滿的愛。魯本終究沒有回到紐西蘭的家,也沒有調皮地再次敲著家門跟爸爸說他只是貪玩去了別的地方,但是費爾相信,魯本已經和他深愛的森林,和美麗的眠月之山融為一體了。

No Comments - Leave a comment

Leave a comment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Welcome , today is 星期一, 2019/08/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