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來西亞伊班族傳統織物Pua-Kumbu示範工作坊

Categories: 活動報導
Tags: No Tags
Comments: No Comments
Published on: 2015/06/22

織者:N10552485_862761837124423_9006989618191192834_nancy Anak Ngali
與談人:Edirc Ong(王良民)
時間:2015年5月26日 下午13:30-15:30
地點:國立臺北藝術大學「未來傳統實驗基地」

圖、文/黃文樺

砂勞越伊班族(Sarawak, Iban)是婆羅洲上原住民達雅族(Sea Dayaks)的一分支,由於砂勞越是一個多族群的區域,其中族群人數最多也最具代表性的就是伊班族。伊班族的傳統織品Pua-kumbu承載著伊班族的口述傳統,是伊班族非常具地方特色的織染技術,也反映伊班族的社會結構。臺北藝術大學的傳統藝術中心於今(104)年5月26日特別跨海邀請馬來西亞藝術家Edirc Ong(王良民)先生與伊班族人Nancy Anak Ngali女士來台,現場示範伊班族傳統織物Pua-kumbu的織作過程。是國寶級的織者,在國際享有聲譽,具聯合國教科文組織(UNESCO)的國際標章,多次在國際級博物館與織品相關活動中進行織作示範。對伊班族人而言,從前是家家戶戶婦女皆會的手工藝,亦瀕臨絕跡,目前部落內僅存約50位織者,織作技術的失傳,是部落文化凋零的危機。Pua-kumbu的織法繁複,Nancy Anak Ngali從材料的處理、整經、藍染、編織皆可獨自完成。Pua-kumbu主要用於儀式性的場合,包含從出生到死亡的各種重要歷程,其紋樣以伊卡(ikat)紗線綁染手織技法製作,是伊班族最具代表性的作品。透過織紋紀載伊班族的傳說、文化記憶與個人故事,其紋樣特徵是伊班族文化的核心,工藝的紀錄與部落的文化精髓。

1
(伊班族人Nancy Anak Ngali織作示範)

工作坊的進行乃由馬來西亞的藝術家與服裝設計師Edirc Ong(王良民)主講,伊班族人Nancy Anak Ngali實地示範。Nancy使用的是背帶式織機,Edirc Ong提到織布的第一步是從整經開始,是織品直線的部分,對伊班族來說,絲線是外來物,棉線才是族人最傳統的材料,因為砂勞越沒有養蠶,棉花是當的的產物。本次示範的作品是絲線。紋樣不是織出來的,是用綁與染完成的,通成由第一層白色的絲線或棉線開始,用綁的方式創作紋樣,再進行第一道的藍染,至少要染六次。臺灣的藍染大多是在比較冷的地方進行,例如樹蔭下,而伊班族的藍染會經過發酵程序,且是在太陽下進行,所以深藍色中會帶有一點灰,是伊班族非常具有代表性的顏色。綁染的部分是留白,紅色的染料是來自諾麗果(Noni)根部萃取的顏色,染完紅色之後綁起來,最後再次進行藍染。伊班族的織作工作是神聖的,棉布在織布工序進行前要先祈福,通成以鹽、核果油,以及三種不同的薑來浸泡處理,其原因在於棉線需要浸泡來使纖維打開,以利後續上色,絲線則不需經此程序。

2
(整經與圖樣綁染)

伊班族紋樣的表現方面,非有設計稿,紋樣都是在織者腦中,無事先購圖的過程,紋樣是上天賜予,是織者夢裡的紋樣,織品與部落儀式有密切關聯,多神教的伊班族相信他們的祖靈會透過夢境將紋樣傳給織者。伊班族的紋樣中,龍紋樣的織品在伊班族等級是最高的,主要是用來包覆勇士們獵回的頭顱,族人相信龍紋樣是強而有力的,可以鎮壓被獵殺的惡靈,才能將頭顱帶回家中。除了龍紋樣之外,伊班族另一個重要的紋樣是月亮紋樣,當月蝕發生時,部落的巫師會穿戴著月亮紋飾的織品,在戶外用力的搧風,族人相信這樣會把吃掉月亮的怪獸吹走。當天Nancy織的是歡樂的紋樣,有如叢林裡的小鳥群聚在聊天。此外,也有猴子與直升機的紋樣,現代感十足。

3

會中有與會者提出,織者夢境中的紋樣與巫師是否有關連?Edirc Ong回覆,伊班族織品的表現也象徵織者在部落裡的角色,織作技術的優劣也往往決定伊班女性的社會地位。最高等級的織者能夠感受到夢裡的圖樣,有夢境啟發與設計的能力,以及可以織出龍紋樣的織者為最高等級;能想像夢中圖樣但是無法織出者為第二等級;夢裡無法有紋樣,僅能做紋樣複製者為第三等級,最低階的為不會織布的婦女。

4另一位與會者詢問織一條布從整經到完成需要多久時間?Edirc Ong回覆,從整經到綁線再進行藍染的第一層顏色已需耗時2個月;全部完成至少3個月以上。 (圖左為Edirc Ong介紹伊班族織品紋樣,圖右為北藝大傳藝中心陳婉麗主任)

由這次的工作坊可以看出,對原住民而言,織布是一件極為神聖的工作,除了布品的實用性考量之外,更能展現部落族人高超的手工藝技術與婦女在部落文化傳承的歷史意義。泰雅族的婦女在出嫁之前,必須隨家族年長女性學習織布,才有資格紋面與結婚;一個善於織布的婦女,往往也受到族人的尊敬,這樣的思維與部落文化國內外皆同。此外,織布文化的凋零,亦是國內外部落皆已面臨的困境,社會結構的轉變與織布技藝的失傳,著實的衝擊著原住民婦女的織布文化,懂得傳統織布技巧的原住民婦女日漸稀少。如何讓深具原住民女性特色的織布文化在永續傳承,是在欣賞原住民傳統織布技藝時,應謹慎思考的問題。

No Comments - Leave a comment

Leave a comment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Welcome , today is 星期二, 2019/1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