烏來的山與人

Categories: 館藏導覽
Tags: No Tags
Comments: No Comments
Published on: 2009/11/18

烏來的山與人
作 者:鄭安晞、許維眞譯著
出版項:臺北市 : 玉山社
出版年:2009
ISBN:978-986-6789-59-5
館藏連結

文/蘇建豪

本書為愛好登山的作者們合作翻譯日治時期的登山文獻,然而作者以嚴謹的態度譯註這些文獻,加上山區的田野調查,對原住民棲息地、語言與歷史的尊重,使的本書價值遠遠地超越登山文獻。書的內容分為三部分:第一部分<烏來的泰雅族與聚落>,介紹泰雅族屈尺群,其與漢人的接觸、聚落的發展與遷徙,並且考證地名與山名;第二部分<日治時期官方在烏來山區的管理>,介紹日治時期官方對烏來山區原住民事務的政策,尤其以山林樟腦產業的開發與隘勇線的推移,說明當時的人文歷史對該區的影響,以及交通路網的形成;第三部分<山的記憶>即是翻譯的登山文章,共有八篇。由前兩部分的地理、人文脈絡的闡述,閱讀起這些登山遊記,搭配上所附的詳細標示的彩色地圖,更能體會文中所述的山景、路線、人事與記錄。

如果以嚴肅的心態來看待本書,本書前兩部分嚴謹的研究著作方式,可以成為烏來地區開發史的參考;如果以輕鬆得心情來觀看本書,第三部分的登山遊記,亦是讓人賞心悅目之作。登山記述,可以描繪山林壯麗景色、記錄接觸當地居民與山林生物的經驗、描述登山者們於行進間的趣聞軼事、留下登山者與山林的心靈對話,而本書的八篇登山遊記,說出了愛山者對於原始山林的鍾愛以及登山記述的種種要素,以下摘錄幾段文字即可看出。

以上的群山都具有我們這些愛好者的足跡尚未踏入的美麗原始山林,但隨著最早的三井合名公司的採伐,森林漸漸變成了人工的東西,雖然這是一件可悲的事,不過我想要趁著森林的命脈還在時,到腦寮住宿一次,沉醉在那片由山谷到森林、然後再到山頂的眺望所形成的絕美世界。

正當其時,自東方鳴叫著,飛來了一群全身紅色的小鳥。牠們停在腦寮前較高的樹上,又再往西方飛去。古平氏專家的眼睛亮了起來,告訴我那是「紅山椒鳥」。聽說紅色的是公的,黃色的是母的。在山椒鳥那顯目的顏色及鳴叫聲中,迎向了山中的早晨…,若是沒在台灣就沒得體會了啊!我就是偷偷地跟在內地的山友們這麼說的。

休息一下汗就乾了,每次休息時大家都會說,現在台北一定很熱吧!走了一會兒,聽到野獸傳來的聲音,Hayon和Batu說那是「山豬」,而且不知何時已經拔出蕃刀來了。之後又聽到兩聲,但似乎離我們很遠,這兩個人大概就放棄了跟山豬搏鬥的念頭,大聲地叫了起來。

時間已晚而到宜蘭還有相當的距離,然而登山的男兒樂天的個性發揮了強大的效果,下坡路大家結實地踏步走,……。當時路況已確定,心情變好的古平氏率先發聲唱了些名曲。其次是小林君也不服輸地唱了起來,然後發出了他的特殊癖好的Yeeru、Yeru這樣的怪聲,非常地有精神。在遙遠下方的嚴謹的生駒氏,兩度說了「是誰唱了那首歌?要來做山岳會歌啊!」。即使是這樣,充滿精神的興頭上,歌聲並沒有停止。就這樣終於也傳染到筆者這邊來了。之後古平氏說:「為了激起腳下沒力的人們的鬥志,這樣子的歌是有必要的喔!」想起當時的窘境,卻這樣說也是很有道理的。

瞥見阿玉山
很久以前,徘徊在森林與森林間的北歐人,教給現代世界很大的哲理,以思索和冥想學到人生久遠的理想,只有森林裡才能做到。就是這片森林,成為生存者不可或缺的一滴寶貴泉水、成為瀑布河流、成為水淵、成為大河,最後注入汪洋大海中,難得在嚮往的森林中漫步,回到年少的夢想世界中。這片美麗的森林早晚也會成為現代經濟組織的犧牲品吧!想到它被毫不考慮地砍伐殆盡之日,已然不遠,這個美夢便破碎了。

仔細品味,本書絕對不僅止於研究考證與翻譯文獻,記述間地區開發與自然山林的衝突,部落族群遷移與山林產業的開發的關連,登山者的心情描述,情境描述如登山深夜迷路的恐慌、螞蝗百步蛇蜜蜂等登山時遭遇的生物,自然美景的描繪,山林靜謐與心靈的交會,文字間帶出的省思與感動,更有那豐富的照片可藉以溯古觀今,真是本值得一讀的好書。

No Comments - Leave a comment

Leave a comment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Close Print