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看見台灣了嗎 ──《看見台灣》放映暨導演映後座談 

Categories: 活動報導
Tags: No Tags
Comments: No Comments
Published on: 2015/04/23

影展暨映後座談──你,「看見台灣」了嗎?

0323

 

地點︱臺大圖書館B1國際會議廳

主辦︱臺大圖書館、臺大人事室、臺灣原住民族圖書資訊中心

主持人︱孫志鴻教授(臺大地理系環境資源學系)

主講人︱齊柏林(《看見台灣》導演/空中攝影師)

 

圖、文/莎歷瓦勞.布朗

長期從事空拍工作的齊柏林導演,為了紀錄台灣這塊土地的善美與醜惡,借資300萬購入國防級空拍設備,透過《看見台灣》傳遞台灣寶島的美麗與真實。為與讀者們共同了解我們所居住的台灣島,國立臺灣大學圖書館特邀齊柏林導演前來分享他拍攝《看見台灣》的起心動念,以及從本片製作從過程到上映後造成轟動,甚至拿下第50屆金馬獎最佳紀錄片,這之間的心情轉折。

美麗的臺灣?

過去,從學校教育到政府推廣的是「美麗」台灣,但齊柏林導演憶起初期在臺北市空拍的經驗,實在是與「美麗台灣」有極大落差,因此決定把空拍範圍擴大為整個台灣,看看台灣究竟是何面貌。而20幾年過去了,至今已累積十萬張幻燈片。齊導演說:對各位而言,美麗的台灣是很熟悉的:雪山山脈、月世界、清水斷崖、鵝鑾鼻……,但這些照片是攝影師去蕪存菁的結果,因為只要鏡頭稍偏離一點,台灣不美麗的那面就會入鏡。事實上,台灣西部海岸線90%的已經水泥化,為了防止因從事水產養殖、海岸工業區超抽地下水造成的地層下陷、海水倒灌,建造無數的水泥堤防,這些畫面在《看見台灣》都有觸目驚心的呈現。這些是早年台灣為追求便利、經濟所建設的鐵路、公路,甚或「一村一漁港」、山林開墾等所造成海岸沿線環境、生態的變化,而被視為人定勝天的建設、公路,現今卻時常因為天災而被破壞崩解。

拍攝一部看見台灣的紀錄片

自開始在雜誌上發表作品後,齊導演陸續接獲學校演講邀請,但他發現到下一代的孩子對台灣環境缺乏警訊、缺乏關心,也因此種下拍攝紀錄片的願望。2008年,決定要拍攝紀錄片後,便開始了解空中拍攝所需要的設備。但是,以當時公務員的身分,要負擔3000萬的設備幾乎是不可能的任務,為了能籌措龐大的拍攝經費,他決定投入存款先拍攝6分鐘的短片,來說服有志者一同投入紀錄片拍攝。也因為短片的經驗,他知道要完成一部紀錄片,必須要擁有這套昂貴的設備。因此,他把房子貸款,加上《看見台灣》出品人阿布電影的董事長以及一些朋友的集資,才開始正式投入紀錄片的拍攝。

飛行加攝影聽起來是男孩們的夢幻工作,但齊柏林導演在演講中也分享了在直升機上拍攝工作的側拍、趣事與心酸。

看見台灣,面對真實IMG_1017-1

《看見台灣》到底是不是一部紀錄片?齊導演說他其實不認為本片是紀錄片,而是因為影片性質必須被歸類,因此被歸屬在紀錄片類型。由於本片所紀錄的不僅是美麗的台灣,更多是台灣長年來遭受的傷害與真實的畫面,為鼓舞觀眾,片中有兩個部份是經過特意安排:玉里的大腳印、小朋友在玉山頂唱歌。齊柏林導演分享了這兩段影片拍攝的過程。

玉里這一大片稻田是台灣難得沒有高壓電塔座落,也沒有道路穿過的。當好不容易在稻田上割出60米的大腳印圖樣後,面臨了梅雨季無法拍攝的漫長等待,直到決定放棄的時候,才終於雨停,完成這幕在影片中極具象徵性的畫面,象徵著台灣人的踏實與終將共同跨越困難。

片末,由來自南投縣信義鄉原聲童聲合唱團的布農族小朋友登上玉山吟唱〈拍手歌〉,畫面中小朋友們在導演的意料之外揮舞著中華民國國旗,齊導演強壓內心的感動拍下了這段畫面,原聲童聲合唱團的小朋友也一圓了在國際比賽中無法揮舞國旗的宿願。齊導演強調,這樣的畫面是不具政治性的,而是表現了馬彼得小校長與小朋友們對台灣這片土地的愛意與敬意。

環境問題不是政治問題,是每個人的問題

齊導演說,《看見台灣》的目的並非是要揭露什麼,他也不是揭露的人,他只是期盼國人們共同來面對台灣所受到的環境傷害。在台灣,國土問題常常被解讀為政治問題,不管是誰執政,都沒有人敢勇敢的面對我們的後代子孫。過去,台灣在環境教育上常常留於形式,本片的製作也是為了讓更多年輕的孩子了解環境、正視議題的重要性。

關於下一部作品的拍攝,齊導演透露,除了持續的紀錄台灣外,台灣周邊的國家環境問題也影響著台灣,因此,齊柏林導演將由台灣為中心,兼紀錄台灣周邊的環境議題。

 

Q&A

一、因為看到影片中飛機上的字,想請問《看見台灣》的片名原本就想叫「看見台灣」,或者是「飛越台灣」呢?

齊:說到片名,一開始的計畫是叫「新台灣土地故事」,哈哈哈有點俗。後來,流行同音字的取名,就想叫「域望」。後來又覺得,還是用比較直白的片名好了,最後,由吳念真先生決定使用「看見台灣」。

二、最近多軸飛行器技術越來越成熟,請問導演會想使用此技術來取代原來飛行空拍的拍攝方式嗎?或者飛行空拍造成的晃動以後製處理,是否為導演之後會採用的方式?

齊:由於我是平面攝影師,所以我對畫質的要求會比較龜毛一點。其實多軸飛行器是無法取代現在的拍攝方式,因為多軸飛行攝影是固定鏡頭,它的畫面語言基本上就受限了。而現在的拍攝方式,對野生動物也是最不干擾的拍攝模式,從非常遠的距離就可以以長鏡頭拍攝,這也是多軸飛行攝影無法達成的。加上多軸可能造成飛安問題,因此目前不會考慮以多軸拍攝。另外,如果經過後製,放上大螢幕畫質就會變差,缺點畢露,所以儘管飛機空中攝影成本較高,仍是以此為主。

三、請問《看見台灣》的旁白,有沒有別種語言的版本?

齊:吳念真可以說是台灣最受歡迎的聲音,打開電視廣告你一定可以看到他。當時計畫是出兩種語言:國語版和閩南語版。但是,台灣電影院是不播放閩南語版的,因為會挑選閩南語版本的客群,不足以支撐商業電影的放映。最後,還是決定以國語版。

 

※原圖中心相關館藏※
《看見臺灣》,齊柏林導演,侯孝賢監製,曾瓊瑤製片;臺灣阿布電影,2014。
《我的心,我的眼,看見台灣 : 齊柏林空拍20年的堅持與深情》齊柏林著;圓神,2013。
《鳥目台灣》系列,齊柏林空拍記錄短片;行人文化實驗室,2013。

No Comments - Leave a comment

Leave a comment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Welcome , today is 星期五, 2019/08/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