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KANO

Categories: 館藏導覽
Tags: No Tags
Comments: No Comments
Published on: 2015/06/22

02KANO

陳嘉蔚, 魏德聖編劇 ; 馬志翔導演 ; 徐國倫製片
影聯,2014

文/蕭如雅

〈KANO〉是一則真實臺灣奇蹟拍成電影的故事。

1931年,臺灣嘉義農校有一群愛打棒球的孩子,他們過關斬將進入日本棒球聖殿甲子園比賽,以傳奇之姿成就了這段佳話。

當時的臺灣,在日本殖民之下,共同生活著日本人、漢人和原住民。根據此片製片魏德聖的敘述,KANO進甲子園與霧社事件兩時相距極近,但與電影〈賽德克巴萊〉不同之處,是電影〈KANO〉從溫和的角度出發,淡化殖民衝突,以熱血運動顯現人和人之間相處的溫暖情懷,描繪臺灣人與日本人也曾經有的互敬片段。同時,更藉由這貧弱小球隊的成功,彰顯艱困環境時代下,運動員們的堅毅和刻苦精神。

那精神就是在球場上感染日本觀眾,以柔性影響統治者的力量,也是當時臺灣人的生活態度。

劇本從一位與臺灣嘉農對戰的北海道投手角色做引子以倒敘故事。這位投手在二次大戰兵派東南亞時,路過臺灣。當初他在甲子園被嘉農的棒球魂所震撼,覺得非走一趟嘉農學校探究竟不可。電影裡被影響的不只這位投手,還有帶領嘉農進入甲子園的教練近藤兵太郎。他曾經從棒球圈敗下陣來,卻因見這些孩子在一無所有下,對甚麼機會都要抓住的韌性,讓他勇敢面對自己對比賽怕輸的陰影,重新擁有接受比賽輸贏的心胸。

劇中除了主線的棒球隊訓練過程外,電影背景同時穿插當時幾項嘉義的建設,包括市中心建造的噴水池,及方便農業灌溉的「嘉南大圳」。即使評論普遍對建設與甲子園發生時間前後有不同見解,但這樣安排能使電影情節相輔契合,與故事的成功情緒搭配。如電影中捷報球隊勝利的遊行場景,畫面就是將噴水池完工後陽光下的水氣,與巷弄間灑落的散紙結合所帶出歡欣驕傲的氣氛。

在日本殖民統治下,人種之間乃不平等的狀態。故事將一支原本沒有能力發揮的球隊,藉由教練獨具慧眼的安排,讓各擁有強項的不同人種站在最適合的比賽位置,打造成潛力飽滿的青年球隊。保守拘謹的日本人其實最擅長防禦,漢人擅長打擊,而原住民如風般的腳程速度,是讓對戰球員備感威脅的得分時機。

這樣一支從殖民地臺灣來的小球隊,勝利的背後意義含有對殖民者階級地位上對下的翻轉。即便處處有上對下的影子隱喻,但〈KANO〉電影仍多描繪日本人其溫和友善的一面。不管是耐心研究改良水果種植的橫濱老師,還是遠道來臺灣建造大圳的八田技師,以及帶著孩子們打進甲子園的近藤教練,都在生活過程裡以正面姿態給予球隊孩子們鼓勵。而當初被詬病不分種族混雜的「雞尾酒球隊」(內含日本人、漢人及原住民),孩子們彼此之間更無你我的分別,擁有成為隊友時珍貴的美好情誼。

種族質疑不是沒有的,語氣帶酸的諷刺原住民、臺灣人日語不好球員彼此如何能球場上溝通,是有偏見的日本記者提問,但他最後也被KANO堅強不拔的球魂所感動,寫下「太陽來襲,千年冰融」,預告來自亞熱帶臺灣在甲子園將全面散發的勝利熱氣。

全片傳達在艱難的環境,越是要像在根部被釘了釘子,以為自己即將死去般拼命生長的木瓜樹,奮力在感受危機時,生出肥美果實。為此KANO隊不放棄任何一顆球,在陌生的環境球員們成為彼此唯一的信任和依靠,是最大的感動點。在場上各司其職的表現,互相成就也相當動人。

儘管本片長度略長,有些情節安排或許流於刻意,但氣氛青春熱血瀰漫,一句「我們是臺灣來的嘉農!」足以代表全片精神,震撼觀眾心房。

No Comments - Leave a comment

Leave a comment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Welcome , today is 星期四, 2020/04/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